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5章 妖孽就是妖孽!/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时间在一分一秒的过去,司徒汐月静静地伫立在屋檐上,一双琉璃双瞳紧紧锁定住城墙以外的方向!

此刻的她全副身心都在自己的两名手下身上!

“星魂,月魄。希望这一次,你们也不会叫我失望。”

作为遮天教的教主,司徒汐月这一次派出了自己最得力的左右使:星魂和月魄。不到关键时刻,她是绝对不会出动这两个人的!

因为星魂和月魄所能造成的杀伤力实在是太大了!除非万不得已,她不会轻易动他们两个的!

“砰——”的一束烟花升起,却不是司徒汐月想要看到的那束蓝色的烟花,而是一束妖艳的红!

“这到底是什么意思?”司徒汐月拧紧了眉,遮天教并没有用红色的烟花互通消息,那么这束红色的烟花到底是谁放的暗号?

“呵呵,轩辕敬德!你的死期到了!”

司徒汐月正在疑惑,忽然听到了大殿里传来了木婉君疯狂的大笑声!

她低头看去,却见木婉君停止了跟轩辕尘缘的打斗,盛气凌人的站在一旁,吩自己的手下:“去,将大殿的门全都打开!迎接我穆旭国百万雄兵的到来!”

“什么?百万雄兵?木婉君,你别白日做梦,你到哪里找百万雄兵去?如果你真的有百万雄兵,为什么没有人来回报给朕?”轩辕敬德仍然冷笑,拒绝相信木婉君的屁话。

“呵呵,轩辕敬德,你以为本宫真的没有办法在你的眼皮子底下调兵遣将了?呵呵,你真的是太天真了!你可记得前些日子涌进渔阳城来的灾民?你以为,那些人就真的只是灾民吗?”木婉君冷冷的看着轩辕敬德,笑的轻蔑。

“你,难道说,那些灾民是?”轩辕敬德的眼睛都瞪大了!

“没错儿!那些灾民全都是我穆旭国的军士们伪装好的!目的就是要等本宫的信号,潜伏在这里,等待发起攻击!呵呵,轩辕敬德,城外的那些大军不过是些幌子而已,真正的杀招,在这里呢。”木婉君笑的轻蔑,慢慢起身,满意地看着轩辕敬德的脸从猪肝色变成了死灰一片。

“芙蓉,扶着姑姑,姑姑会带着你,看看今天姑姑是怎么将禾姜国彻底灭亡的!”木婉君轻轻站了起来,甩了甩自己宽大的水袖,笑的温婉如春。

“是,姑姑。”木芙蓉在一边听着都傻了眼了,佩服这个姑姑佩服得不得了!

她那简单的脑袋瓜里是永远也想不到姑姑这样周密的计划的!呵呵,看起来,姑姑又要立下一大奇功了!

轩辕敬德眼睁睁的看着木芙蓉扶着木婉君到了门口,却什么都说不出来。

事已至此,成王败寇,他还说什么!

“报——”

穆旭国的军队里跑出一个通讯兵,跑到了丹墀之下。

“说!”木婉君神色肃穆。

“军队已经包围了整个皇宫,现在正在门外等候,请皇后指示!”

“传本宫旨意,打开城门!”木婉君的神色里透着怎么也掩饰不住的得意之情!

“是!”通讯兵随即转身跑了出去,一会儿城门果然缓缓打开了,穆旭国的钢铁大军赫然出现在了众人眼前!

木婉君得意轻笑,在木芙蓉的搀扶下,缓缓朝着大军走去。

在她的眼前,似乎胜利已经近在眼前了!

司徒汐月站在屋檐上,遥望着那一对对鳞次栉比的钢铁大军,只觉得他们的铠甲在月色下散发着无尽的冷光!

难道星魂和月魄已经牺牲了吗?似乎只有这一个可能了,否则他们就算爬,也要爬回来见她的!

来不及悲伤,司徒汐月慢慢抽出了自己随身佩戴的宝剑,提起身形,像是一只轻盈的燕子一样,施展轻功,慢慢的靠近了木婉君。

为了渔阳城的百姓不遭涂炭,她只有先下手为强,杀了木婉君!

屏住呼吸,她将自己全部的意念全都集中在手中的秋水宝剑身上,宝剑剑身瞬间散发着一股幽幽的冷光,如今晚的月色一般,柔和而冷寂!

“秋水。”

正在全神贯注的司徒汐月没有发现,在不远处的一处宫殿屋脊上,也静静伫立着一道挺拔的身影。

在月色的笼罩下,他银质的面具和披风也和银白色的月光融合在了一起,分不出哪里是人,哪里是月华。

或许,他的人就跟这冷月一样的冷,所以才会人月不分。

注意到主子的目光一直紧紧锁定那抹娇小的身影,花弄玉的心情万分复杂!

从来她都认为少主不是个会动心的人,可是没想到,他动其心来却是这样的叫人嫉妒!

“主子,她要坏咱们的好事!要不要属下去——”花弄玉比划了一个杀人的动作!

“再等等。”云梵微微扬起了手,制止了花弄玉的话,薄唇上缓缓勾起一个懒洋洋的笑意,仿佛眼前这一盘筹谋了许久的棋局,对他来说,不过就是一场游戏罢了。

“可是,今日之事是大宫主亲自策划许久的,如果主子一时不忍,坏了大宫主的计划,属下恐怕大宫主会生主子的气。”花弄玉咬了咬牙,决定说出这番话来!

“呵呵,你居然敢威胁我?”云梵冰冷的话语在花弄玉的耳边响起,她忍不住浑身打了个哆嗦,“主子,属下不敢!”

“不敢?”云梵冷冷一笑,忽然扬起手来,掌中一阵疾风掠过,花弄玉整个人便无声地朝高高的地面坠了下去。

“砰”的一声闷响,云梵却连眉毛都没抬起一下,只是淡淡的对旁边说,“把她带回去,好好地调教一下子。下次,我不希望再有人如此挑战我的权威。”

“是。”花丝雨用平板的话压抑着内心的狂喜。哼,花弄玉,你这个白痴!明知道少主最烦的就是别人拿着大宫主来要挟他,你还偏偏去自找死路,该!

哼,你跟我斗了那么久,现在你总算落到我的手上了,看我怎么好好折磨你!

花丝雨狞笑着飞身下去,将花弄玉提溜了起来,拖到了一边去。

花弄玉被摔得不轻,都昏迷不醒了,嘴边也全都是殷红的血迹!

花丝雨伸脚重重的踢了花弄玉一下子,交待手下:“把她好好带到天牢里去,好好的招待招待她,叫她也知道知道什么时候该说话,什么时候不该说话!”

“是!”属下们低头答应着,正要将花弄玉拖走的时候,忽然却全都愣在那里,眼睛因为恐惧瞪大大大的!像是看见了什么鬼怪一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