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0章 妖孽的第二个软肋!/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芙蓉,把这个东西递给你的敖广哥哥好好看看,叫他也知道知道,本宫也是关心爱护他的。”木婉君转身将那个荷包递给侄女木芙蓉,笑的温婉。

“是,姑姑。——”木芙蓉乖巧的接过了那个荷包,轻轻走到妖孽的面前,把那个粉红色的荷包递给了妖孽,“敖广——”

她话还没说完,就被司徒汐月一把从手里抢走了荷包。

“这是什么东西。”司徒汐月害怕那荷包里面藏着毒,为了避免伤害到妖孽,她先自己抢了过来,小心翼翼的打开了荷包。

没想到里面只有一缕银发。

看到这缕银发,妖孽的神色立刻变了!

“你,你你居然,你对淑妃做了什么!”

妖孽一把抓住那缕银发,咬牙切齿地质问木婉君。

相比起他的狂怒,木婉君就未免显得太过淡定了一些。

“呵呵,你还认得你娘的头发呀。怎么,都到现在了,你还是不肯原谅她,还是不肯叫她一声娘么?”

木婉君浅笑着凝睇着妖孽,眼底却闪动着一片阴狠之色!

哼,敖广!这一次你落到我的手上,我木婉君一定要好好利用淑妃这颗棋子,好好地,叫你尝尝什么才是生不如死!

“妖孽,怎么了。”看到妖孽的情绪大变,司徒汐月赶紧来到了他的身边,紧紧握住了他的手,给他支持和安慰。

果然,妖孽在她的安抚之下,情绪渐渐稳定了下来。

只是他的掌心里还满都是汗意,这是从未有过的事情。难道,这个淑妃对于妖孽来说,真的是很重要的一个人吗?

司徒汐月听到木婉君喊淑妃是妖孽的娘亲,可是之前她为什么从未听妖孽提起过?

难道,这里面另有隐情?

黑瞳里不由得闪过一抹担忧,司徒汐月看向妖孽,忍不住放柔和了声音:“妖孽,到底怎么了?”

“没事,我没事。”妖孽蹙了蹙眉,很快清醒过来的样子,感激地看了看司徒汐月,用力回握住她的手。

“喂,你们俩为什么要握着手!你们俩是男人好吗?”木芙蓉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地看着面前这两个大男人十指交握的双手,妒火冲天!

但是没有人去注意她,妖孽只是淡淡的扫了扫站在那里的木婉君,轻轻的说:“你爱怎么玩就怎么玩吧。本王没有心情了,就不陪你玩了。”

扔下这句话,妖孽就拉着司徒汐月的手,大摇大摆的扬长而去了!

“呵呵。”望着妖孽那一身蹁跹的红衣,木婉君温婉的脸上慢慢绽出一个冷笑。

敖广,果然淑妃才是你最终的软肋吗?呵呵,本宫不过是拿了一缕假的头发来滥竽充数,你就这么阵脚大乱了。

可见,本宫若真的想要要挟你的话,淑妃那个小贱人,还真的能帮本宫一个不小的忙呢。

殿外。

司徒汐月乖乖地被妖孽拽着手,一路安静不语。

他没问,就证明他不想说。她问了也是徒增他的烦恼。

而等他想说的时候,他自然会说的。

果然,当妖孽一口气将她拉到繁华闹市口的时候,才终于停住了脚步。

“你难道没有什么想问的吗?”

凤眸紧紧锁住她平静的小脸,眼中里似乎闪动着一些探询的意味?

“没有。除非你自己想跟我说了。否则我不会问的。因为那是你自己的私事儿,每个人尤其是男人,都希望自己心中有一块保留秘密的圣地。我不会那么傻,去探询你的圣地里都有谁,都有些什么事儿。”司徒汐月十分坦然大方地说。

“谢谢你,阿鸾。”

妖孽静静地瞅着司徒汐月,凤眸里闪动着感动的神彩。

“阿鸾,最懂我的人,永远都是你!不要离开我,好吗?”

此刻的妖孽,卸下了众人面前那副狂傲嚣张的伪装,将自己最柔软的内在全都展露在了心爱女子的面前。

就像是一个刺猬,将最不设防的柔软肚皮摊开来给人看一样。

司徒汐月心里一阵触动,她轻轻握住了妖孽的手,将它们放在了自己的心口上。

“我答应你,今生今世都不会离开你的。”

“阿鸾!”妖孽哽咽一声,眼圈儿泛着可疑的暗红。

“好了,不说那些不开心的事儿了,既然都到这里来了,走,我请你喝酒去!”司徒汐月豪迈的拍了拍妖孽的肩膀,做哥们儿状!

“额,你还会喝酒?”妖孽有些傻眼了。

在他的印象中,阿鸾一直是一个跟酒色财气不沾边的“好姑娘”呀!虽然这么多年不见了,她好像比以前冷厉了一些,嚣张了一些,狂傲了一些……但素,他可没想到阿鸾还会喝酒!

“呵呵,这算什么!酒逢千杯知己少,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这么多歌颂美酒的古诗词,你该不会一个都没听说过吧!”飘给他一个鄙夷的眼神儿。

“额,貌似,真的没听说过耶……”

他当然没听说过,因为这是在那个时代的古人写的!

不过司徒汐月显然不愿意在这上面跟他有过多的纠结,一把抓住他的手,在众目睽睽之下,闯进了渔阳城最著名的一家酒肆里!

“老板,把你这里最好的酒,先拿十坛子来!”

司徒汐月选定了靠窗的一个位置,豪气十足的扔下一锭金子,招呼老板!

“好嘞,客官,来了!上好的女儿红五坛,上好的花雕五坛!酱牛肉十斤,酱兔肉十斤,炒花生米两碟,各色小菜小点心二十样!两位客官,请慢用!”老板十分麻利的招呼这两个十足十的贵客,当然不忘记把金子顺走。

“来,喝!大男人,就要豪气万丈才对!不喝个一醉方休,都不算是爷们儿!”司徒汐月说完,便一下子掀开了那酒坛子红布盖头,两根手指抓起酒坛,仰头就灌起酒来!

“咕嘟——咕嘟——咕嘟——”几口下去,清甜浓郁的酒液一下子顺着喉咙走到了胃里,舒服!

“额……”妖孽显然是被司徒汐月的豪迈喝法给惊呆了。

天哪!

他的阿鸾居然这么会喝酒?而且还这么能喝?

这,这简直是——

简直是太好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