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4章这样争风吃醋真的好吗?/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来到了前厅,迟雪云正在那里焦急的走来走去,看样子一刻都没停下来过。

而苏轻飏则是坐在椅子上,好整以暇地品尝着甘美的雨前龙井茶,仿佛这些事都不曾在他的心上留下半分痕迹一样!

“哼,苏世子倒是好雅兴啊,还有空喝茶!”

司徒汐月冷冷笑笑说。

见她走出来,迟雪云赶紧跑了上前来:“神医!神医!我弟弟,我弟弟他怎么样了!”

“哼,暂且死不了!”

司徒汐月淡淡的说,那冷傲的表情就像是在说,有我神医羽鹤出面,还有什么搞不定的事情!

“谢天谢地!谢天谢地!谢谢您神医!谢谢您神医!”

迟雪云感激地都哭了出来,噗通一下子给司徒汐月跪了下来,不住的磕头!

看样子,这个弟弟在她心目中的分量真的很重!

否则迟雪云这样子骄傲的一个人,怎么会随随便便给人下跪的呢?

“不要光谢,我的诊费是很高的。”

司徒汐月没上前扶起她来,因为她觉得,就按照迟雪云之前对她的那种态度来讲,叫她多跪跪也是有好处的!

“没关系,您想要多少我都可以给您!只要您能救得了我弟弟的命!”

迟雪云十分激动的说。

“那好,那就先付一半的诊费——十万两黄金吧。等你弟弟彻底好了之后,我再要另外的十万两黄金。”

司徒汐月端坐在椅子上,面色沉静如水。

“呵呵,久闻羽鹤公子是个极其爱财的人,没想到百闻不如一见哪。”苏轻飏在一边轻笑着说。

“呵……那不知道苏世子听过这样一句话没有。”司徒汐月面色不动,语气冷定。

“什么话?”苏轻飏挑眉。

“君子爱财,取之有道。我要这些钱,实在是因为我有这个本事。如果没有这个本事,我也不敢要这么多的钱了。如果公主觉得自己弟弟的命不值得这么多钱的话,那可以,我既然能救回他一条命了,也就能夺走他的一条命!”

司徒汐月的口气虽然还是淡淡的,但是有心人都听得出来,此刻她的话里却满含着威胁和警告!

如果没有这个底气在的话,她如何敢说这样的话?

“没问题,没问题,十万两黄金对吗?来人呐,赶紧去银号里取出十万两黄金的本票,先给羽鹤公子送来!”迟雪云一听这话吓得赶紧吩咐手下人去取银票。

一直到银票到手,司徒汐月清点完毕,这才站起身来,施施然地走进了内室。

“哎,羽鹤公子,羽鹤公子,我弟弟呢?”迟雪云还要跟上去问,早被飞鹤拦了下来。

“抱歉,公主,这后面就是神医的内室了,是谁都不能进去打扰的。神医既然收了您的钱,就是说要负责您弟弟的生死了。你还是暂且回去吧,过几天人好了,我们自然会把您弟弟送回去的。”

“真的吗?”虽然知道羽鹤公子是个出神入化不按常理出牌的人,但是迟雪云还是有些不放心。

“他既然都这么说了,你就别太担心了。”苏轻飏在一边说了这么一句。

迟雪云点点头,“也对。我听你的。”

苏轻飏轻轻笑了笑,假装没看到迟雪云眼底里那明显的爱慕之情。

早知道就不答应她带着她来找羽鹤公子了。都怪他太心软,看到女人掉几滴眼泪,就心软了!

但是女人,向来都是麻烦的代名词!

他苏轻飏可不想被任何一个女人缠上!

脑海中自动发现出羽鹤公子那一张冷艳的脸庞。

不知道为什么,他反而对这个神秘的羽鹤公子的兴趣比较大呢。

内室。

司徒汐月换下了被汗湿透的衣服,慢慢走进了装满玫瑰花瓣的大木桶中,任由热水浸润了她身上的每一寸肌肤。

每一次极度疲劳的时候,她总是习惯泡一个热水澡,借着热水和香氛的力量,彻底的放松自己!

一般她泡澡的时候是不喜欢任何人服侍的,就连青瑶和丹朱都不能在一侧。

可是没想到这一次,居然有个不速之客闯了进来。

“你还要躲着看多久。”

司徒汐月对着纱帘背后说。

“嘿嘿,嘿嘿。”妖孽那一张无辜的脸从纱帘背后闪了出来。

“我,我这不是给你送鼠尾草精油来了吗?”

“鼠尾草精油?这是什么?”司徒汐月的好奇心被勾了起来。

“哦,就是从鼠尾草里提炼出来的一种精油,滴在热水里泡澡,可以放松身体,舒缓神经。”妖孽笑的十分灿烂,同时迅速靠近木桶。

“把东西扔过来就行了。你站那儿别动。不然,别怪我不客气。”

司徒汐月白嫩的手中捏着一根发簪,似乎漫不经心的说,但是谁都看得出来,如果妖孽再敢往前走一步的话,那么她的这根发簪就会毫不留情的射进他的胸膛之中!

“额,好吧……那,那你记得要用。这是人家好不容易才找到的呢。”

妖孽委屈的咬住了自己的小嘴唇儿,一双妖冶的眼睛又是水光潋滟的一片,活像被人欺负的小媳妇儿。

“哎——”

司徒汐月长叹一口气,十分无奈地叫住了他。

“等等。”

“阿鸾!”妖孽眼中陡然绽放的惊喜,就好像一直小流浪狗乍然看到了自己的主人一样!

司徒汐月摇摇头,十分不解自己到底为什么会输给他这样的一个大男人。

“你来给我滴几滴吧。”

“好!”

某只十分迅速地奔到了浴桶前,当然,切记自己的眼睛不能随便乱摆。

小心翼翼的将鼠尾草精油倒进了木桶里,顿时整个屋子里都弥漫着一股淡淡的鼠尾草的清香之气。

司徒汐月深吸了一口气清芬的空气,觉得五脏六腑似乎都被安抚了一样的舒服。

看样子这个男盆友也不是完全没用嘛!

“还不错,哪里找来的这个好东西的。”语气淡淡的,不能叫他觉得自己有功,不然以后更难管教。

但是妖孽却没有回答她。

“妖孽?你怎么了?”察觉到不对劲,司徒汐月回头去看到底怎么了,没想到却看到他正盯着自己的某部位发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