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6章不准你碰其他的男人!/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住手!”楼破大喊一声,吓得司徒汐月手一抖!

“怎么了?发什么神经啊!”司徒汐月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

“等等!不准你碰其他男人的身体!不准!”浓浓的醋味瞬间淹没了整间屋子。

司徒汐月头疼极了:“拜托,你吃醋也分个场合、地点好吗?我这是要救人,救人!”

“那我也不管!女人,全天下你只能碰触一个异性的身体,那就是我的!”某只妖孽的拧劲儿上来了,真是连神佛菩萨都要头疼啊!

不过司徒汐月才不管呢!

“你躲开,我要救人!”

“我来给他擦!”

“你?”司徒汐月深表怀疑,从上到下的打量他,“你行吗?你连给人穿衣服都不会,这个你会吗?”

“小瞧我!”妖孽从鼻子里冷哼一声,一把夺过了司徒汐月手里的纱布,“你站在一边,告诉我该怎么做就可以了!女人,你休想碰这个叫迟雪飞的变态一下下!”

“呵呵。”司徒汐月无语凝噎,只能苦笑一下。心想谁更像是变态啊!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看到妖孽一脸醋坛子的样子,心里还是暗爽的!

毕竟,女人都是希望被男人娇宠的!他越吃醋,就代表他越在乎自己嘛!

再说,给一个大男人擦拭身体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儿,既然他那么想做,就给他一个表现的机会好了!

所以司徒汐月倒是乐得清闲,自己坐在一边的藤椅上,一边吃着丹朱剥好的水晶葡萄,一边指导着妖孽如何给迟雪飞擦拭身体。

妖孽倒也肯学,司徒汐月不过略微指导了一次,他就触类旁通,很快学会了!

迟雪飞在酒精的蒸发作用下,烧果然退了下去!

这下子连妖孽都不得不佩服司徒汐月了!

“女人!这个办法真的管用哎!可是为什么用酒一给他擦,他就退烧了呢?难道这酒里有什么灵丹妙药?”

妖孽反复查看那瓶竹叶青酒。

“呵呵。”司徒汐月笑笑,淡淡的解释道,“原理就在于酒精在人体的表面上,遇到高温会蒸发!蒸发会带走一部分热量,这样就把他身体表面的温度带走了许多,慢慢的他的高烧也就能退下来了。所以跟什么样的酒没有关系,跟蒸发有关系。”

“蒸发?蒸发是什么?女人,你到底还有多少我不懂的惊喜在等着我?”

妖孽无限宠溺地看向司徒汐月,只觉得一颗心都是柔软的!

得妻如此,夫复何求?

“呵呵,以后你惊喜的机会还多着呢!”

司徒汐月笑笑,清秀的小脸上像是一朵盛开的早樱,美丽又带着一些淡淡的倔强。

正当妖孽沉醉于这样的笑容的时候,忽然听到迟雪飞呻吟了一声。

“羽鹤,羽鹤,羽鹤不要丢下我,羽鹤……”

司徒汐月飞快的赶到了他的身边,轻轻的用手挑开了他的眼帘,看了看他的眼珠。一直绷着的脸上也终于有那么一丝的轻松了!

“呼,他总算熬过这一关了!”

但是立刻她的神色又变得更加凝重起来!

“接下来的这四个时辰是十分重要的!所以我必须要闭关,要一个人守住他。你们所有的人都出去,在外面替我守着,谁都不准打扰我!”

“青瑶,你去准备九转回魂丹十颗!”

“丹朱,你将准备参汤一大锅,还有参片,必要的时候,要用这个给他续命!”

司徒汐月严肃而有条不紊的布置任务。

“是!”丹朱和青瑶都点点头,十分明白自己接下来该做什么。

“那我呢?”妖孽指了指自己的鼻子。

“你?”司徒汐月扫了他一眼,“你只要乖乖的不出声,守在外面,别给我添麻烦就谢天谢地了!”

妖孽也知道现在不是争风吃醋的时候,虽然心不甘情不愿的,也只有去照做。

于是司徒汐月就关闭了房门,只把自己和迟雪飞关在了一起。

一夜无话。

当太阳终于出来的时候,青瑶和丹朱点点头,对等在一边的妖孽说:“现在你可以进去了。”

妖孽得到了许可,将门打开,急忙闯了进去。谁知道却看到司徒汐月坐在迟雪飞的床前趴着睡着了,而迟雪飞的手和她的手正紧紧握在一起!

晨曦照在他们的身上,宛如一幅画面这么美好!

这幅画面深深地刺痛了妖孽的心。

“过去几个时辰了。”

司徒汐月被吵醒了,睁开眼睛来。

“已经过去整整四个时辰了。”丹朱说。

“嗯。”司徒汐月点点头,俯身再检查了一下迟雪飞,唇边终于扬起一丝微笑来,“好了,这条命算是捡回来了。”

说完这句话,她便整个人朝一边倒了下去!她太累了,彻夜守护一个重病人需要极大的精力,就算是铁打的人,也受不了这样的折磨!

所以她晕倒了过去。

当她醒过来的时候,外面正是一片大好的阳光,而窗子外,隐隐约约有人在吵架一样。

“我睡了多久了?”

司徒汐月问守在一边的丹朱。

“主子,你太累了,整整睡了三天三夜!”

“三天三夜?”司徒汐月一下子坐了下来,掀起被子就往外走,“迟雪飞呢?他怎么样了?”

“他?他好得很。”丹朱撇撇嘴,“主子您去看看就知道了。”

“怎么了?难道出了什么事儿?”丹朱不轻易这么讽刺人的,难道真的出了什么事儿?

等到司徒汐月到了迟雪飞的病房,就终于明白丹朱说这话的意思了。

屋子里,两个大男人正在大眼瞪小眼的对峙着。当然,这两个大男人,一个是“濒死”的皇子迟雪飞,一个是“冷面阎罗”冥王敖广。

谁能想到这两个人会在这里以这种形势出现?

空气里有一种诡异的凝滞感,这感觉源于两个正在比“谁的眼睛更大”的两个幼稚的大男人身上。

“什么情况?”

司徒汐月明智的在门口停住了脚步,小声的问丹朱。

“不知道,两天前迟雪飞醒了之后,他俩就一直处于这种状态之中。”丹朱也很小声地说。

“哎。”司徒汐月长叹了一口气,“都有心思在这里斗气,就说明两个人问题都不大了。我还是回去好好休息会比较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