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6章救世主/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母后,别怕,儿臣在这里!别怕!”轩辕咫将刘敏护在身后,眼睛里迸发出一阵强烈的快意,“反正这皇宫上上下下全都被我包围了!这里已经是咱们的天下了!我倒是想看看,到底谁还敢欺负咱们!”

刘敏一听这话,顿时腰杆也挺直了起来。

她从轩辕咫身后走了出来,扬眉吐气地扫了一眼大殿上的所有人,得意地笑笑:“呵呵,这么说,现在禾姜国就掌握在咱们母子的手里,对吗?”

“是。”轩辕咫笑笑,“母后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好!”刘敏点头笑笑,忽然指向了坐在龙椅上的轩辕敬德,“那母后要你先把这个老匹夫给母后杀了!”

“大胆!居然敢对皇上说这话,简直是大逆不道,啊——”站在轩辕敬德的戴权眼看着刘敏侵犯圣威,根本忍不下去,忍不住站出来指责刘敏。可是没想到的是,下一刻,他就被一柄飞剑当胸刺死了!

那柄飞剑是从轩辕敬德的手中投掷而出的,动作极快,所以当大家注意到的时候,已经太晚了!

鲜血从戴权的胸前飞出来,泼溅了四周到处都是!

甚至连轩辕敬德的脸上,也无可避免的被泼溅上了!

“啊!”这一变故惊呆了所有的人,但是不包括司徒汐月和轩辕尘渊。

司徒汐月不但不吃惊,反倒是唇边牵起了一丝若有似无的笑意,眼底还有一丝期待的神情。

似乎在期待这场戏可以唱得更热闹,更喧哗一些的样子!

她的细微表情变化全都被轩辕尘渊收入眼中,那双冰雪清澈的眼眸里,渐渐更升起了对司徒汐月的探究和好奇。

这个羽鹤公子,神龙见首不见尾的,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呢?

难道,他也事先知道今天会有此难发生?还是,他也是策划者之一?

如果他也是策划者的话……那么按照他的功力,今天恐怕真的不能胜了。

一个轩辕咫,再加上整个皇宫的武装。轩辕尘渊不能保证自己一个人可以力挽狂澜!

轩辕尘渊片刻间脑袋里已经过了这样无数个念头,可是司徒汐月的注意力却始终放在了那一对极品母子的身上。

“呵呵,我倒是要看看,你们谁还敢说些什么闲话。谁要是嫌弃自己的命太长了,就说说看,刀剑无眼,真的扎在谁的身上,恐怕谁也不好看!”轩辕咫十分嚣张的扫了一眼大殿上的所有人,满意地看到他们畏畏缩缩的表情。

痛快!真痛快!

想当年,自己还要在这个殿上被这些老臣子们毫不留情的批评,甚至被当场废黜了太子之位!

这个仇,这个气,他轩辕咫今天如果不报回来的话,他的名字就要倒过来写!

“来人呐,把郝程光带出来!”轩辕咫吩咐手下说。

“是!”手下立刻从大臣群里把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头子提溜了出来2C扔在了轩辕咫的面前。

“呵呵,吏部尚书郝程光,上次废太子的时候,你这个老匹夫叫嚷的最凶了是不是!”轩辕咫一脚将郝程光跺倒在地,然后用脚狠狠地踩上了他的脸,把宝剑放在他的脸上划拉着,“你没想到你也有今天吧。快求饶,求饶没准我就饶了你这条命!”

“简直是欺人太甚了——”青瑶在一边看着,气得简直快要爆炸了,挽起袖子就要上前去打架。

却被司徒汐月拦住:“先等等,看看这个郝程光是何等人物。如果他是奴颜婢膝之人,杀一个少一个,这世界还落得清净。要是他真的是一个忠臣,再出手也不迟。”

司徒汐月淡淡的说,宝石一样的黑眸里流转着洞察一切的光芒。

青瑶乖乖地停住了脚步,吐了吐舌头,心想还是主子想的周到。她永远脑子里都缺一根筋!

“呵呵,你杀了我吧!我郝程光死也死得光明磊落,事实证明,老夫当日劝谏皇上要废掉太子,是一件无比正确的事儿!轩辕咫,今日你的所作所为,都无一不证明了老夫当日的正确性!如果老夫现在求饶的话,还有何脸面去地下见列祖列宗!”郝程光嘶声大喊!

“好啊,敬酒不吃吃罚酒,我现在就叫你知道知道,什么叫做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轩辕咫狰狞一笑,手中长剑陡然落下,朝着郝程光的脖子砍去!

郝程光闭上眼,大义凛然的等待着最后的宣判,但是只听见嗡的一声轻响,轩辕咫手里的宝剑忽然就被震飞了开去。

司徒汐月负手站在一旁,冷傲的脸上是一片悠闲自得,好像刚才她根本没有借力打力,把轩辕咫的宝剑震飞一样!

“谁!谁敢阻挡本王的好事!出来!”轩辕咫一向自负的脸上此刻充满了被侮辱后的难堪!

整个大殿上鸦雀无声,谁也没吭一声。好像存心都在看轩辕咫的笑话一样。

大臣们一直紧绷的脸上也稍微有了些轻松的意思。如果这里有人能在无声无息之中震开了轩辕咫的宝剑的话,那么这个高人就一定能救她们!

但是他们高兴地太早了,因为下一刻,恼羞成怒的轩辕咫就跳脚下令:“好,没有人出来是吧,好,杀,给我把这些人全都杀了!一个活口也不留!”

“是!”大殿里的侍卫齐声呼应,上前一步,扬起手里的冷兵器,就要展开一场盛大的屠杀!

司徒汐月冷眉一挑,倒是有些意外轩辕咫骤然下达这样暴戾的命令!

他的这个举动未免太过暴戾,以她对轩辕咫的了解,此人虽然个性中潜藏着残暴的因素,却不至于如此癫狂。

难道,他是被什么控制住了吗?

可是眼下已经来不及思索那么多了,眼看着大臣们即将遭到屠戮,司徒汐月绝不能袖手旁观!

只见她飞身而起,微微一弹指,刚刚在屋顶上笼的绿叶犹如一枚枚精美的暗器,向四面八方飞去!

准确无误的瞄准了在场的所有侍卫!

几乎就在顷刻之间,那些侍卫全都应声倒地,羽鹤公子似乎不费吹灰之力,就将全场的叛军撂倒了!

司徒汐月露了这相当惊艳的一手,然后再翩然落地,展开手里的扇子,冷冷一笑,似乎这一切都根本不算什么。

轩辕咫的眼睛眯起:“神医羽鹤,这是我们轩辕家的家事,本王希望你不要多管闲事!”

“家事?呵。”司徒汐月冷冷一笑,琉璃眸子逼视他,“这些大臣可不是你们轩辕家的人,放无辜的人走!”

“你!”轩辕咫暴怒,却又无可奈何。这个羽鹤摆明了比他的武功高很多,他才不那么傻去以卵击石呢!

大丈夫能伸能屈,现在暂且放他们走了,以后再杀了他们也不迟,他就不相信,这个羽鹤还能把他们所有的人全都保护起来!

“好!本王就看在神医羽鹤的面子上,放你们走!”轩辕咫一挥手,侍卫们立刻让出一条道路来。

大臣们赶紧推推搡搡的往外逃命去了,司徒汐月对身边的青瑶和丹朱吩咐:“你们俩跟着去吧,一路上保护他们。免得再生意外。”

“是。”青瑶和丹朱点点头,正要抬腿的时候,忽然大殿门口传来一阵银铃般的笑声。

“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怎么,一脚踏进了鬼门关,还想着要出去啊。本宫倒是想看看,谁这么有能耐,还能从本宫的手底下逃脱!”

进来的不是别人,正是玉昭仪花弄玉!

“左——”刘敏看到花弄玉来了,信心大增!忍不住跑上前去,刚要叫左使,却被花弄玉一个凌厉的眼神瞪了回来。

“皇后娘娘。”花弄玉满意地看到刘敏瑟缩的表情,转过身来对轩辕咫居高临下道,“如今天命所归,吾皇怎么能因为一时的妇人之仁将这些人放虎归山呢。还不如一次杀了个干净,皇上顺利登基,万民归心,,岂不是普天同庆?”

她竟然在大殿之上直呼轩辕咫为皇上,足可以见得她的野心!

“玉昭仪说的话句句在理,只是——”轩辕咫看了看司徒汐月和轩辕尘渊,意思是这两个棘手的人物怎么办呢。

“呵呵,本宫来之前,或许你还没有任何胜算。但是本宫既然来了,就一定要保你登基称帝!神医羽鹤,本宫本来很欣赏你,也很喜欢你的才华。但是,只要你挡了本宫的路,本宫就一定要杀了你!你现在试试看,你还能运气吗?”花弄玉的表情十分嚣张!

司徒汐月心里一惊,暗中运气,果然,气流涌动之处,浑身都剧痛无比,就好像是被一万只虫子啃噬一样的难过!

不好,难道暗中中了这个花弄玉下的什么毒不成?

好一个万魔山庄的左使,果然下毒的功夫出神入化,居然还让她也中招了!

这个万魔山庄,果然可怕!一个小小的左使都这样厉害了,怪不得那个云梵那样的难对付!

更别提说是万魔山庄的大宫主花依依了!难怪当年的轩辕雅兰会被他们折磨成那个样子!

可是她却保持着淡然的微笑,下巴轻抬,姿态清逸:“就算你可以下毒毒害我,可你怎么知道我就没有任何后招。”

“后招?”花弄玉鄙夷一笑,举起水袖,走到司徒汐月的面前,冷冷一笑,“这偌大的皇宫上下已经全都被我们控制住了。就算是只苍蝇也飞不进来。而现在你的武功也不能施展了,我倒是想问问神医羽鹤,你还有什么本事可以飞出去呢?”

“呵呵。”司徒汐月不动声色地冷笑了一声,却发现花弄玉朝她又逼近了一步。

“人人都说你羽鹤公子神秘至极,无人曾经看过你的真实面容,今天这么好的一个机会,不如就由我来解开这个秘密吧。我倒是想看看,到底是什么样的人才能掀起这样大的风波来。”花弄玉噙着冷笑,慢慢逼近了司徒汐月,手指忽然在瞬间出手,像是一道闪电一样,一下子朝着司徒汐月的面具袭击而去!

她算准了司徒汐月现在已经没有任何反抗的能力,只能任人宰割!

“主子!”青瑶和丹朱惊呼一声,齐齐挡在司徒汐月的面前,希望阻止花弄玉放肆的举动。

但是她们也中了毒,所以也无异于螳臂当车,根本起不到任何的作用。

眼看着花弄玉就要摘下司徒汐月的面具的时候,忽然她却惨叫一声,整个人飞了出去!

“谁敢动她,就试试看!”

关键时刻,妖孽出现了!

只见他依然一身红衣,银发飘飘,徒手站在大殿的门口,绝美的脸上是一片睥睨者的王霸之气!

“冥王敖广!”

看到他的出现,所有的脸色全都变了!

但是每个人的神情都不一样,有的人喜,有的人悲,有的人怀疑,更有的人恐慌!

对妖孽来说,眼前的这些人都像是根本不存在一样,跟废物没什么两样。他的眼里心里,就只有一个站在那里的司徒汐月!

刚才看到司徒汐月差点儿被一个花弄玉侮辱,他的理智顿时被怒火烧没了!幸好他赶来的及时,否则他心爱之人居然被一个万魔山庄的余孽侮辱,这绝对是他毕生以来最大的侮辱!

三步并作两步的走到司徒汐月的跟前,妖孽伸手拦住了司徒汐月的腰肢,浑然不顾其他人异样的眼神儿。

拜托好吗,在大家的眼里,司徒汐月还是一个男性身份的羽鹤公子。

你冥王敖广这么堂而皇之的搂着一个大男人,眼里的关切还那么样的明显,说大家不会用异样的眼光看你们,那简直就是不可能!

“哦,原来冥王敖广喜欢的是男人啊。怨不得这么多年都不近女色呢。”

“不对啊,上次荣华杯的时候,他不是还搂着一个小姑娘呢吗?你忘了?”

“我知道了知道了,冥王他是双性恋!爱男人也爱女人!”

这些闲言碎语传到了司徒汐月的耳朵里,她翻了翻白眼,没好气的一把拉过妖孽的头来,然后仰起头,牢牢地吻上了妖孽的粉嫩嫩的红唇!

天!

这下子不但那帮老臣们的眼珠子快掉在了地上,连轩辕尘渊也受惊不轻!

这是,这是什么情况!神医羽鹤?冥王敖广?

这一对,这一对简直,简直是太出乎人的意料了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