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7章 意料之外的转机!/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全神贯注在前方的木婉君身上的司徒汐月没有发现,在她不远处的身后,还跟着一抹银白色的身影。

而紧盯着司徒汐月的云梵也没有发现,在他的身后,也跟着一抹娇小的身影。

这三人形成了一种诡异的模式!

手中的秋水长剑散发出柔和至极的光芒,那是吸引了月华之后的效果!司徒汐月将全部内力全都灌注在这一柄剑上,让全部的信念和意志力,幻化成秋水神剑最最顶级的威力!

秋水一出,鬼神皆泣!

或许对付木婉君来说,根本用不着这样锋利的绝世宝剑!但是司徒汐月知道,她必须一剑将其毙命!因为木婉君这样的人,一旦给了她反扑的机会,想要再杀她,可就难了!

而现在,木婉君正在情绪最高昂的时刻。人一旦得意忘形,就会失去警惕!所以这个时候杀她,正当其时!

受死吧,木婉君!

司徒汐月樱唇扯出一个淡淡的弧度,水晶美眸轻轻眯起,灵活的转动手腕,加速朝着木婉君而去!

而此时,木婉君也来到了城门前。

大开的城门前,百万穆旭国的军士正站在那里,鳞次栉比,钢铁铸造的铠甲在冷月下散发着无穷的冷光!

木婉君脸上闪过一抹不容被忽视的骄傲,她扬起明黄的衣袖,昂起她小巧的下巴,用睥睨天下的口吻命令军士道:“穆旭国的将士们听令,给本宫一路向前,踏平他禾姜国的皇宫,将这大好河山全都收归我穆旭国所有!”

她声音铿锵有力,很有女皇的范儿,但是她的话一出去,却没有一个人动弹一下!

这下子,木婉君脸上的表情那叫一个精彩啊!

如果有人在旁边看着,一定会发现那种种情绪交织的脸色该有多么的好看!就好像打翻了颜料桶一样,黄的红的蓝的全都混在一起了的样子!

连木芙蓉在一边都看不下去了。

木婉君以为自己的声音太小了,所以大家没听见,只好又咳嗽了两声清了清嗓子,然后用更大的声音嚷道:“听本宫的命令,全军上前,踏平禾姜国的皇宫!”

但是依然没有人动弹半分,全军都伫立在那里,好像死了一样的寂静!

司徒汐月立刻察觉到这其中的诡异之所在,但是趁着这诡异才更好杀了木婉君!

她刚要上前送木婉君一程的时候,秋水的剑尖儿都要触到木婉君后背衣服的时候,忽然停住了所有的动作!

因为百万大军前面,忽然闪出了一个绝不可能在这里在此时出现的人。

妖孽!

清冷的月光下,妖孽一身的红衣蹁跹,在银白色的月光下,红的隐隐泛着朱紫色。

他的银发跟月光奇异的融合在了一起,泛着微微的光芒,而他那一张完美无瑕的脸,在月光下,也像是大理石雕刻出来的一件艺术作品,完美而又透着一种诡异的野性!

靠!

妖孽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富有野性魅力了?哼,还故意表现在木芙蓉那个花痴的跟前,是生怕她的迷恋还不够深嘛!

哼!

看样子她有空得好好调教调教他了!

要他也知道知道,他所有的魅力只能为她司徒汐月一个人绽放!

在其他女人,不,其他任何雌性的面前,他必须要蒙上黑纱,不准把他那风骚的眼神露出来!

哼!

即便在这样危急的时刻,司徒汐月脑袋中的那根叫做女人天性的神经还是无可避免的发作了。

原来男人和女人的差别就在这里,女人无论在多么危及的时刻,小女人的神经想发作就发作,绝对不会受到任何的干扰滴!

不过在看到妖孽露面的那一刻,司徒汐月心里还是喜悦和轻松的。

原来他早就有后招了!原来这个家伙刚才也是装醉嘛!哼哼,还以为这次自己总算抢得了先机,可以先为他解决一个大麻烦,木有想到啊!还是被这个家伙抢先了一步!

虽然有妖孽这么一个强大的男盆友,一般女人都会骄傲的不行!可是司徒汐月毕竟不是一般的女人,她可是从21世纪穿越过来的优秀人才!在那个崇尚男女平等的时代,女人绝对不是依附于男人的藤蔓,女人也可以做一株参天大树!

带着21世纪先进思想来的司徒汐月,岂会让这个古代的老掉牙的封建思想给束缚住呢!

所以虽然妖孽很强大,可以帮她解决任何问题,她只需要当一个吃喝拉撒的米虫就行了,但是司徒汐月是坚决拒绝的!

所以哼,这个相夫教子的教育,她还是要继续抓紧的!虽然不能从妖孽娃娃时候抓起了,但是亡羊补牢为时不晚嘛!

正当司徒汐月小脑袋里乱想自己挥舞着小皮鞭教导妖孽的时候,木芙蓉冲了上去,一把扯住妖孽的衣袖,眼里闪着崇拜的光芒!

“敖广?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你也是来帮我们攻打禾姜国的吗?”

蠢蛋!

对于木芙蓉这种智商,司徒汐月都懒得说一个字了,何况是妖孽呢!

妖孽冷冷的把衣袖从木芙蓉的手里拽出来,拽拽的根本不看她,只是扯起一个冷漠的微笑看向木婉君。

“木婉君,你打了打了,闹也闹了,也过足瘾了吧。趁着我心情还不错,赶紧滚回你的穆旭国去!”

如此轻慢嚣张的语气自然惹怒了不可一世的木婉君,尽管知道眼前这个一身戾气的人是来坏自己的大计的,但是木婉君如何能容忍自己筹划了这么久的大计划就这么轻轻松松的被妖孽给破了呢!

所以她冷笑一声,企图力挽狂澜:“敖广!你别坏了本宫的好事!你不要忘了,淑妃还在本宫的手上!”

“呵。”妖孽红润的唇里蹦出一个单音节,配合着他的表情,越发显得傲慢无比。

他扫了扫眼前站着的这个女人,啧啧两声,走上前去,居高临下的俯视着她。

“木婉君,我娘早就死了,你早晨拿的那缕银发,不过是你用药剂浸染弄出来的罢了。你真的以为本王没去调查过吗?”

“你!你怎么知道的?”看到自己的诡计被戳破了,木婉君一脸的震惊!

“呵呵。”妖孽扯了扯嘴唇,漫不经心的勾起自己的一缕银发,笑的轻蔑、冷淡,“你不会吧,真的以为你早晨拿出那缕银发就能哄骗的了本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