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1章 醉了才可以说真话/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来!今天我就陪你一醉方休!”不好意思,妖孽也是一个彻彻底底的美酒爱好者!

小时候,为了训练他绝佳的酒力,义父还曾经叫他在酒池子里泡着,足足泡了一个周,他在里面醉了醒,醒了醉,出来之后就已经练就了千杯不醉的本事了!

义父对他的苦心他比谁都明白。

他记得小时候他根本不喜欢烈酒那刺鼻的味道,但是义父却冷着脸告诉他:以后他会成功继任成为下一位慈悲城的城主。

到时候义父也会撒手而去,这个世界上只有他一个人,再也没有其他人能给他依靠!

他能依靠的,也只有他自己。靠山山会倒,靠人人会走!只有靠自己,才能真正的锻炼心性,成为这个世界上最坚强地一个人!一个大写的人!

而且他身上肩负的责任绝对不轻松!慈悲城,说好听的是云仙大陆的领导者,领导风之谷和万魔山庄。但是最近因为万魔山庄的重新崛起,所以云仙大陆平衡了三百多年的局面即将被打破!而到时候,如何将打破的局面重新归拢,如何将这一切重新平衡,建立一种全新的格局——这艰巨而几乎不可能实现的任务,就全都落到了妖孽的身上了!

所以从小,义父就对他进行了魔鬼般的训练!从武学到权谋到医学到天文地理,无所不包无所不容!

凭借慈悲城所有精华的力量,妖孽顺利长成了一代绝顶高手,但是老城主也知道,只有武功高还远远不足够对付万魔山庄那一群吃人的妖魔!妖孽必须还要通晓人性的黑暗面和社会的黑暗面。所以他从小就必须学习如何跟最刁钻最龌龊的人打交道。

而这些人,往往是表面上跟你称兄道弟,背地里却把你卖了还要你帮他们数钱的人!

这些人,最会利用酒桌上的交情,把你灌醉,从而从你的嘴巴里掏出实情,而你却不自知!

为了让自己在烂醉如泥的时候还是清醒的,妖孽必须从小就苦练喝酒的技术!

开始练的时候,他还很小,喝多了烈酒就会吐个一塌糊涂,甚至把胆汁也吐了出来!

一直看着他长大的楼楠实在是不忍心,想要为他说好话却被他坚决制止。

“楠叔,这是我自己的事儿,这一条路,只有我自己能走完。谁都不能替我走完我自己的人生之路,所以楠叔,就让我自己走完它吧!再苦再累,那也是我自己的事儿!”小小的妖孽那时候就知道,人生之路只有自己来趟平!

所以到了现在,外人看起来惊采绝艳不可一世的冥王敖广,背地里却有那么多的伤痕和磨炼!

而这些,在面对自己心爱的人的时候,妖孽只是淡淡一笑,并不打算提起。

在女人面前炫耀自己的伤口是很幼稚的行为!何况是在司徒汐月这样一个绝顶聪明的女人面前!

所以妖孽也只是淡淡微笑,轻轻甩掉心头那些不愉快的事儿,抓起一坛子女儿红,仰头大口大口的喝起酒来!

正所谓酒逢知己千杯少,话不投机半句多。

司徒汐月和妖孽两个人,既是知己又是情侣,本就心灵相惜,何况是如今!所以两个人当真是把酒言欢,潇洒至极!旁若无人的畅饮和大声说笑,毫不理会闲杂人等的眼光和闲言碎语,只是由着自己的性子,怎么高兴就怎么来!

他二人这一番豪饮,自然又惊动了许多人。比如苏轻飏,就是一个。

“世子,羽鹤公子和冥王敖广在一起喝酒?这一对组合,也太,太不搭界了吧。”贴身仆从眨了眨眼,唯恐自己看错了。

苏轻飏站在对面醉花楼的二楼,将对面酒肆里的这一幕尽收眼底。

呵呵,有趣,真是有趣!

羽鹤公子,你倒真的是越来越叫我感到意外了!

浅色双眸闪过一丝玩味儿,手中折扇微微一打开,扬起一阵清风。

呵呵,看样子未来,必定不会太无聊了!

“来人呐,去把本世子珍藏十八年的上等西域葡萄美酒给冥王和羽鹤公子送去,就说本世子有事无法相陪,只能送些美酒聊表诚心,请他们无比笑纳。”唰啦一下子收起折扇,苏轻飏唇边扬起一个迷人的浅笑。

这两个人不知道在搞些什么,但是不论他们搞些什么,他苏轻飏都有兴趣插一脚。呵呵。

“是!”小厮赶紧点点头,从醉花楼存酒的地方搬出了一坛子上好的葡萄美酒,再加上了一套夜光杯,送到了对面酒肆去。

看到有人送美酒和夜光杯来,司徒汐月毫不客气全都收下,外人看起来这份礼物可能太重,但是在她看起来这不过就是一坛子酒和一套杯子而已,没什么可稀奇的!

喝光了美酒,吃完了美食,酒肆已经打烊了。

因为那一锭金子的威力,所以酒店老板对他们也格外的客气。一直等到他们走了,这才笑脸送出去。

司徒汐月一高兴,又扔给那酒店老板一锭金子,看着老板眼里闪烁的光芒和越发恭敬的模样,她笑的更加开心了。

“呵呵,呵呵,你看看这个世界,看看这个世界。人人都是金钱的奴隶,谁都逃不过这个大魔王的手掌心!”司徒汐月把头靠在妖孽的肩膀上,醉眼惺忪的说。

“阿鸾,这个世界就是这样,一直都是这样子。有奶便是娘,有钱的就是大爷。这个世界就是这样子的。人心已经腐坏透了。”妖孽的声音在这个静夜听起来,略微带了一些惆怅和莫名的沉痛。

“呵呵,我们的那个时代是,没想到这个时代也是,到底,到底哪里才是一方净土呢……”司徒汐月冷笑着说。

“你们那个时代?你们哪个时代?什么意思?”尽管喝了不少的酒,妖孽还是敏锐的捕捉到了司徒汐月话里的意味。

“慈悲城,慈悲城也是这样吗?也是这样的混乱和充满腐坏吗?”司徒汐月靠在妖孽的身上,静静地看着天上的繁星问。

“你期望是什么样子的。”妖孽没有回答她,反而问了她这么一个问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