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4章 求婚?跪下!/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什么男男之恋?什么提供几个花美男?什么喜欢男人不是什么犯罪的事儿?

她,她这是几个意思!

“姑娘,我不喜欢男人,我的性取向很明显,本王只喜欢女人!而且如果姑娘想问的更详细的一点儿的话,那我也不介意告诉姑娘——我觉得像姑娘这样的就不错!所以本王想要问一下,如果姑娘不介意的话——”

轩辕尘渊没有机会再继续说下去了!

因为就在那一刹那,司徒汐月被封住的几处大关终于被她冲开了!

然后就在那一刹那,司徒汐月神速出手,趁着轩辕尘渊不防备的那一刹那,一下子封住了他的昏睡穴!

本来轩辕尘渊武功那么高,司徒汐月出手基本是不可能成功得逞的!但是他原本以为司徒汐月不会武功,所以才会大意了。

“呼——”

看着轩辕尘渊在自己的面前缓缓倒了下来,司徒汐月终于松了一口气。

“和越王,我跟你远日无冤今日无仇的,出手点住你的穴道纯属无奈——因为您实在是太啰嗦了!”

司徒汐月将轩辕尘渊轻轻地放在软垫上:“待会等到了您的府上,您就会自动醒过来了。对不起,王爷,前方还有更多更好的姑娘在等着您的。您犯不着在我这一棵树上吊死。因为,已经有太多人排队等着上吊了。而我的心,只属于一个人。”

司徒汐月说完这些话便掀开了帘子,像是一只轻快的小燕子一样,划出了车窗外。

几下子她就回到了冥王府。

从冥王府的后门进去,好不容易来到了自己住的房间,却被眼前满坑满谷的金银首饰晃花了眼睛!

天哪!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她才不过离开一会儿,怎么,怎么这里就变成这个样子了!

桌子上、椅子上、床上、地上铺着的都是珍珠啊、红宝石啊、绿翡翠啊、白玉啊等等名贵的宝石,还有数不清的绫罗绸缎、当然也少不了精巧至极的首饰!

什么金步摇、玉搔头、玛瑙项链、祖母绿的戒指,应有尽有!

刚刚她还在羡慕人家和越王的奢华生活,没想到,现在轮到她来奢华了吗?

“青瑶!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发生什么事情了!”

司徒汐月迅速冷静下来,喊青瑶。

“小姐,您可算是回来了!您要是再不回来,这里,这里就要被楼破那个该死的家伙给毁了!”

青瑶听到司徒汐月的声音,忙从里间跑了出来,只不过她头上插满了珠宝翡翠,身上也戴满了珍珠宝石。也许那宝贝太多了,所以她走起路都是摇摇晃晃的!

“不要着急,慢慢说,楼破怎么了?”司徒汐月用眼神儿示意青瑶镇定下来!

青瑶在主子镇定如水的眼神下终于缓和了一下情绪:“您离开之后,也不知道他发什么羊角风,忽然就叫人搬了一大堆的金银首饰来,说是要,要跟主子您求婚呐!”

“噗嗤——”

司徒汐月刚刚喝进嘴巴里一口茶水就这么喷了出来!

“咳咳,咳咳,咳咳咳咳——”

“小姐,您悠着点儿呀,别呛着了!”青瑶赶紧上前来给司徒汐月拍拍背顺顺气。

“没事,我没事儿,你再说一遍,他打算干什么?”司徒汐月赶紧再问一遍,确定一下!

“楼公子说,他要跟您求婚呐——我身上穿的衣服,戴的首饰,都是他逼着我穿上的。说先叫我试试看,因为咱俩尺寸差不多,要是不合适了可以提前改。”青瑶嘟着嘴巴说。

“疯了!真真是疯了!”

司徒汐月摸了摸唇边飞溅出来的茶水,不可思议的摇摇头,“真是疯了!”

“怎么,小姐,难道您不喜欢楼破?不想嫁给他?”青瑶看司徒汐月反应这么大,所以试探着问她。

司徒汐月摇了摇头,轻叹了一口气:“并非我不想嫁给他,而是我不想这么快嫁给他。我司徒汐月要嫁人,必须开开心心心无旁骛的嫁人。而非现在这样,我母亲的死因还不知道,尸体去哪儿也不知道。我身上的这个巨大的秘密也没有解开。而万魔山庄的逼迫也并没有解除。在这样内忧外患的时刻,你说,要我如何能够心无旁骛,开开心心的嫁人呢?”’

“你能!”

一道坚定的声音响起,打断了主仆二人之间的对话。

司徒汐月不由自主的看去,却见楼破不知道何时出现在了门口。

他的眼睛盯着她,闪动着灼热的光芒,好像天上最耀眼的太阳!

“你能!”

“女人!这些事情全都交给我们男人来烦心就好了!你要做的就是乖乖地坐在家里,养养花逗逗狗,没事儿上街逛逛街啊花花钱,安心做你的米虫就行了!其他的事情,全都交给我们男人来处理就行了!”

“你母亲的事情,万魔山庄的事情,这些都交给我这个纯爷们来处理!你只需要坐着享清福就行了!”

楼破握紧了拳头,显示了他的决心是有多么的大!

这些话,司徒汐月知道楼破都能做到!

他一向都是这样的人,说出来的话就如同板上的钢钉,不会再有半分的动摇!

她也相信他会将她照顾得很好,将她所有的事情全都处理好,她只要做一个开开心心幸幸福福的小女人就行了!

但那就不是她司徒汐月了!

她司徒汐月,是注定要翱翔天上的凤凰!只要是凤凰,就必然要浴火重生!

以前懦弱的司徒汐月已死,她用死亡给她敲醒了警钟!

女人,不要只满足于做一颗攀援大树的菟丝子,更要做的是参天巨树!

女人,只有自己强大了,才算是真真正正的强大了!

女人,不但要行动上独立,在心理上更要独立,更要成熟!

她司徒汐月,早在重生的那一刻就已然知晓她今生的使命!

她一定要活出最精彩、最璀璨的自我来!

所以就算楼破愿意承担她所有的事情和所有的责任,她也选择sayNO!

因为她就是这样的人,她就要做一个大写的“女人”!

所以司徒汐月别无选择,只有对楼破说:“对不起,抱歉,现在我还不能答应你的求婚。”

“什么?你说什么?你不愿意嫁给我?为什么?”楼破显然没有想到这一结局,他怔在那里,半天才挤出这么一句话来。

“很复杂,我需要时间——”

司徒汐月的话还没说完,忽然乘风从外面跑了进来。

“小姐,飞鹤在外面等着您,说是有重要的事儿要告诉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