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7章 司徒楚月的卖身契/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正当司徒汐月转身要走的时候,忽然屋子里传来了哈哈哈一阵大笑声!

“哈哈哈!你输了你输了,你眨眼了!你先眨眼了,我赢了,哈哈哈,哈哈哈!”

赢的人是迟雪飞,输的人居然是楼破!

司徒汐月一脸黑线!这两个大男人,可不可以不要这么幼稚,还比谁先眨眼这样的游戏!

“这次不算,再来!”妖孽的声音听着十分不爽。

“你们两个够了没?”司徒汐月真的忍不住了,走进了屋子里开始教训起这两个人来。

“你,乖乖躺着去休息!”

“你,没事儿就赶紧回去吧,别在这里耗着了!”

“羽鹤!”迟雪飞一看到司徒汐月,两只眼睛立刻放出了贼亮的光彩!

他一下子跳下了床,一把抱住了司徒汐月!

“我就知道是你救了我!我就知道你不会不管我的!你心里有我的,对不对?”

司徒汐月费劲的把八爪鱼一样的迟雪飞扯了下来,像丢抹布一样的丢在床上!

“乖乖给我躺好了!你死了不要紧,我可不希望我神医羽鹤的招牌被砸了!”

司徒汐月的冷脸看在迟雪飞的眼里却是十分可爱的。

“嘿嘿,我就知道小羽羽不会丢下我不管的,嘿嘿!”

他的忠粉脸看在妖孽的眼里怎么看怎么别扭!

“喂,你还是个男人吗?你是个男人怎么对神医羽鹤感兴趣啊?你是不是有病啊!”

“你管我!”迟雪飞白了妖孽一眼!

在别人的眼里,冥王敖广或许是个可怕的人物,但是在迟雪飞眼里,他才不把他当一回事呢!

这固然是因为舒月国本身国力雄厚,拥有精兵强将,更因为迟雪飞是个心思极其单纯的人,简言之就是个长不大的孩子。从小被宠坏了,所以压根不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危险!

“你!”妖孽气的不行,偏偏司徒汐月又上前来说:“冥王,时候不早了,要是冥王身体没有什么不舒服的话,就请冥王离开吧。我们这里是治病的地方,没病的人,非请勿扰!”

“好!只要有病,就可以留在这里对吧?”妖孽盯着司徒汐月的脸问。

“当然。”司徒汐月点点头,却在看到妖孽的嘴唇边流出殷红血液的时候骤然变色!

“既然你说有病才能留下来,那我现在就有病,请神医给我医治吧!”

妖孽盯着司徒汐月的脸,得意洋洋的说。

司徒汐月冲上前去,一把抓住他的手,一摸脉搏就什么都明白了!

“疯子!”为了留下来,这家伙竟然用内力震断了自己的一条经脉!

“你是不是疯了?你这样做值得的吗?”司徒汐月简直是无法理解眼前这个人的思维!

“值得。”虽然震断了一条经脉,妖孽的脸上看起来还是十分若无其事的样子。

废话,自己的女人都要被其他不怀好意的男性生物抢走了,他当然要不惜一切代价守护她了!

“这是你说的,要留下来只能是有病的人,现在我也有病了,可以留下了吧。”妖孽笑的十分厚颜无耻。

司徒汐月咬了咬牙,恨恨道:“随便你!你既然这么爱住在这里,那你就住在这里吧!给他准备一张床,就在迟雪飞的旁边,你们两个难兄难弟,就在一起作伴吧!”

做出这个决定不久,司徒汐月就开始后悔了。

因为叫这两个男人住在一起,那简直就是不亚于原子弹爆炸的大灾难啊!

不知道为什么,两个本来都还算是有修养有家教的男人碰在一起,就开始吵个没完,比女人还要烦!

不是说他睡得床铺比我的好,就是他的被子看起来比较舒服。

然后两个人就开始吵到司徒汐月那边,一定要求一视同仁!

到了第三天的时候,司徒汐月都恨不得把自己的耳朵塞起来,也强过被他们两个吵死!

知道她的脾气不好,所以大家全都格外小心翼翼的。可即便是这样,司徒汐月的脾气也渐渐变得暴躁起来。

为了转移注意力,司徒汐月必须找到一些有趣的事儿来做。然后她就想到了司徒楚月。

“她还在门口跪着吗?”

“嗯,是的,主子。这些天她一直都在门口跪着,现在晕死过去了。”

司徒汐月点点头,清冽的目光深邃又冷酷:“很好,现在可以把她叫进来了。如果开始就让她进来的话,那么她心里未必会真的感激我。而现在她早已经明白自己没有后路了,这时候再把她叫进来,她才会真的感激。锦上添花没有人会放在心上,雪中送炭,别人才会牢记你一生一世。”

果然,当司徒楚月被抬进来,吃了饭喝了热水之后,她对羽鹤公子的感激之情简直到了一种从未有的高度!

“羽鹤公子!”

司徒楚月跪在地上,身子都匍匐在地面上,“感谢您救命之恩,我愿意这辈子为您做牛做马,只求您能收留我!因为除了这里,我再也不知道哪里可以去了!”

司徒汐月端坐在椅子上,黄金面具下的一双眼睛静静地注视着昔日这个嚣张跋扈的姐姐。

呵呵。

司徒楚月,你也有今天!

要是你知道现在坐在这里的不是别人,正是以前你嘲笑为废物的那个嫡小姐的时候,不知道你的心情会是什么样子的呢?

不过现在你还有用,我还要好好利用你一下,等到你的剩余价值也利用的差不多的时候,我再叫你看一下事情的真相到底是什么。

呵呵,希望到时候的你不要太吃惊哦!

“司徒楚月,是不是现在我说什么,你就会去做什么,没有一丝一毫的犹豫?”

司徒汐月高高坐在那里,眼神里平静无波,口气冷静如水。

“是!只要是羽鹤公子吩咐的,我司徒楚月肝脑涂地,什么都愿意替您去做!因为现在,我已经没有什么好失去的了!”

“好!那我现在就要你去替我做一件事!”

“什么事儿?”

“继续假扮司徒汐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