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2章 司徒汐月的苦心/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不知道。其实期望是一回事,真正的现实又是另外一回事。活到现在,我只知道一个道理。”司徒汐月的眼睛渐渐变得清明起来,语气也变得硬朗起来。

“什么道理。”妖孽轻声问她。

“物竞天择,适者生存。每一个人,包括每一个物种,都在为了自己能生存下去而奋斗!为了保证自己的生存,就要损害别人的生存。这可以说是一种自私,但是却没有对治的办法。我实在是不觉得云仙大陆已经进化的可以完美妥善的处理这类的事情了。”司徒汐月的眼神已经彻底转化为晴明了!

“是,你说的是——人人都以为,都以为云仙大陆是一个世外桃源,其实,呵呵!”

妖孽一句话没说完就歪倒在了司徒汐月的肩膀上,沉沉的酣睡了起来。

“妖孽?”察觉到妖孽的疲惫,司徒汐月的脸色变得柔和了起来。她轻轻地叫了叫枕在自己的肩膀上的妖孽,发觉到对方没有回应之后,她的眼里禁不住流露出一丝怜悯和柔和的情绪来,那是只有在面对妖孽的时候才会在眼中出现的情愫!

“睡吧,你太累了。”司徒汐月轻轻用手抚摸着妖孽的银发,口吻温柔的叫人无法置信,“这一条路你走的必然十分辛苦,从此之后,你都有我了。我会陪着你,一直陪着你的。”

“主子。”青瑶和丹朱,以及乘风跟破浪同时从两边悄无声息地闪了出来。

他们一直都在暗中默默地守护着自己的主人,在他们放纵大醉的时候,他们却要时刻保持着警惕的状态!

因为主人可以醉,可以不清醒,他们却没有任何放纵自己的理由!

“嗯。”司徒汐月毫不意外,只是将怀中的妖孽交给了乘风和破浪,“把人带回去吧。”

“带回哪里?是羽鹤公子府邸还是冥王府?”乘风轻声问。

“带回冥王府吧。他在我那里住的时间也够长的了,再住下去,难免不会引起别人的怀疑。再说,他的伤也好得差不多了。”司徒汐月淡淡的说,只是那语气里却难掩对妖孽的关心和爱护,“记得要加强冥王府的防护,最近木婉君来了,我恐怕她会有所动作。”

“是!”乘风和破浪说完了,就带着烂醉如泥的妖孽回去了。

寂静的夜里,长长的街上,一时只有司徒汐月和青瑶丹朱三个人了。

“主子,时间不早了,咱们也回去吧。您喝了这么多酒,我已经叫人熬好了醒酒汤了。”丹朱柔声说。

“不必。”司徒汐月摆了摆手,轻扬起了小巧细致的下巴,“我还有事儿要做。”

“什么事儿?这么晚了还需要主子您亲自出马?”青瑶和丹朱齐声问。

“大事。”司徒汐月唇边扯出一个淡若清风的微笑,微微跺脚,身子立刻轻盈的朝房顶飞了去。

明月如水,月华清亮,偌大的圆月下,司徒汐月清越的身影如一只飘渺的仙鹤,向着遥远的远方自由的飞去……

木婉君下榻的地方,依然还是灯火辉煌。

司徒汐月悄然潜入其中,却发现屋子里空空如也。她抓来一个侍卫逼问,这才知道,原来木婉君自从今天进宫之后,就一直还没有回来过。

一掌将那个侍卫敲晕,司徒汐月再次施展绝妙轻功,朝着皇宫的方向飞去。

白天她跟妖孽走后,木婉君到底还有什么小动作,她不得而知。但是司徒汐月却知道,野心家如木婉君,是绝对不会放过这样千载难逢的好机会的!

所以尽管在妖孽的要求下,大军已经退后了一百里地,但是谁也不能保证这个木婉君到底还有没有其他的后招可行。

毕竟,她能纵横穆旭国这么多年屹立不倒,靠的也绝不单单只是美色而已!

果然,司徒汐月预料的不错,乾坤殿中,灯火通明,殿外面整整齐齐站着两队人马。全都兵戎相见,整肃冷寂。

司徒汐月不过略微一扫,便已经辨认出一方是穆旭国的人马,而另一方则是禾姜国的御林军。

两方对峙,到现在了木婉君还没有回去,看样子这场戏一直僵持着,到了现在还是没有解决的办法。

樱唇扬起一个冷然的笑,果然,当木婉君遇上轩辕敬德,两个野心家同时碰面的时候,这一场戏才是最精彩的。

但是他们两个怎么争怎么斗她一点儿也不关心,她唯一关心的就是木婉君今天用来要挟妖孽的那个人。

淑妃。

在喝酒的时候,追月大师已经通过某种秘密的渠道将她感兴趣的资料全都传达给了她。

外人眼中是繁华不堪的第一酒肆,谁也不知道背后的主人竟然是翡翠阁的追月大师,而更加没人想到的是,追月大师效忠的却是司徒汐月!

人喝了酒就愿意说一些真心的话。儿须成名,君须醉。酒后所言,是真言。上至达官贵人,下到贩夫走卒,每一个人来到酒乡里总是愿意多说一些秘密的话。而酒肆的老板,就要负责将每天这些醉言醉语全都收集起来,然后透过一种极其秘密的方式传递给追月大师。

这家酒肆从上到下,都是经过精心训练过的探子。所以看起来都是平平常常的小二,其实各个都是身怀绝技。

除了酒肆,追月还收购了醉花楼等等一系列声色犬马之地。而这一切,只为了建立起一张强大的情报网,以便可以及时迅速的将司徒汐月想要知道的信息传达给她!

在这个没有高科技通讯的时段,谁先掌握了信息,谁就能永远立于不败之地!

这是前世的她就已经刻在血和骨里的经验和教训,所以司徒汐月才会不惜重金下大力气去建构这一张庞大的情报网。

事实证明,她的决策是正确无比的!

白天人人都盯着她,她根本无从跟追月见面,所以她才会故意哗众取宠一样的去酒肆痛饮。

当人人都将目光投射在她跟妖孽的身上的时候,殊不知,酒肆的老板已经将情报写在了酒碗之上。

那酒碗的碗壁上用特殊的材料写了字,除非用制定的酒浸泡,否则不会显现。而且就算是真的出现,也只会出现五秒钟的时间,然后就会立刻消失无踪!

就算真的被人偶然发现这其中的秘密,别人也只会认为自己的眼睛花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