第246章 蚀骨穿心针/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他记忆里的汐月妹妹,是一个温柔天真的女孩子。就算伤了自己,也不肯伤害别人的。

可是看到眼前那张脸,确实又是汐月妹妹的样子啊。

司徒静月不是傻子,她从轩辕彻的眼中敏锐的捕捉到了那一丝怀疑的光……

“彻哥哥,你要相信我,我好害怕——”

正当她哭泣着要投入轩辕彻的怀抱中时,忽然听到了背后传来了一阵冷笑声。

“呵呵,精彩,真是精彩!”

司徒汐月静静的站在那里,将方才发生的一幕全都听进了耳朵中。不得不说,这个司徒汐月倒真的是要心机有心机,要手段有手段。刚才那一段,简直是唱作俱佳,拿到她们那个时代,都能当《如何俘获男人心》的教材了!

“姑娘,你说什么?”

轩辕彻也听到了她的话,转过身去询问这个神秘少女。

“没什么。只是想起了一句蛮有哲理的话。”司徒汐月淡淡笑笑,笑意清雅犹如早春梨花。

“什么话?”轩辕彻继续问。

“假作真时真亦假,真作假时假亦真。”司徒汐月轻声说。

“假作真时真亦假,真作假时假亦真?”轩辕彻低头,静静咀嚼着这一句话,英俊的脸庞也渐渐阴沉了下来。

“彻哥哥,我,我心口,心口忽然好疼。”正在这时,站在轩辕彻旁边的假司徒汐月忽然捂住了自己的胸口位置,闭了眼朝一边倒去。

“汐月,汐月妹妹!”轩辕彻暂时抛开了一切想法,伸手将身边的司徒静月搂在了怀中,“汐月妹妹,你怎么了?怎么忽然心口疼了?”

“我,我也不知道,就是忽然,忽然疼了。可能,可能我的病又犯了。”司徒静月装出一副气若游丝的样子,其实只是想引开轩辕彻的注意力。万一被他看出点儿什么来,她所做的一切努力不就是白费了吗?

“好,好,好,我马上抱着你去找闻泷!你坚持住啊!”轩辕彻瞧着怀中佳人那张惨白的小脸儿,顿时将那升起的怀疑抛到了九霄云外去。

“嗯。”司徒静月无力的依偎在他的怀中,任由他抱了起来。只是在轩辕彻快要跑去赛场的时候,她的手里瞧瞧捏住了十二发蚀骨穿心针。

这蚀骨穿心针还是她师门的独门绝杀。每一针上都淬炼了剧毒的见血封喉,一见到人血就能立刻置人于死地!

更何况,那蚀骨穿心针每一针还都能分成十二针。你以为自己躲过了十二针,却没想到它还会淬不及防的分裂出更多的毒针来!密密麻麻的笼罩住你,就好像下了一场春雨似的!

所以这一招发出去,敌人必死无疑!这蚀骨穿心针也被成为“死亡之雨”!

这个世界上,顺我者昌,逆我者亡!

不管你是谁,胆敢阻挡我嫁给彻哥哥的,我都要你——死!

司徒静月的眼睛里陡然迸发出一阵最恶毒的光芒,她咬紧了牙,将全身的力量全都灌注在右手上,然后用尽她刚刚获得的地阶下品的全部力量,将蚀骨穿心针朝着司徒汐月发射而去!

这速度极快的银针像是十二个死神,悄无声息地逼近了站在那里的司徒汐月!

司徒静月的唇边浮现出一抹残酷至极的冷笑,眼底浮现的戏谑仿佛在等待看着敌人的惨死。

“小心!”

然而她还是小看了这个神秘少女。虽然她对自己的蚀骨穿心针有百分百的把握,可是没想到那少女竟然在这之前就察觉到了!

而且还一掌将站在身边的那个丫头推了足足有五六丈远,躲过了蚀骨穿心针的攻击!

“小姐!”

青瑶还没明白过怎么回事来,就被司徒汐月一股大力震了出去!等她看到眼前的景象的时候,已经晚了!

蚀骨穿心针已经无限接近了司徒汐月,而且在那一刹那,居然又分化出了无数道银针。

密密麻麻的银针笼罩在司徒汐月的身边,像是一场春雨,将她娇小的身躯严丝合缝的笼罩住了!

死亡之雨!

“阿鸾!”

几乎就在那刹那,楼破从看台上奔了下来,谁也看不到他到底是怎么过来的,好像是一道红光一样,几乎就在蚀骨穿心针刚刚分化的那一刹那,他已经奔袭到了司徒汐月的身边!

可是已经晚了!

尽管楼破的速度快的超过了人眼所能观察的速度,可是依然快不过死亡之雨的速度!

可正在这时,忽然一道更加强大的白光从半空中袭来!强大的白光似乎连日光都能遮掩住,几乎就在那一刹那,连时间都似乎静止了似的!

而在那刹那,似乎受到这股超级恐怖力量的袭击,那细密的银针忽然纷纷落在了地上,再也不能伤害到被包围的司徒汐月!

这变化只在刹那之间,而当大家抬起头的时候,只看到一道银白色的影子从天空中划过,像是一道流星,降落在司徒汐月的身边。

“对不起,我来晚了。”

依然还是那身银白色的装束,依然还是银白色的面具,只是这一次的万魔山庄的少主,口气中居然多了几分温情和疼惜!

“咳,咳咳,咳咳咳——”

司徒汐月本想挣扎,可是却因为受到了白光的冲击,引发了体内的蛊虫。那蛊虫本来就是刚刚进入到她的体内,还没有完全适应新的环境,最怕的就是受到冲击和震荡。

云梵这一次的出手,看起来是救了司徒汐月,可是没想到却触动了她体内的这颗定时炸弹!

那雌蛊感受到力量的威胁,更加受到了云梵体内雄性蛊虫的召唤,立刻像是打了鸡血一样的在司徒汐月的身体里蹦跶了起来。

上蹿下跳的,从司徒汐月的肺部,一直窜到她的肚子,再从肚子,折腾到了她的胸口!

“楼,楼破——”

在气血翻涌几乎要晕厥过去的档口,司徒汐月嘴巴里的名字只有一个!

“阿鸾!”

楼破一把将她从云梵的怀中抢了过来,在看到她惨白的样子之后,那惊天的怒意再也压抑不住,抬起一掌,蕴含着惊涛骇浪一般的狂怒,朝云梵袭去!

云梵飞身猛然后退了好几丈,伸手接过了这一掌!他们二人本身的资质就相当,这一掌,楼破用尽了全力,云梵接的十分吃力!可是他绝不会眼睁睁的看着司徒汐月被别的男人抢走!

【作者题外话】:小伙伴们,隔了两个月再写,之前有些细节难免记得不清楚,请你们谅解两个月没码字的孩子。

正在一点点适应,第二更送上,谢谢你们支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