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7章 我就是喜欢男人怎么样/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尽管冥王敖广和神医羽鹤这一对是公认的不按理出牌的家伙,但是这样公然在大殿上,两个男人拥吻,这也实在是太惊爆所有人的眼球了吧!

偏偏他俩好像还吻得特别投入一样!

冥王高大,羽鹤娇小,一红一绿的映衬,倒是显得这两个人也蛮相配。

再加上这两个人肢体动作传来的缠绵意味,还有眼神里那柔柔的神情,都叫人觉得这两个人其实也不错的错觉……

一吻即罢,司徒汐月轻轻放开自己搂住妖孽的手,没有忽视他眼里的垂涎和恋恋不舍。

那神情可爱极了,就好像她前世养的一只可爱的维尼小狗,每次都要把小肚皮翻出来让她挠挠,她撤走手的时候,那水汪汪的黑眼球里还闪动着可怜兮兮的请求,好像在说:麻麻不要走嘛,人家还要麻麻再摸一下小肚肚啦。

“回去再好好奖励奖励你,现在人多,我没心情。”司徒汐月靠在他的胸前,伸手挠了挠他的头,就好像给小狗挠肚子一样。

妖孽果然像个单纯的小狗一样瞬间被安抚了,只是还恋恋不舍的抓住她的手不肯松开。

司徒汐月倒是没有阻止他,反正这是他们俩自己的事儿,其他人不过是无谓的看客,爱怎么想就怎么想吧,只要他们两个人自由舒服就行!

再说了,这不就是她司徒汐月一贯的行事作风吗?

做事何须看别人脸色,只要自己快乐逍遥便行!这具身体的前世遭遇了太多的折磨和束缚,而现在,她要挥舞着宝剑,将命运的枷锁一一斩断,只有亲手掌握自己的人生的人,才是真正的赢家!

她司徒汐月,誓要主宰操控自己的人生!

“敖广,你不要多事!难道你想要来救轩辕敬德吗?你别忘了,小时候你在禾姜国当人质的时候,下令苛待你的不是别人,就是他轩辕敬德!现在本王要杀了他,难道不是正好替你报仇了吗?”轩辕咫看到冥王的那一刻,虽然心里也害怕,却仍然支撑着自己说出这一番挑拨离间的话来。

他知道敖广对轩辕敬德有多么的恨,也知道敖广是一个最记仇不过的人。当年因为轩辕敬德苛待他的事,他还能兴兵讨伐差点儿灭了整个禾姜国!

现在他给他一个机会,相信他不会反对自己的!

可是轩辕咫永远低估了妖孽!

“呵呵,轩辕敬德对本王如何,那是本王自己的事儿,关你这个外人屁事?要杀要剐,也是本王自己的事儿,你想替我做主?你配吗?”妖孽刀锋一样的眼神儿冷冷的刮在了轩辕咫的脸上,只传达三个字:你不配!

“你!”轩辕咫被这样不屑的眼神激怒了,却不敢上前一步。

冥王敖广的本事,他是亲眼见识到的。禾姜国倾国之力也不能耐他何,何况他单枪匹马。

“呵呵。还算你识相。”妖孽居高临下的扫了他一眼,凤眸里闪过一丝漠然,“看在你识相的份上,本王今天就不杀你了,你自断一臂吧!”

“什么?”轩辕咫脸色苍白了起来,脚步一踉跄,却知道敖广从来不说假话。

他说要他自断一臂,他就要自断一臂,否则他可能会死的更惨!

宝剑一下子被扔在了轩辕咫的跟前,妖孽凤眸中闪动着无尽的寒光——居然敢动他的女人,简直是不要命了!

司徒汐月站在妖孽的身边,脸色同样平静无波,仿佛这一些生生死死,与她不过是过眼云烟。

看多了,也就那样了。

何况当年的司徒汐月跟轩辕咫表白却被羞辱,跳入荷花池差点儿没被淹死的事儿,她还没跟他算总账。

现在砍了他一手臂,已经算是很便宜他了!

只是这轩辕咫却迟迟不肯动手,手里握着宝剑不住的颤抖,手背上青筋凸显,双手不住的颤抖。

是了,又有几个人能有勇气砍下自己的手臂呢?

何况轩辕咫之前意气风发,满以为今天可以扬眉吐气,杀尽天下负他之人,顺理成章的坐上那高高的皇位。

可是没想到,一个敖广的出现就彻底改变了这一切。

他不但没有坐上那皇位,反倒还要自断一臂!

造化这样捉弄人,真的是无情!

但是这就是现状!如果你不够强大,那么你只能面临被人屠宰的命运!

哪怕你是皇子皇孙,也逃脱不了这个铁一般的事实!

“呀”——

就在轩辕咫要砍下自己手臂的时候,他却忽然掉转了身子,侧身躲过。

而隐藏在他身后的刘敏却忽然飞起身来,手中握住两把淬炼了剧毒的暗器,全都朝妖孽和司徒汐月激射而来!

谁都没注意到刘敏什么时候到了轩辕咫的身后,更没发现她是怎么跟轩辕咫沟通的。

但是这一刻就这样发生了!

这么近的距离,这么多的暗器,所有人都已经笃定冥王必死无疑了。

可是对敖广来说,这样不过也就是小菜一碟。

他甚至都没动弹,只是懒洋洋的一挥袖子,那气势汹汹扑来的暗器已经全都调转方向,以凌厉百倍的速度朝着刘敏反扑而去!

甚至大家都没看清这一切是怎么发生的,刘敏已经像是刺猬一样,浑身上下都扎满了剧毒的钢针,痉挛的躺在了地上!

那钢针上淬炼了剧毒,所以刘敏的皮肤迅速变蓝起来,而且一秒比一秒更蓝!

“慢着!”

眼看她快要咽气,司徒汐月却闪电一样的冲到了她的跟前,蹲下身子来,长指快速的点住了她周身几个大穴!

她还不能就这么死了,她还要说出轩辕雅兰的所有事情!

“我问你,轩辕雅兰到底是怎么死的,是不是你害死她的!”

司徒汐月蹲在刘敏的身边,厉声问她。

“呵呵,原来,原来你跟那个贱人也有关系!我,我就该想到的。如果不是那个贱人,你的医术怎么会这么高明!”

垂死之际,刘敏的神情越发的狰狞和扭曲起来!

“如果你说出来,我可以保你不死。”司徒汐月冷厉地盯着她那张肿胀起来的脸,抛下生的诱饵。

“呵呵,你越想知道,我越不会告诉你!我要你一辈子都不知道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要你一辈子都活在迷惑之中!哈哈哈哈!轩辕雅兰,你这个小贱人,我死也不会放过你的!现在我来陪你了,本宫倒是要看看,真的做了鬼,你跟我,到底谁更厉害!”刘敏惊声尖笑着,摸出一把匕首,牢牢地插进了自己的胸膛之中!

她死了,彻彻底底的死了。

鲜血流淌了一地,伴随着她死去的,恐怕还有轩辕雅兰死亡的真相!

“妈的!”

盯着死去的刘敏,司徒汐月冷冷吐出了这么两个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