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0章 如此亲情/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下子他差一点儿晕倒了!

赶紧叫人把司徒楚月抬进来,果然看到的是司徒楚月的那张脸!

那一刻,司徒青云竟然无比痛恨自己亲妹妹长得是这幅样子!

“小贱人!你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你不是吃了易容丸了吗?为什么还会是司徒楚月的样子!”

在小后院里,司徒青云咬牙切齿地盯着自己的妹妹。

“哥,不是我干的,不是我干的!是一个叫什么羽鹤公子的,他给我吃了一颗药丸,然后我就,我就变成这个样子了!”

司徒楚月看着司徒青云那张狰狞的面孔,吓得屁滚尿流的,赶紧爬到了哥哥的脚底下,不住的磕头求饶!

她以为司徒青云会看在兄妹的份上饶了她一命,但是她始终还是太天真了!

“羽鹤公子?”司徒青云顿了顿,“难道,他真的不是冲那个东西去的?”

“哥,什么东西呀?”

司徒楚月不明白的问司徒青云。

“没事儿。”司徒青云当然不会把家族最大的秘密告诉给眼前这个白痴女人。

如果羽鹤公子安然无恙的话,那只能说明她没有去查看存放灵柩的地方。可如果不是为了那棺材里的东西,他为什么要这么大费周章的入住司徒府?

难道她真的只是单纯的看上了司徒府邸?不可能啊!但是除此之外,根本没有第二个解释。

司徒青云对自己安置的火药机关太自信了,以为天底下没有人能够逃过自己设下的陷阱。

他还不明白,这样的自大才最终导致了他的失败。

“楚月,那你吃这个药丸的时候,都有谁在你跟前呀?”

司徒青云忽然变了一副面孔,变得和蔼可亲了起来,他甚至还亲自俯下身去,伸手给司徒楚月,看起来像是要扶她起来的样子。

“寒,寒王,还有苏轻飏,他,他也在。其他人,就没了。”

“寒王也在?”司徒青云顿了一顿,笑的更加开心,“哦,那他说什么了?”

“他,他没说什么呀。”司徒楚月喃喃的说。

“哦。”司徒青云点点头,像是松了一口气一样,他直起身来,寒声道,“你们几个进来吧。”

顿时四五个彪形大汉闪了进来,各个眼里还闪动着不怀好意的光芒!

好像坐在地上的不是司徒楚月,而是一个烟花巷里的妓女一样!

“她是赏你们的。你们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吧。就是千万不要给我留活口!”司徒青云对着这五个彪形大汉说完,便甩甩袖子,离开了这个屋子。

“砰”的一下,屋子的门被用力关上了。

“不要!你们不要过来!求求你们不要!”

司徒楚月立刻明白自己陷入了一种怎样绝望的环境之中!

“嘿嘿,小美人,来,过来叫大爷爽一下。”

“没想到今天这个小美女这么细皮嫩肉的,来,大爷好好疼你一下!”

“嗨,跟她讲什么客气的!你不知道吗?司徒楚月早就不干净了,早就被人弄过了!”

“啊,早就被人弄过了?哎,真扫兴!尝不了新鲜了,不过随便玩玩也就算了!”

五个男人狰狞的脸上带着狞笑,混浊的眼睛里闪着绿光,像是五条饿狼一样猛地扑了上去!

“不要啊!”

布料撕裂的声音还有司徒楚月尖叫的声音从小茅屋里传来!

似乎能撕裂每一个人的神经和心灵。

可惜的是却没有一个外人会听到这些。只除了悠闲地坐在外面大树枝桠上喝茶的青瑶。

“唔,小姐给我的西湖龙井真不错,喝起来真的有清润肺部的功效哎,多喝一杯。”

等她喝完了这一壶茶,估计司徒楚月也受到了足够的惩罚和教训,她这才跳下树来,打开房门,出手将那五个男人打晕了。

“觉得委屈吗?想要报仇吗?如果想要的话,就按照我说的去做!”

青瑶蒙着面纱,对蜷缩在角落里的司徒楚月如是说。

于是等到了晚上的时候,司徒青云正在醉花楼搂着几个如花似玉的姑娘喝酒的时候,忽然一队官差走了进来。

“司徒青云,你因为涉嫌买凶强X罪而被逮捕了!现在跟我们走吧!”

司徒青云还喝的半醉半醒,就这样被衙役用枷锁强制带走了。

也许他在监狱里都还不明白,到底自己的计划哪里出了问题。

而羽鹤公子府邸,司徒汐月听着青瑶绘声绘色的汇报,嘴角不由得绽出一丝满意的微笑。

“你做的很好,让司徒楚月亲自揭发她的哥哥,人证物证俱在,他司徒青云想要跑,都跑不了了!”

“还是小姐厉害!简直是一石二鸟啊!既教训了那个司徒楚月,又教训了那个司徒青云!小姐您没看到司徒青云被抓起来那吃了屎的模样!简直是太好笑了!”青瑶笑着拍拍手说。

司徒汐月淡淡一笑,仿佛万事都在她胸臆中一样。

“小姐,司徒楚月在外面跪着,说是求见小姐。”丹朱跑了进来说。

“哦,她在外面跪着?什么时候的事儿?”司徒汐月倒是没料到这一点儿,不由得有些错愕。

“才半个时辰吧。小姐,要不要叫她进来。”丹朱试探着问司徒汐月。

“再等等吧。”司徒汐月摆了摆手,轻声示意,“她来肯定是求我收留她的。她倒也不笨,知道现在这个时候自己肯定身败名裂了。司徒家断然是容不得她了。她能投靠的也只有我了。因为可能也只有我,才有抗衡司徒府的力量。”

“可是小姐,她这么跪在外面,岂不是人人都知道她要投靠您了?要是您收留了她,岂不是等于给自己招了一个敌人吗?”青瑶有些着急。

唇角浮现起一个淡若芙蕖的微笑,司徒汐月无所谓的说:“没关系,她这样做也好。反正司徒府我是得罪定了,不怕这么明白的彰显出来。她愿意跪就叫她跪吧,我倒是要看看她的心到底有多么的诚恳。我先去休息一下,等我醒了再说吧。”

“是。”青瑶和丹朱齐声答应着。

两个人才要送司徒汐月回房休息,忽然飞鹤前来报告:“苏世子苏轻殇求见。”

“这么晚了,他来干什么。说我睡下了,不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