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9章 诱饵/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轩辕敬德未免高兴地太早了!

“那个什么,太好了,叛党总算被清除了,朕真的是要好好谢谢冥王和羽鹤公子啊!传朕旨意,今晚宫中大摆筵席,朕要隆重邀请冥王和羽鹤公子,报答今日的恩情!”

轩辕敬德松了一口气,从龙椅上站了起来,挥了挥手金黄色的衣袖,十分高兴地说!

“呵呵,谁说今天这事就这么完了。”

冷漠的话语从妖孽的薄唇里缓缓吐出,瞬间冰冻了大殿上欢乐的气氛!

“你,你,敖广,你想要干什么。”轩辕敬德瞪大了眼睛,看着妖孽。

妖孽缓缓勾起唇角,绽出一个邪魅的微笑。那微笑里带着嗜血的意味,看得人的小心脏噗通噗通跳个不停!

“我想要干什么。呵呵,难道你还看不出来吗?”妖孽轻轻扫了轩辕敬德一眼,给了他一个“你怎么这么蠢”的眼神儿。

“你,你……”轩辕敬德后知后觉,“你不会是想要逼宫吧?”

“哈哈,算你还聪明!但是逼宫?哼,你用这个词就说明你根本不了解我,更不了解你自己。你看看周围的形势,轩辕敬德,我还用得着逼宫吗?”妖孽十分狂妄的说。

站在他身边的司徒汐月眼底不由得浮起赞赏的光芒!

是了,妖孽当然用不着逼宫了。他的军队以及将整个京畿全都包围了起来,就连这皇宫上上下下也全都换成了妖孽自己的军队。

这一刻,妖孽才是这皇宫里的无冕之王!

相比之下,轩辕敬德不过就是一个空壳子的皇帝了。

只是妖孽为什么想要逼宫呢?难道他真的对禾姜国皇帝的身份感兴趣了?

不可能!

司徒汐月自己否定了自己的这个想法!

妖孽如果真的想要杀了轩辕敬德取而代之的话,那么早在几年前就完全可以办到,为何要拖到现在呢?

所以妖孽这么说,司徒汐月很肯定,不过又是想要逗逗轩辕敬德罢了,不过是因为生活太无聊,纯属好玩儿罢了!

司徒汐月的心放了下来,也唇角含笑,双臂横胸,继续看他怎么把这一场好戏演下去!

“你!你,你你……好啊。”轩辕敬德伸手指向了妖孽,颤抖着说,“你,你别以为朕会怕你!朕……来人呐,快,上前把这个逆贼拿下!”

一声令下,却无人敢上前。原因无他,谁会那么傻到冥王跟前去送死啊!

先不说人家那赫赫战功吧,就光说人家那武功,你能比得上吗?

就算是顶级高手轩辕玉孑,遇到冥王敖广也得抓瞎,何况是他们呢!

“你们,你们简直是反了,反了!”轩辕敬德气急败坏的狂骂身边的侍卫!

皇宫怎么会养这么一群不中用的奴才?等过后,他一定要全都是杀了他们!

“有本事你别逼他们杀我,有种你自己动手啊!”妖孽扔出一句挑衅的话语,将宝剑一把扔给了轩辕敬德。

“来吧,一对一,我让你一百招!”

司徒汐月笑了笑,看样子住院养病这些日子里,确实是憋坏妖孽了!

瞧瞧他的行径,完全就是一个被闷坏了的小孩子才能干得出来的事儿嘛!

司徒汐月百分百肯定,就连今天他兴师动众的带着军队杀过来,恐怕也是一时兴起罢了!

这个妖孽,哎,真是太嚣张了!

不过这也不愧是她司徒汐月选择的男人!

就是嚣张,就是够狂才对味儿嘛!

正在对峙的时候,忽然从外面闯进来一大群的人,浩浩荡荡的,为首的正是穆旭国的皇后木婉君,她身边跟着妖孽的小爱慕者木芙蓉。

木婉君今天穿的很是郑重,一身的明黄曳地长袍,上面绣着飞天的凤凰,头上插着金灿灿的黄金步摇,一边的鬓角上别着一朵大红色的牡丹花。

很有国母的派头!

只是她怎么会来,而且还正敢在这么巧的一个节骨眼上。偏偏是这么紧张的局势下,她木婉君又杀了出来。

可见来者不善!

“呵呵,这里好热闹啊!本宫一个人在别院闲着无聊,听说宫里今天有热闹的事儿,所以本宫今天就来了。”木婉君柔柔一笑,长裙曳地,姿容富贵,颇有一国之母的大家之气!

只是没有人有空去理会她。

她见没有人理会她,倒是也不觉得有什么似的,只是牵起一个雍容华贵的笑,含笑看向站在一边的妖孽,淡淡道:“冥王辛苦了,就算冥王出来了,也不忘给咱们穆旭国添砖添瓦。本宫方才已经得知,穆旭国的十万大军已经比临城下了,很快,禾姜国就是咱们的了。”

她此言一出,满座皆惊!

如果之前妖孽戏弄轩辕敬德也只是一种玩笑的话,那么此刻她木婉君嘴巴里吐出来的,就是绝对的实情!

这下子连妖孽的脸色也微微有所改变了!

他冷冷地注视着木婉君,从齿缝里逼出几个字:“这是我自己的事儿,不劳皇后操心了。那十万大军,还请皇后退兵吧。”

“退兵?”木婉君冷笑一声,似乎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一样,“都兵临城下了,还叫本宫退兵?敖广,你别忘了,你可是穆旭国的子孙!你凡事难道不应该把穆旭国的利益摆在最前面吗?眼前这么个大好的时机,本宫一个人就可以趟平整个禾姜国!如果你还是不忍心的话,那么这沾满的鲜血的事儿,本宫来替你做便是了!”

“我再说一遍,退兵。不要让我再重复第三遍,因为你知道,你承受不起那样的代价。”

妖孽依然是一脸冷淡而客气的笑容,仿佛木婉君说的全都是屁话废话一样!

“好啊,好!”木婉君淡淡一笑,倒是后退了几步,叫过安陆来,“安陆,去吩咐大将军,说是暂且后退一百里。等候本宫的命令!”

“是!”安陆赶紧躬身跑了出去。

“如何,敖广,本宫已经给你面子了。你就不要再为难本宫了,本宫也很为难。要维持穆旭国上上下下那么多的人吃饭的问题,后宫里更是有无数张嘴,哦,本宫差点忘了,本宫这次来,淑妃还托本宫捎一样东西给你呢。”

木婉君从广袖里摸出一样东西,笑的狡黠而冷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