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3章 妖孽的亲生母亲/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毕竟,又没有任何实质证据,怎么能说那酒碗里面有问题呢?

再说了,一个酒鬼的话,又有几个人会真的相信呢?

司徒汐月就是透过这一种极其秘密的方式,在喝酒的时候,迅速得知了关于妖孽生母淑妃的一切事情!

淑妃,原名楚殷殷,是穆旭国五大家族楚家女儿。在十三岁那年入宫,得到了皇帝敖战的喜爱,一路晋升,在生下敖广之后晋封为淑妃。可是楚家因为犯上作乱被株连九族,就连淑妃母子也受到牵连。淑妃被废黜名号,打入冷宫,永生不得踏出一步。而唯一的儿子敖广,本来要被处死以绝后患,可是因为当时要送人来禾姜国做人质。木婉君舍不得自己的儿子,只能将年幼的敖广送到禾姜国作为质子。

在禾姜国里,木婉君通过暗线宰相李承德,劝谏皇上不必对敖广太好。

结果导致轩辕敬德一直苛待敖广,年幼的敖广,在禾姜国里度过了一阵极其难熬的生活。

在禾姜国里,任何人都可以欺负这个外国的小人质,尤其是轩辕咫,更是把欺负敖广当成是一大乐趣。

这对年幼的敖广造成了不可磨灭的伤害!

而当时的司徒汐月,却因为天真和善良,没有欺负敖广,不但没有欺负他,她还会送给他一些棉衣棉被和好吃的。因此才结下了两个人之间身后的缘分。

后来敖广被接回了穆旭国,跟司徒汐月分开了。但是从那个时候开始,敖广就开始对司徒汐月有一种莫名的感情,发誓要保护她一辈子……

在看到这里的时候,司徒汐月的心里有一阵极其难过的情愫划过!

到底,到底她还不是这具身体原来的主人!

原来,原来妖孽是因为这样,才会爱上她。不,其实他爱上的是原来的司徒汐月,而不是她温佳佳!

这么说,妖孽爱上的,可能只是象征性的司徒汐月,是从前的那个司徒汐月,而不是现在的她!

想到这一点的时候,司徒汐月只觉得心如刀绞!

第一次,第一次她那么恨自己重生的这具身体,因为在乎,所以才会嫉妒!

她已经爱上了妖孽,却搞不清楚妖孽爱着的,到底是司徒汐月,还是她温佳佳!

被这样的情绪纠葛着,司徒汐月只觉得满心里都是十分难受的情绪!

如果可以,如果可以,她真的很想告诉妖孽,自己并不是原来的司徒汐月了,那么,他到底会选择谁?

算了!不想了!

不要再去想这样徒劳的问题了,反正原来那个懦弱无能的司徒汐月已经死了,重生的,是她的司徒汐月!

既然事实已经没有办法改变,她就没有必要再去纠结这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情了!

接下来,她需要做的就是要搞明白,这个淑妃,到底死了没有!

因为从情报上来看,淑妃当年被打入冷宫之后,忽然有一天就失踪了。

虽然木婉君对外宣称说是淑妃是得了伤寒去世了,但是还从没有人找到过她的遗骸。

而且木婉君在大殿上忽然拿出了那一缕头发,妖孽看了之后大惊失色,也告诉司徒汐月这样一个事实:淑妃很可能没有死,只是被木婉君藏在了某一个地方,好等着时不时的拿出来要挟妖孽!

从跟妖孽相处的时间来看,他是一个十分重情义的人,对她,他都会舍命保护,何况还是自己的亲生母亲!

所以司徒汐月一定要打听到淑妃到底被藏在了哪里,她才好将淑妃救出来,解决妖孽的难题!

她今天一定要灌醉妖孽,其实最主要的还是想要妖孽忘掉这不愉快的一切,忘掉木婉君带给他的伤害。

她想等着妖孽醒了之后,就能看到自己的母亲站在他的面前,而这,是她作为女朋友能送给他的最好的礼物了!

冷眸闪过一丝华光,司徒汐月娇小的身子轻轻落到了乾坤殿的房顶之上,静静地趴在了那里,跟深沉的夜色融为了一体。

大殿里,灯火通明,两方人马正在沉默的对峙着。

龙椅上,轩辕敬德依然坐在那里,只是脸上已经全都是冷汗。

而大殿的那一头,木婉君却端坐在凤椅上,手里端着一碗热茶,有一搭没一搭的喝着,时不时的还跟木芙蓉调笑一下,十分轻松自在的样子。

“木婉君,朕敬重你是穆旭国的皇后才不跟你一般见识!你趁早退兵,不然朕——”轩辕敬德终于按捺不住,首先出声。

“不然怎么样。吃了本宫还是杀了本宫呐。哼,”木婉君闲闲的将手里的青花瓷茶碗放下,扬起涂满蔻丹的金指甲,笑的轻蔑,“就凭你?你要是能杀的了我,还用得到现在吗?轩辕敬德,你别吓唬本宫,我木婉君风里来雨里去这么多年了,什么阵仗没见过呀?你以为你这虚张声势真的能吓得了本宫?呵呵,太天真!”

“你!妖妇!”轩辕敬德被气的浑身发颤,只能用手指着木婉君。

“妖妇?”木婉君呵呵一笑,懒洋洋的站了起来,轻轻走到了大殿中央,“说本宫是妖妇的人,本宫也不知道见了多少个了。你不妨猜猜,现在她们都去哪儿了。呵呵,地狱。轩辕敬德,你不要惹得本宫没有耐心,不然,本宫都不知道本宫下一秒会做出什么匪夷所思的事情来!”

“木皇后。”关键时刻,轩辕尘渊挺身而出了。

他身穿一身白衣,宛如谪仙人一样的高贵清华,而此刻,即便面对着木婉君,他的神色依然是那么的高贵,不然半点尘埃。

“这是我们禾姜国的领地,请木皇后自重。我皇兄已经说了,好言请木皇后离开,不然我们禾姜国上下的军队加起来,也未必不能死拼!木皇后也应该知道,您只身前来,带的兵肯定不会太多。而我们已经下了门禁,禁止大规模的人群流入京畿。木皇后,在这个情况下,您还是见好就收吧。”轩辕尘渊柔声说。

“哼!”木婉君眉色一暗,像是被戳中了心事一样,重重的甩了甩袖子,“你这个小白脸,竟然敢如此蔑视本宫,本宫要了你的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