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8章 给二货皇子动手术/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而根据飞鹤青松他们打探来的消息,司徒汐月也知道了司徒青云这些天没少去麻烦轩辕彻,无非就是想要从他那里得到些什么利益,包括给他们家一座新的住处。

“呵呵,别忘了我是谁。神医羽鹤想要知道的事情,还没有不知道的时候。”

“这……”轩辕彻看了看神医羽鹤,被她那双清澈见底的眸子所震慑。

终于说出了自己的心事儿。

“也不知道为什么,最近总觉得怪怪的。小月月她,她似乎有一些地方不对劲。”

“我知道不该这么怀疑她,可是,可是她——”

“呵呵。没事儿。寒王妃她可能是结婚综合症犯了吧。我这里有一丸药,给她吃了就好了。王妃呢?”

司徒汐月笑了笑,从容的托起一丸药。

“去,将王妃请过来吧。”轩辕彻吩咐下人。

下人一会儿就将寒王妃请了过来。

看到这个冒牌货,司徒汐月上下打量了一番:嗯,不错,还蛮像的嘛。看样子自己的易容丸炼的还不错,几乎都可以打九分了!不过下次她还有再研制一种“性情丸”,确保服食的人的脾气秉性也跟那个人一模一样。

这样,她的小金库又可以多一笔收入了!

呵呵!

想到这种美好的前景,司徒汐月就忍不住想笑。

“王爷,您叫我来干什么?他是谁?怎么就光知道傻兮兮的站在那里笑?”

寒王妃司徒楚月一脸戒备的盯着眼前的这个人说。

“嗨,寒王妃,你好,我是神医羽鹤。我来这里主要就是有一个好东西想要献给您。”

司徒汐月站在一边,朝司徒楚月绽出了一个明媚的笑容,然后趁着她不注意的时候,一下子将那丸药弹进了她的嘴巴里!

“咳咳,咳咳,咳咳咳咳,你给我吃了什么!”

司徒楚月不防备,那颗小药丸一下子就吞进了她的喉咙里,她抓住喉咙想要咳嗽出来,但是已经太晚了!

那颗药丸已经顺着她的喉咙下去了!

“待会你就知道了!”

司徒汐月脸上露出一个清冷的笑,她站在那里,高高的俯视着那个跪在地上的寒王妃,眼底是薄雾一片。

“啊,好痛,王爷,救命,杀了,杀了这个人,杀了——”

司徒楚月从司徒汐月的眼中,分明看到了那种冷漠跟不屑一顾的神情。

不知道怎么了,她就觉得莫名的害怕。这个人,这个人,这个人的眼神,好像,好像司徒汐月!

对了,就是司徒汐月!

就是那个死丫头才会有这样的眼神儿!

好像全世界都欠她的,那种冰冷无比的眼神儿!那种狼族一样的复仇的眼神儿!

“你,你,你是——”

她指着神医羽鹤的脸,哆哆嗦嗦的,想要说出那四个字,却忽然痛得蜷缩成了一团!

“呵呵,剜心蚀骨丸的滋味好受吧。不尝过这个滋味,你怎么能知道新生的痛苦?”

司徒汐月平静的看着司徒楚月一分一分的褪去“司徒汐月”的样子,变成了自己原来的模样。

世人都知道易容丸的妙用,可是谁都不知道它的解药居然是“剜心蚀骨丸”。

若非一番寒彻骨,哪里能见到本尊真实的面目呢?

“啊,你,你,你不是小月月!你,你是司徒楚月!”

轩辕彻终于认清了这个人的真面目,原来他一直深爱的寒王妃居然是个冒牌货!

“王爷,王爷,王爷求求你饶了我吧!我,我也是被逼的!是我的哥哥,是我哥哥司徒青云非要逼我这么做的!他逼着我吃了药,然后变成了司徒汐月的样子来骗您的!”司徒楚月哭的一脸的花,跪着上前去抱住了轩辕彻的腿。

“去!给本王滚!本王不想再看到你这张脸!”

轩辕彻认清了司徒楚月的真正面目,避之唯恐不及,一脚将她踹到一边去!

“王爷,世子爷。”

苏轻飏身边的一个侍卫长走了进来,单膝跪地:“刚才经过我们的审问,发现王府上的奴才丫鬟都收了司徒青云和寒王妃的贿赂,买通了他们,然后准备伺机而动。”

“伺机而动?”轩辕彻的脸一下子变得像冰块一样的寒冷。

“是,据他们招认,说是寒王妃在买通了这些奴才,准备在您的饮食里下药,到时候好控制您。这是药。”

侍卫长将一包粉末递了上来。

轩辕彻接过粉末,毕恭毕敬地递给了神医羽鹤。

“羽鹤公子,请您帮我看一看这是什么。”

司徒汐月接过来,略微一看便皱了皱眉:“醉生梦死。这是一种强烈的致幻剂,一旦人服食了这样的药物之后,就会变成一个傀儡,任凭人家使唤了。天长地久,这个人就算是废了。就算是神仙,也无法挽回他的神智了!用这样的药的人,可真的是太卑劣了!”

“贱人!”

轩辕彻一下子拔出了宝剑,朝着司徒楚月砍去!

“慢着!”

关键时刻,司徒汐月却这样大喊了一声!

“怎么,羽鹤公子,难道您还想要为这个贱人求情吗?”这下子连苏轻飏都觉得奇怪了。

“不,我不想要为她求情。因为她还不配!”

司徒汐月冷哼了一声,樱花一样粉嫩的唇瓣里吐出了一个叫司徒楚月恐惧不已的答案。

“我只是觉得死亡对她来说,实在是一件太容易的事儿了。”

“与其叫她这样便宜的死去,不如给她一个更惨痛的教训!”

“什么教训可以比死亡更厉害呢?”轩辕彻问。

“很简单,生不如死!”

羽鹤公子的计划其实很简单,就是将司徒楚月完好无损的送回了司徒青云那里。

当然,当司徒青云发现了被点着哑穴放在门前的司徒楚月的时候,那张脸上的表情可谓是精彩纷呈!

有惊愕,有害怕,更多的是恐惧!

“呵呵,这下子司徒青云知道什么叫偷鸡不成蚀把米了。”

马车里,苏轻飏用玉石做成的扇子骨轻轻挑开了帘子,静静地欣赏眼前这一幕好戏。

而在另一边,羽鹤公子施施然坐在那里,眼底划过一抹了然的笑意。

“司徒楚月已经被寒王识破了,弃子无用,司徒青云绝对不会白养一个没有用的人的!至于他会对自己的亲生妹妹做到什么地步,恐怕只有天知地知他知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