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9 抢来的新娘/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大太监戴权带着圣旨来到了司徒府,司徒青云正在府里花天酒地呢——自从他成为司徒府的主人之后,位置稳定了之后,他比他老爹更加好色跟骄奢淫逸了起来。

“哟,司徒大人,好雅兴啊。”

戴权捧着一卷明黄的圣旨来到了大堂里。

司徒青云吓得差点儿从凳子下滚下来:“戴,戴总管,您,您怎么有空来寒舍了?”

戴权那可是皇帝跟前的第一红人,一句话可以叫你升官发财,一句话也可以叫你身败名裂。

所以司徒青云这么反映也是在情理之中的。

“呵呵,岂敢岂敢,我只是来替皇帝传递圣旨的。司徒大人,您的妹妹司徒汐月,从今天开始,可就是寒王侧王妃了哇!恭喜恭喜!实在是可喜可贺啊!”戴权含笑着将圣旨递到了司徒青云的手中。

“啊!侧王妃?”

出乎戴权的意料,司徒青云居然没有那么欣喜若狂,反倒是低头小声嘀咕了这么一句,“还以为是正妃呢。”

“司徒大人?您说什么?”戴权微微皱起眉头。

“啊,没有没有,我是说,下官真的是不胜荣幸,不胜感激啊!戴总管,这是一点儿小意思,请笑纳。”司徒青云叫丫鬟准备了一千两银票,递给了戴权。

好不容易打发走了戴权,司徒青云捧着那张圣旨,翻来覆去看了好多遍,这才长长叹了一口气,将圣旨一把扔在了鱼池中。

“青云,你这是怎么了?怎么居然还把圣旨扔了呢?你知道这要是被人知道了该是多么大的罪过吧!株连九族啊!”

一直躲在帘子后的薛姨娘跑了出来,一把将湿透的圣旨捞了出来。

“哼!还株连九族呢!现在禾姜国自己都朝不保夕了,还株连个狗屁九族的!”司徒青云狠狠地说,原本还算是英俊的脸上闪过一片阴寒!

“孩子,你可不能,不能说这样大逆不道的话!”薛姨娘吓得一把将儿子的嘴巴紧紧地捂住,左右看了看没人这才说,“隔墙有耳啊!”

司徒青云狠狠地冷笑:“还侧王妃?我呸!老子好吃好喝捧出来的一个司徒汐月,本来指望着她嫁给冥王,可以跟穆旭国搭上关系。冥王一直最恨的就是轩辕敬德,到时候有了他的帮助,推翻轩辕皇族的统治指日可待!可惜了,我那么多的努力,都被一个假货——”

“儿子,你说什么?什么假货不假货的?谁是假货?”薛姨娘听不懂儿子到底在说什么。

“没什么!就是我忽然想到,把司徒汐月嫁给寒王当寒王侧妃,实在是有些太屈才了。我倒是有个主意,我妹妹楚月不是被人糟蹋了之后就一直呆在庙里吗?既然她的名声已经毁了,这辈子也就不可能再有可能有男人想要娶她的了!与其叫楚月在家庙里孤独一生,还不如把她接回来,代替司徒汐月嫁给寒王!”司徒青云细长的眼睛里闪动着蛇一样的光芒!

薛姨娘听到自己的女儿居然还有可能再嫁,顿时高兴了起来:“好啊好啊,这个办法好!只是,寒王不是傻子,难道他会认不出司徒汐月长什么样子来?”

司徒青云冷冷一笑,背起手来,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楚月当然长得不像司徒汐月。可是娘你别忘了,这个世界上还有一种东西叫做——易容术。”

司徒青云是个行动派和野心家,当他确定自己的目标之后,就会沿着既定的目标一直不停的努力。

比如他做了这个决定之后,立刻派了一队人马秘密去家庙将司徒楚月接了回来,偷偷安置在后院一座僻静的小院里。

并且派专人看守,生怕有人误闯进来。

然后他又立刻来到了神医羽鹤的住处,求神医羽鹤卖给他一颗易容丸。

看店的几个小毛头一看是司徒青云,立刻就悄悄报告给了青瑶。

青瑶皱了皱眉:“这个司徒青云,脑子里又在打什么主意!哼!”

她想了想,还是决定汇报给小姐。可是走到了小姐房间的门口,却见乘风和破浪一个人站在一边,像两尊门神一样,一动不动的守护着司徒汐月的安全。

“青,青瑶,有,有,有什么,什么事儿吗?”

本来呈面瘫状态的乘风此刻忽然自动唤醒,只是又开始结巴了起来。

青瑶翻了翻白眼,没好气的剜了他一眼:“你这个人怎么老是这么结巴呀?结巴不是病,结巴起来真要命!赶紧去看看医生吧!小心以后没人肯嫁给你!”

“我,我,我谁,谁也不要!”乘风一听说青瑶要把他发配给别人,顿时着急的脸红脖子粗的,要不是他结结巴巴的,下一句估计就脱口而出了——“我这辈子就要定你了!”

但是青瑶没那么多的闲心等着他回答,看了看里面,小声道:“小姐还在睡呢?”

“嗯,还,还在睡。”破浪故意学乘风。

“都三个时辰了,还没醒,不要紧吧。”青瑶有些担心了。

其实不单单是青瑶担心,就连在屋子里的楼破,也是担心的不行。

自从他将司徒汐月从荣华杯比赛场抱回来之后,她就一直自动陷入了这种深度睡眠的状态。

要不是她绵长的呼吸告诉自己她还活着,楼破真的恨不能立刻就出去把郭老绑过来,哪里也不许他去,只准叫他守着自己心爱的阿鸾!

“阿鸾,阿鸾,阿鸾,快醒醒吧,人家寂寞了,你快起来陪着人家嘛——”

尽管现在已经是只大人了,可是某只扮演起小正太来,依然是得心应手得很。

虽然他在一边看似是在骚扰司徒汐月的睡眠,其实他的声音压得很低,而且是完全用丹田发出来的男低音,所以不但不会对正在休息的司徒汐月造成任何不好的影响,反而还可以适度促进她的睡眠,提高她的睡眠质量。

换句话说,这其实就是妖孽版的摇篮曲。

“嗯,你很吵,走开。”

司徒汐月在香甜的睡梦中,没有意识到自己正在说梦话,更没意识到,自己难得可爱的睡颜被某人完全收入了眼中。

“我不会走开的。”楼破将身体再靠近了沉睡中的司徒汐月,安静的守护着她的睡颜,一时觉得时间如果完全停在这一刻该有多好。

什么天长地久,什么海枯石烂,什么至死不渝,都敌不过这一刻的美好。

他的手轻轻地握住了她的手,两个人的呼吸都能互相听到。这一刻楼破觉得,很美好!

这也成了日后他回忆里最珍贵的一幕,如果他能早点意识到这一点就好了,可惜。

“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