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9章 弃子无用!/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没事儿。”司徒汐月运气过后,发现自己浑身上下都没有什么损伤。

“奇怪,木芙蓉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功力?”妖孽眯起了眼睛,朝着站在那里的木芙蓉看去。

却发现她站在那里,呆呆的看着一个地方,嘴巴张的大大的,好像见了鬼一样!

显然,她自己都没有想到自己居然会发出这么大的冲击波来!

司徒汐月敏锐的察觉到了异常,但是她立刻就发现了另外一个事实!

“木婉君不见了。”

木婉君真的不见了,原本摔在地上的木婉君,现在却不见了任何的踪迹。

而且就在那一刹那之间,她是逃了吗?不可能,木婉君的功力再高,也不可能这么瞬间在百万大军面前消失,而且还不引起任何的怀疑。

那么,到底是谁把木婉君弄走了?

司徒汐月眯起了眼睛,快步走到了木婉君刚刚的所在,俯身查看了一下那里的土壤。

土地上没有任何的脚印,要不然就是救走她的那个人轻功极其高超。要不然就是,来人的武功已经可以隔空取物了!

而也很可能就是那个人,借着木芙蓉的手,想要杀了司徒汐月!

“小样儿,敢在姑奶奶的跟前耍花腔!”司徒汐月不但不惧怕,反倒被激发起了斗志!

越是难对付的对手,她就越是有斗志!

反正这些日子也闲的很,有个势均力敌的人,也是一个不错的消遣时光的手段!

但是妖孽却有些吃醋的握住了她的手,不允许她再继续追查下去。

“喂,女人,你的眼里好歹也有点儿我的存在呀!”撅嘴,不乐意,就差去墙角画圈圈了。

司徒汐月微微皱了皱眉,十分无奈。

幸好他说话的声音低,别人都听不到,不然她跟他的一世英名就全都毁了!

尽管她其实一点儿也不在意什么狗屁名声,但是他这样随时随地的卖萌真的好么!?

害的她正事都没办法去做,光要应付他的小情绪小脾气。

哎,他们两个,到底谁才是男人,谁才是女人呵!

环顾了一下四周,司徒汐月没有发现任何可疑的踪迹。想想那个人既然厉害,想必早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脑海里浮现出一个穿银色披风的影像。

云梵。

难道这一切都是他在背后操纵的?而刚才他也一直在附近监视着这一切?

司徒汐月不得不承认,这个可能性是最大的!

不由得暗暗懊恼起来!

看起来她还要更加加强警惕才对,云梵接近她,她竟然还察觉不到!

现在这个云梵已经上升为司徒汐月头号敌人了,而这个敌人,武功很显然比她要高!

大概也就是妖孽,能跟他打个平手吧!

看起来她必须要加强对自己的训练了!因为她不能跟妖孽整天捆绑在一起,在她落单的时候,她必须确定自己是安全的!

云梵!呵呵,你就是我司徒汐月近期要打败的目标!

而在皇宫某个偏僻的宫殿里,荒废已久的大厅里,现在重新燃起了一阵阵明亮的烛光。

一把黄金椅子上,坐着一个十六岁模样的小女孩。而刚刚还高傲万分的木婉君,现在却像是一只落水狗一样的趴在地上,浑身都在颤抖着。

一身银衣的云梵站在一旁,面具下的那双眼睛,冷静、犀利、没有任何感情的波动!

好像趴在那里的,不过就是一个死人罢了!

事实上,她也很快就是一个死人了!

“大宫主,属下,属下无能……请大宫主原谅!”木婉君趴在那里,颤声说。

如何也想不到,大宫主居然会亲自出山!

大宫主一直都是在万魔山庄闭关修炼的,没想到现在居然出关了!

要不然就是这里有大宫主异常重视的东西,要不然就是大宫主的万毒无疆神功终于练到了第九层最高的一层了!

但是哪一种可能,对她木婉君来说都是不利的!

“21号,你还记得我是万魔山庄的大宫主啊。”花依依咯咯笑了笑,晃动着两条胖乎乎的小腿,纯真的脸上闪过一抹童稚的笑容,但是却越发叫木婉君害怕的浑身发抖!

“记得,属下怎么敢不记得!”木婉君害怕极了,颤声回答。

“很好,我还以为你忘了呢。如果你还记得的话,那么本宫就会轻松很多。你们木家怎么有了今天的地位和权势,你该清楚明白的很。”花依依奶声奶气的说。

“是,属下永远铭记大宫主的恩情!如果不是大宫主,属下还有家族的人怎么可能得到今天的地位和名誉呢。”木婉君低着头,卑微的像是一条狗。

“咯咯,很好,你记得就好。”花依依下了椅子来,亲自走到木婉君的跟前,亲自把她搀扶起来,微微笑笑,“那么,现在该是你报答万魔山庄的时候了。”

“属下,万死不辞。”木婉君心如死灰,却还是强撑着自己说出这番话来。

“本宫想问你借一样东西,不知道你肯不肯。”

“什么东西?”

“你儿子敖浩的命。”

“什么?大,大宫主,我,我,我——”到底母子连心,木婉君已经做好了自己死的准备,可是没想到木婉君居然要自己儿子的命!

作为一个母亲,她再怎么狠毒,都不可能朝自己的儿子下手!可是她自己又清楚地知道,花依依想得到的东西,从未失手过!

“怎么,不愿意?”花依依冷笑一下,那双充满童真的眼睛里陡然转过了一丝阴毒!

“不是!属下,属下愿意替敖浩死。如果大宫主是因为属下这次办事不力生气的话,那么属下甘愿自刎!请,请大宫主手下留情!放过敖浩!”木婉君噗通跪了下来,手里握住一把匕首,毫不犹豫的往自己的心口扎去!

但是太迟了!

她的身体忽然麻木住了,再也不能动弹半分!

“想死?还想替自己的儿子死,哎,我真不知道该说你蠢呢,还是该说你伟大!果然天下最伟大的就是母爱了。不过你的命,本宫还是不放在眼里的。放心,本宫也不是那么绝情的。敖浩死了,本宫还会给你安排一个新的人当你的儿子,你说好不好。”花依依轻轻拍了拍木婉君的脸,笑的轻蔑。

“谁。”木婉君颤抖的问。

“他。”花依依笑着指了指站在一边的云梵,笑容灿若朝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