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9章刘敏的秘密/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本来没有飞羽令,我羽鹤是绝对不给任何人看病的。但是看在您这么有诚意的份上,我还是勉为其难,试一试吧。”司徒汐月轻轻皱起眉头,一脸为难的样子。

“那是,那是!这里是一万两黄金,您先拿着,这是定金。等到您查出真相来之后,朕再付您一万两黄金!”

轩辕敬德一挥手,戴权立刻从门外进来,端了满满一盘子的黄金!

司徒汐月清澈的眼神在那堆金子上扫了一眼,无所谓的点点头:“嗯,既然皇上这么有诚意,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小青,把金子收起来吧。”

“是。”一直跟在她身边的青瑶早就把那盘金子端走了。

“那么就请皇帝让皇后刘敏过来给羽鹤看看吧。”司徒汐月依然淡淡的说。

轩辕敬德皱了皱眉:“皇后自从病好了之后,变得十分古怪。成日里就在她的宫殿里窝着,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所以还请羽鹤公子亲自去一趟皇后宫里看看吧。”

“这样啊,也好。”司徒汐月听到这话倒是眼睛一亮!

刘敏一直都在她宫殿里窝着?难道她的宫殿里有什么奇怪的人或者事在吗?

“戴权,快带羽鹤公子去皇后宫!”

司徒汐月跟着戴权去了皇后宫,只是在路上,却看到皇贵妃苏雪儿正在路边等着她。

“神医羽鹤,本宫在这里有礼了。”

苏雪儿十分客气的轻轻行了一个礼。

“贵妃娘娘特意在这里等着羽鹤,想必是有什么要紧的事儿要跟羽鹤说吧。难道也是跟皇后有关?”司徒汐月快言快语。

苏雪儿的脸色微微一变,很快掩饰了下去:“你们都先下去吧,本宫要跟羽鹤公子单独聊聊。”

“是。”宫人们全都下去了,苏雪儿这才对司徒汐月说,“羽鹤公子说的没错,本宫就是想要求羽鹤公子为本宫办一件事儿。事成之后,羽鹤公子想要多少钱,本宫都能出得起。”

呵……

司徒汐月在心里冷笑,看起来禾姜国的国力十分雄厚嘛!出来一个就是随便多少钱都可以!

呵呵,想起惊云寨里的大大小小,生活过的那样的清贫,没办法才在山上落草为寇,专门打家劫舍的过日子。

相比起这些可怜的人们,眼前这些米虫们未免生活的太优渥了!

既然他们求着自己宰割,那她也就没有必要手软了!

“既然苏贵妃这么说了,那我就不客气了。苏贵妃到底想要羽鹤做什么呢。”司徒汐月客气的问。

“我想要皇后刘敏的命!”

苏雪儿从嘴巴里吐出这样一句话来!

“呵呵。”果然不出司徒汐月预料,“想必贵妃是担心皇后身体好了之后,会影响寒王当上太子吧。”

“羽鹤公子果然是聪明人!本宫只想问公子要一个保证,到底能不能将刘敏这个贱人弄死!”

“这……”司徒汐月迟疑了一下,草菅人命这种事情她是不屑于去做的。

“怎么,公子犹豫了?”苏雪儿有些着急,“其实不用把她弄死也可以,让她像之前那样半死不活的,也无所谓!总之就是不能叫她再像现在这样健健康康的活下去了!”

最毒妇人心,司徒汐月算是真正见识到了!

她还来得及答应,忽然一个声音在一边响起。

“皇后娘娘驾到!”

她们回头一看,却看到刘敏一行人朝这边匆匆走了过来。

苏雪儿脸色一变,立刻换上了一副笑脸,赶紧跪下迎接刘敏。

“皇后娘娘吉祥!”

“哼,苏贵妃,你可知道自己犯了滔天大罪!”

刘敏一上来就甩了一个耳光给苏雪儿,她不防备,一下子被打得摔到了一边去!

“皇后娘娘,你怎么能这么不分青红皂白的打人呢?难道您不怕我告诉皇上?”

苏雪儿捂着脸,十分愤恨的盯着刘敏。

刘敏冷冷一笑,居高临下道:“打你还算是轻的了!你身为贵妃,却单独跟一个男子在内帏里厮混!这说出去,成何体统!你不要脸,皇上还要脸,本宫还要脸呢!”

刘敏不愧是混迹宫廷的老江湖了,一上来就给苏雪儿跟司徒汐月扣了这么大的一顶帽子!

不过她说的也对,本来宫廷里就是严防死守妃子跟其他男人厮混情况的发生,所以她现在用这个理由,苏雪儿倒是无从反驳。

谁叫她把人支开了呢。

刘敏看到苏雪儿哑口无言了,便将炮火对准了司徒汐月。

“来人呐,把这个羽鹤公子给本宫拿下!”

刘敏一声令下,立刻有一队精兵从她背后闪了出来,准备上前来抓住司徒汐月!

看那些人的装扮就知道他们是有备而来的!可见刘敏也不是坐吃等死之辈,她早就对皇帝和苏雪儿有所防范了!

现在不等皇帝先下手,她倒是先下手为强了!

呵……

有意思,真是有意思,越来越有意思了!

看刘敏这样的心机手段,再加上她之前中了万魔山庄的咒术,司徒汐月倒是反而可以确定一件事情。

那就是,这个刘敏跟万魔山庄绝对有着深厚的关系!而且没准,这个刘敏就是万魔山庄安插在禾姜国的一颗棋子!

也怨不得轩辕敬德要对她如此防范了!

想通这一点,一切的疑问也就都解开了!

司徒汐月的心倒是越发平静下来。她倒是想看看,这个刘敏到底想要做什么!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

“慢着!”

就在那些侍卫想要上前来抓住司徒汐月的时候,寒王轩辕彻却忽然出现了,旁边当然还有苏轻飏。

“皇后娘娘,您为什么要叫人抓起羽鹤公子来?他何错之有?”轩辕彻自从上一次羽鹤公子帮她认清了假司徒汐月的面目之后,对羽鹤公子十分感激!

“寒王啊,你来得正好。本宫正要叫你看看,你母亲只开了所有的人,单独跟羽鹤公子在这里谈话!这样的行径严重触犯了宫规!本宫要抓起他们两个人来,也是按照宫规办事,难道寒王还要阻拦不成?”刘敏说的十分尖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