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6章 木婉君的卑鄙/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司徒汐月微微转头,不但不慌乱,反倒扬起一个淡淡的笑容。

看起来各路人马都凑齐了,这样也好,一起解决所有的问题。

她倒是想会会这个传说中的木皇后,看看她到底有什么值得人害怕的地方!

木婉君是穆旭国的皇后,这个皇后出自于穆旭国的世家木家。既然出身高贵,再加上母族的力量,木婉君一入宫就得到了万千宠爱,不久就母凭子贵成为了穆旭国名正言顺的皇后娘娘。

奇怪的是自从她成为皇后以后,后宫的妃嫔就很少再生下一男半女来。

就算真的有,也多是小公主。

穆旭国皇上敖战也曾经派人暗暗调查过这位皇后,看看到底是不是她下的手。可是没想到没有查到一丝半点的可疑之处。

敖战也只得作罢。

木婉君生下的那个儿子就顺利成章的成为了穆旭国唯一的法定继承人,太子殿下。

这些年来他们母子的生活一直都是顺风顺水,可以说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风光无比。

可谁知道冥王敖广的崛起,让木婉君感受到绝大的威胁!

虽然当年淑妃生下敖广之后,她为了防止敖广以后争夺太子之位,早早的把他送到了禾姜国这边来作为人质。

本以为他会死在禾姜国,没想到他不但没死,反而出息了!

一个人带领着千军万马,为穆旭国立下了显赫的战功!

这样一来,立冥王敖广为太子的呼声在国内就越来越强大起来!

她木婉君也不得不防备这个冥王了。这次她本来是想派自己的侄女木芙蓉来监视敖广。

她太了解自己的这个侄女了,胸大无脑,刁蛮任性,如果把这样一个蠢丫头安插在敖广的身边,自己就能通过控制木芙蓉,监视敖广了!

为了达到这个目的,她甚至都把亲信安陆派来辅助木芙蓉。

可是根据安陆传达回来的消息,这个木芙蓉不但没有丝毫进展,甚至连敖广的身边都没靠近多少!

这不能不让木婉君窝火不已!

眼看着自己的计划要全盘被打乱,她再也按捺不住了,决定亲自来一趟禾姜国。

以国事访问的名义,来查探查探这个冥王到底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没想到刚来到禾姜国,就听冥王府的手下说冥王来到了羽鹤公子府邸,说是要治病。

她心里暗爽,本以为敖广受伤快死了,所以赶紧过来看一下他的病情如何了。

没想到刚一进门就看到自己的侄女被人丢在地上,连一直不离身的骨鞭都被人震碎了。

她不由得一惊,温雅的脸上还保持着淡淡的笑容:“芙蓉,你怎么了?怎么一下子坐在那里?快过来,叫姑姑瞧瞧。”

温柔的嗓音,温婉的笑容,柔和的眼神儿,是木婉君屹立这么多年不倒的必胜法宝。

可是她的假面孔却骗不到司徒汐月!

呵呵,跟我玩这一套?木婉君,你还太嫩了一些!要知道前世的她可是一个玩弄权术阴谋的高手!

要跟她比这一些,呵呵!

“姑姑,他欺负我,这个羽鹤欺负我,他不叫我见敖广!”

木芙蓉一看自己的靠山来了,大喜过望,赶紧爬起来跑到木婉君的怀里,紧紧抱住木婉君的腰。

木婉君微微皱了皱眉,十分嫌弃木芙蓉浑身都是泥土的样子。可是她却还是一脸温柔的抱住木芙蓉,在她耳边轻声安抚:“不要紧,不要紧,姑姑来了,姑姑给你做主啊。”

“嗯,姑姑最好了!姑姑,就是这个狗屁羽鹤,他把我的鞭子折断了!”木芙蓉指着司徒汐月,一脸阴险的说。

木婉君淡淡笑笑,走到司徒汐月的跟前,微微行了一个礼:“想必您就是神医羽鹤了吧,本宫是穆旭国的皇后,你可以直接叫我木皇后。刚才是芙蓉做得不对,还请羽鹤公子多多体谅和包涵。这里所有的损失,本宫都会一力承担的。还请公子通融通融,叫敖广出来见见本宫吧。”

装,接着装!

尽管司徒汐月一眼就看穿了木婉君温婉背后的阴毒,却还是不得不敷衍她几句。

“冥王是在我这里养病,只是想不想见你们是他自己的事儿,跟我无关。你要是想见他,可以。自己进去找人吧。”

司徒汐月说完就侧开身子,让出一条路来给木婉君。

“谢谢羽鹤公子。”木婉君微微一怔,没想到阿仲个羽鹤公子居然还是个这么通情达理的人。

“不客气。”司徒汐月笑的狡黠。

她只是叫他们进去,冥王出不出来那可就不是她的事儿了。

不过她相信,妖孽对于这一对极品应该也是避之唯恐不及,他能跟他们走?哼,鬼才相信呢!

果然,木婉君走到妖孽住的房间前,敲了敲门,得到的回答却是:“滚!老子谁也不想见!这里就很好,本王要好好休养休养!”

听声音,中气十足。谁也不相信发出这个声音的冥王,会是需要休养的病人!

木婉君的面子被当众驳回了,饶是她休养再好,此刻也不得不有些不快!

“敖广,别闹了,快跟本宫回去吧。本宫这次来,是有要事想跟你商量的!”

木婉君的声音变得严肃了起来。

“本王管你是谁呢,就算天王老子来,本王也绝不出这个门!有本事你们可以闯进来试试,到时候就别怪本王不留情面了!”敖广的声音听起来懒洋洋的,可是谁都不敢不相信他说的话!

战神敖广,生性暴戾,武功绝高,万一真的惹怒了他,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不少人瞧瞧后退了一步,唯恐待会打起来的话,殃及池鱼!

“呵呵……”木婉君的面子被人像抹布一样的丢在地上,狠狠践踏,终于也露出了一丝狰狞的神色来!

她正想着对策呢,冷不防一个小童子模样的人端着一碗药闯到了门前。

“喂,敖广,喝药了!”

青松很不耐烦的踢踢门,一脸拽拽的表情!

大家全都吃了一大惊:他是谁,难道不要命了?居然敢跟冥王这么说话!哼,等着死吧!

谁都没想到的是,紧闭的房门瞬间被打开了,一身红衣的冥王敖广出现在了门口,绝美的脸上竟然洋溢着春天般的笑容。

“来了来了,又劳烦青松给我送药来了,谢谢你哟。来,这是一锭金子,给你当跑腿费。”

近似于谄媚的话叫大家忽然产生了一个错觉:这个满脸笑容的妖孽,是那个冷面战神敖广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