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5章情敌相见,分外眼红/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色狼!你看什么看!再看,信不信我把你的眼珠子抠下来!”

司徒汐月迅速的将身体全部浸泡到玫瑰花瓣下,不让自己任何一寸肌肤裸露给某只妖孽看到!

同时“咻”的一声,一枚暗器从水里激射而出,朝着妖孽的两只眼睛飞去!

幸亏妖孽反应还是十分敏锐的,在那暗器即将袭击到来的时候,他侧身一躲,伸手轻轻地抓住了那枚暗器——玫瑰花瓣。

“啧啧,谋杀亲夫啊!”

“眼睛再乱摆,下次就不是戳瞎眼那么简单了,哼!”还没过门呢,你还没有行使“亲夫”的权力!

“阿鸾。”

妖孽忽然出声了,只是声音里忽然多了一丝丝的哽咽。

这让躲在水里的司徒汐月有些诧异。

这是什么跟什么?唱的是哪一出?

回过头来,却看到妖孽已经走到了木桶前,修长的手指轻轻地抚上了她的——右肩。

“这里的伤,还没有好。”

司徒汐月忽然明白了他眼里的悲伤是从何而来。

那时候为了给他解开鸳鸯蛊,她受伤了。整个后背全都是伤!到现在,虽然她已经给自己配了雪莲膏,可是伤口毕竟太深而且太多,所以整个后背的肌肤或多或少的受到了些破坏。

其实平日里司徒汐月也压根不会注意到这些细微的伤疤。

但是没想到妖孽的眼睛居然这么尖,一下子就看到了。

“没事了,现在已经好多了。疤痕也都很淡了。大概过个四五年,就彻底好了。”

不同于妖孽的哽咽,司徒汐月倒是很淡定!

这点小伤疤不算什么,反正早晚都会愈合,又何必太过在意!而且,她对自己的医术也是很有信心的,雪莲膏每天青瑶都帮她上,四五年之后皮肤又会光洁如初,所以根本没有什么问题。

“四五年太久了……”妖孽的眼神里满是自责和悲哀,“是我没用,居然连自己心爱的女人都没有办法保护好。还说什么是威风凛凛的冥王!简直是太可笑了!”

“阿楼!”

司徒汐月转过身去,却看见他低着头,紧紧捏着拳头的样子。

他是个十分漂亮的男人,近似于妖媚。平常一颦一笑间都有着动人心魄的魅力。

不可否认,司徒汐月也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外貌党,当初选择跟楼破在一起,他的长相和气质也为他加分不少!

但是现在,司徒汐月却看到了另外一个完全不一样的楼破。

怎么说呢,如果一个男人会成为一个男人的话,那就是因为他最终懂得了责任和承担的力量。

现在的妖孽,嘴唇紧紧抿了起来,眉头也拧成了一大块,下巴本身优美的曲线也变得凌厉了起来,像刀凿一样。到处刻着“老子心情不好,别惹老子!”这几个大字!

可是司徒汐月却觉得妖孽从没有像现在这样可爱过!

可爱的都忍不住想叫人咬一口!

心动不如行动!

她这么想着,便一把拉住妖孽的头下来,然后仰头,轻轻地吻住了他!

“我们家阿楼终于长大了,是个男人了,我真的很开心!”

“但是你也不要胡思乱想了!再难愈合的伤口,也终有愈合的那一天!”

“但是心上的伤口,一旦有了,就很难再愈合了!”

“所以阿楼,我要答应我,这一生一世,永远不要让我伤心,好吗?”

楼破看着这样的司徒汐月,觉得心中满满都是爱和感动!

“我何德何能,能让你为我倾心。阿鸾,你放心,我楼破在这里发誓,这一生一世,不,生生世世,都绝不会叫阿鸾伤心半分!如果我违背了这个誓言,我甘愿承受万箭穿心的痛苦!”

那时候的他们都还太年轻,还没有真正见识到什么叫苦难。

所以年少时候的誓言总是那么容易被发出,等到真正万箭穿心的时候,又有谁还记得当初的誓言呢?

这个澡洗了很久才终于洗完了,妖孽非要服侍司徒汐月穿衣服。

司徒汐月十分后悔自己怎么居然答应了他这个荒谬的请求!

因为他压根就不会服侍人!

不是系错了这根带子,就是弄错了那个扣子。折腾来折腾去的,两个人都累得满头大汗的,妖孽居然还说这衣服这么麻烦干脆不要穿了!

总之等两个人出去的时候,脸色都有些红扑扑的。再加上额头上的汗珠,很难不被人联想到一些少儿不宜的画面!

丹朱比较老实,只是抿着嘴笑。青瑶就忍不住了,上前一把将司徒汐月拉了过来,撇撇嘴不屑地看向楼破。

“你还不回家吗?天都那么晚了,好走不送!”

这丫头!

妖孽才要说什么,忽然一个小童子跑了出来,气喘吁吁的说:“迟雪飞,迟雪飞,他,他好像快死了!”

“什么?”

司徒汐月眼神一凛,转身就飞奔进了屋子里。

果然,迟雪飞的脸色变得十分难看,而且喘息也十分剧烈起来!

一切症状都在显示,他可能遇到了某种过不去的坎儿!

“主子,他会死吗?刚才不是治好了他了吗?”丹朱在一边担忧的问。

司徒汐月一边给迟雪飞做着检查,一边严肃道:“刚才给他动手术,那也是万不得已的办法!因为我之前从未给任何人类动过手术!所以成功的几率本来就不大!而且是开了腔,动了内脏!万一里面细菌感染了,或者是其他我们不知道的一些情况,哪怕是一个小小的血管破裂,他都可能因此丧命!”

“啊!那,那他不是死定了吗?”青瑶在一边听着,也忍不住喊了起来!

“事到如今,就看他自己的造化了。”司徒汐月给他检查完毕,清秀的脸庞上终于也闪过一丝疲惫,“青瑶,丹朱,你们去准备一些冰块和酒来,我要给他退烧。眼下也只有这个办法了!我能帮的只有这一点了,剩下的,都要他自己熬过去了!”

“是!”青瑶和丹朱见主子脸色那么沉重,没说什么,立刻转身下去准备东西了。

一会儿东西就全都准备好了,司徒汐月用纱布蘸了烈酒竹叶青,刚要给迟雪飞擦拭身体,早已被妖孽拦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