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6章宗祠里的猫腻/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没想到司徒青云会在这里安排炸药机关。

但是他的这个举动也正说明了他根本就是做贼心虚,此地无银三百两!

要是宗祠里面什么都没有的话,他司徒青云也不会这样销毁一切的证据!

司徒汐月还要再进去看看里面到底还剩下些什么,早被楼破一把抱住!

“女人!你干什么还要再进去!”

“司徒青云把里面炸了,就说明里面确实有问题!我要进去看看到底里面有什么秘密!”司徒汐月轻轻甩开楼破的手,语气温柔,“阿楼,我知道你为我担心,但是有些问题我该面对的始终还是要面对的,你说对吗?”

“那也轮不到你来操心!这些事儿交给我们男人来做就行了!”楼破轻轻抱了抱司徒汐月一下子,转身就进入了地宫!

“妖孽!”

司徒汐月知道里面很危险,司徒青云能在入口就安排照炸药,未必不能在里面再安排什么机关!

她太担心楼破的安危,就一下子也跟了进去。

奇怪的是,地宫里的灵柩基本上还都在。看样子司徒青云并不是像司徒汐月想象中的那样热爱自己的祖先。

不过唯独轩辕雅兰的灵柩消失不见了。

“奇怪,一个空的灵柩而已,为什么司徒青云会带走了呢?难道这里面真的蕴藏着一个巨大的秘密?”

司徒汐月紧紧皱了起眉头。

正当他们站在那里思索的时候,忽然一个人的身影从一旁飞快的闪过!

“有人!”

楼破和司徒汐月两个人同时反应了过来,急忙去追,可是却居然都没追上!

那个人的身手十分敏捷,能从楼破手中逃脱的人,看样子武功修为应该极其高深!

可是为什么这个人会出现在司徒家的墓穴之中呢?

难道这个人会是司徒家隐藏的高手?

“小姐,小姐,前面有人来找羽鹤公子看病来了!”青瑶从前面跑了过来。

“告诉他们,没有飞羽令,本公子谁也不给看!”

没看见她正忙着呢?现在天王老子来了她也没心情看!

“可是这个人,恐怕小姐不得不看!”青瑶却这样说。

“谁?”司徒汐月皱了皱眉。

“苏轻飏苏世子。”

等司徒汐月换好了衣服出去的时候,才发现苏轻飏果然好整以暇的坐在客厅上,一边喝茶一边四处打量。

“苏世子。”

羽鹤公子戴着黄金面具,身穿一身月白色的长衫,手中打着一把扇子,施施然出现在了苏轻飏的面前。

“想找我羽鹤看病,请问您有飞羽令吗?”

羽鹤公子的飞羽令一年只发有限的几枚,都是采取高价竞拍的方式才能得到。但是想找羽鹤公子看病,非要这飞羽令不可。

苏轻飏淡淡笑了笑,伸手拿出了一枚飞羽令牌:“没有飞羽令牌,我怎么敢上前来打扰羽鹤公子呢。”

“我记得苏世子并不曾竞拍过。”青瑶在一边插嘴。

“他没有竞拍过,但是我相信苏世子总有机会从别人手中购买得到。既然苏世子有飞羽令,那么就请世子说明自己的病情了吧。”司徒汐月也没多说什么。

她向来是个干脆的人,既然人家有了飞羽令,自然就要遵守之前的约定,给人看病!

可是苏轻飏却笑了笑,宛如一只老狐狸:“抱歉,需要看病的并不是我,而是另有其人。”

“另有其人?”

这下子连司徒汐月都忍不住有点儿诧异了,“是谁?”

“你跟我来就知道了。”

好奇心已经完全被苏轻飏勾起,司徒汐月跟着他上了马车。

在马车上,司徒汐月一直保持着假寐的状态,闭上眼睛养养精神,免得苏轻飏问东问西的。

“你到底是谁?”

苏轻飏并没有问东问西,而是一上来就直接抛出了一个重磅炸弹!

“呵……”

司徒汐月心里猛地跳了一下,但是却有很快的淡定了下来。

这个苏轻飏!

如果她身体的上个主人的记忆没错的话,那么这个苏轻飏就是这个德性!

看起来吊儿郎当十足十是一个纨绔分子,但是他的眼神里永远都藏着一种叫做犀利的东西!

对于他,她不得不防!

万一他只是耍诈呢,她司徒汐月可不是之前那个傻瓜!现在他如果还用之前的那种态度来对待她的话,那么他无疑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蠢蛋而已!

心里逸出一股冷笑,脸上却只是装出一副可爱无害的模样。

“苏世子,如果你还有第二枚飞羽令的话,我不介意给您诊断诊断这里。”

司徒汐月说着用手轻轻指了指自己的头部,“如果您连我是谁都不知道的话,我很怀疑您可能得了帕金斯症。”

“帕金斯症?什么是帕金森症?”

苏轻飏面对这个从未听过的词汇,有点儿摸不着头脑了。

“呵,还以为苏世子博学多闻,没想到却连这个词汇都没听说过。这么说吧,其实这个词的意思就是老年痴呆症。你知道的,有些人一到老了,就容易犯糊涂。比如看错不该看错的人,想错不该错的事儿。到时候惹了很多麻烦,就不好了。您说对吧,苏世子。”

司徒汐月的话里有话,苏轻飏又不是笨蛋,自然听得明白。

这个羽鹤公子话里有话,他自然听得出来。

而且他也不想让自己往这个话题深入下去,所以才出言警告。

呵呵,越来越有意思了!

敌人越强大,他苏轻飏的好奇心就越被勾了起来。

如果之前他只是因为羽鹤公子买下了司徒府而产生怀疑的话,那么此刻他就敢肯定——这个羽鹤公子,肯定有一些不为人知的秘密!

苏轻飏的眼睛里不由得放出了两道亮光!

好像是穷极无聊的人终于找到了好玩的玩意一样!

“苏世子,您找我来到底是要给谁治病?如果只是想要来审问我羽鹤的话,那么请恕在下不能奉陪了。”

司徒汐月十分不喜欢苏轻飏那双狐狸眼里的探寻光芒,这让她觉得很不爽!

而一旦她觉得不爽了,就算是天王老子派八抬大轿接她去,她也不去!

“哦,快到了就快到了。这个人的病,恐怕还非羽鹤公子您不能治愈了!”

苏轻飏轻叹一口气,眼底倒是真的浮现出几分担忧的情绪来。

“到底是谁?”

“寒王,轩辕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