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1章 动手术/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不好意思,羽鹤公子,在下已经不请自来了。”

“大胆!公子还未通传叫你进来,你就自己进来了!”青瑶和丹朱二话不说,执剑就朝他砍去!

这两个丫头武功不弱,苏轻飏自然要小心应付。

就在他分神的那一刻,司徒汐月已经飞快的将黄金面具戴了起来。

“住手!”

司徒汐月喊住了青瑶和丹朱,“苏世子,羽鹤公子的府邸并不是世子府,是世子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看在世子的面子上,这次本公子就不跟世子您计较了。但是再有下一次的话,相信世子是知道羽鹤的手段的!”

该死的苏轻飏,要不是看在咱们两个有亲戚,而且你还帮过我的份上,老子绝对要你好看!

“呵呵,那是自然。”苏轻飏虽然嘴巴上这么说,可是心里却不由得还是有些懊悔的。

只差一点点,他就可以看到羽鹤公子的容貌了!

只差一点点!

“世子爷,相信这么晚了不会就是来探望探望羽鹤吧。”司徒汐月又恢复了冷若冰霜的一张面孔。

“无事不登三宝殿。我有个朋友想要见您。”苏轻飏说。

“谁。”

“迟雪飞。”

“迟雪飞?”听到这个熟悉的名字,司徒汐月微微有些动容。

她并不是无情之人,原先在舒月国救治迟雪飞的时候,就已经跟这个无赖皇子结下了某种深刻的缘分。

更何况他还一直被蒙在鼓里,就这么傻傻的对她好。不管她是男人还是女人。

“他到底有什么事儿。”司徒汐月忍不住问。

苏轻飏拍了拍手,手下立刻抬进来一个人。

“迟雪飞!”

司徒汐月看清楚了躺在担架上的,确实是迟雪飞。

只不过他是趴在担架上的,后背是的,因为缠了纱布。

鲜血从纱布中渗透了出来,而他的脸色却是苍白如雪,了无生气的。

“羽鹤公子!求求你救救我弟弟吧!羽鹤公子!他是为了救我才被人伤到的!可是我们看遍了所有的大夫,大家都束手无策!”

迟雪云从一旁闪了出来,一扫往日的骄傲,一下子跪在了司徒汐月的脚下,不住的磕头!

“这样的情况到底持续了多久了。”

人命关天,司徒汐月没有摆任何的架子,径直走到迟雪飞的身边,单膝跪地,动手检查起他的伤势来。

“自从,自从比武那天受伤到现在,一直,一直都是这个样子的。”

见到羽鹤公子肯出手,迟雪云的眼睛里不由得燃起了希望的火光!

“从那天一直耽搁到现在?为什么不早点来找我!”

司徒汐月的口气陡然变得严肃了起来。

并非是她故意假装威严,而是实在是迟雪云的伤口现在已经恶化的不成样子了。

“伤口是被紫电砍伤的,若非皇子他身穿软猬甲,可能就会当场毙命!不过按照伤口腐烂的程度看来,这紫电砍伤的伤可能已经蔓延到了五脏六腑之中!我现在也不知道自己到底能不能把他救活,能不能醒过来,就看上天的造化了!”

运用内力给迟雪飞扫了一遍全身之后,司徒汐月也有些无奈的说。

“这,这可怎么办呀……”迟雪云一听连羽鹤公子都这么说了,不由得又哭了起来。

“哭什么哭!眼下不是哭的时候!来人,快将皇子抬进内室里,没有我的允许,谁都不准进来打扰!我要给皇子治疗,过程需要非常专心致志,如果谁敢来打扰,杀无赦!”

司徒汐月下了死令!所有的人都神情肃穆,将迟雪飞抬了进去。

“准备一个九尺长,九尺宽,九尺高的橡木木桶,里面烧上煮艾草的水。记住,一定要滚烫!因为要用少艾草的水给他伤口的腐肉先消毒才行!”

“是!”

小童子们一会儿就将橡木桶里全都装满了滚烫的烧艾草的水,在司徒汐月的指挥下,大家将迟雪飞抬了起来,将他的后背悬空在木桶之上,让蒸腾的水蒸气来给他的伤口消毒。

也许是艾草起到了作用,也许是水蒸气的温度起到了作用。总之大概半柱香的时间,迟雪飞的眉头稍微动了动。

嘴巴里也发出了一声极其低微的呻吟声。

“好!”

一直在旁边紧紧盯着的司徒汐月松了一口气,有反应就比没反应要好得多。

如果没有反应那才是真的无药可治了。但是现在他现在还能感受到痛苦,就代表不是无药可救!

“准备刮肉刀!将他放在一边的床上!”

“是!”

司徒汐月戴上了天蚕丝的手套,这个年代没有塑胶手套,只能戴天蚕丝的手套。因为只有这样,才能防止病菌的侵入。

她拿起了一颗麻沸散,塞进了迟雪飞的嘴巴里。

如果不吃麻沸散,他接下来很可能就没办法挺过这个漫长的治疗过程。

因为她要给他把全部的腐肉统统刮掉,那种痛苦非常人所能忍受!所以她一定要给他吃一颗麻沸散。

“主子,这麻沸散您自己也只有两颗了呀。这东西多珍贵呀,您自己不也是提炼了整整一年,才终于提炼出这两颗来。”青瑶在一边轻声嘀咕。

“多嘴!是人命还是药丸重要啊!”司徒汐月瞪了青瑶一眼。

当然是药丸重要啊,以前也没见您对人命这么看重啊。

青瑶在心里偷偷的说,她可不敢在嘴巴上说,不然小姐非削她不可!

像是看出了青瑶的疑惑,司徒汐月一边用银针扎迟雪飞的身体确定麻醉程度,一边不忘记教育青瑶。

“有的时候,药丸是比人命重要。但是有的时候,比如现在,药丸又没有人命重要了。”

“我救迟雪飞,是因为不想失去这个朋友。”

“在我这里,友谊永远高于一切!你也要记住,一个人无论多强大,都还是需要真挚的友谊的。一个没有朋友的人,是走不远的。”

说完了这些话,对迟雪飞的麻醉彻底完成了。

司徒汐月凝重了神色,举起了手中的刮肉刀,朝着迟雪飞后背上厚厚的腐肉重重的刮了下去!

一股恶臭顿时满溢出来,连一向稳重的丹朱也忍不住皱起了眉头。

可是司徒汐月却一动也不动,没有受到丝毫的影响。

在她的眼中,此刻最重要的事情,就是挽救迟雪飞的生命!

一个挚友的生命!

【作者题外话】:我现在在福建,用小伙伴的手机写的,请你们一定要支持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