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3章 阿鸾,长大了!/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就算你是个浪子,就算你过得生活再怎么凶险,我也愿意跟你一起,风雨同舟!”丹朱紧紧握住了破浪的大手,感动的说。

破浪动了动嘴唇,没说什么,只是默默地回握住了丹朱的手……

夜,很浓。月亮悄悄地藏在了云层之后去了,似乎也在隐藏着什么秘密……

屋子里,刚刚结束了一个漫长的热吻,司徒汐月正软软的靠在妖孽的胸前,慢慢平稳自己的呼吸。

原本因为热吻而慢慢有些水雾状的大眼睛里,此刻也渐渐的恢复了往日的平静。只是可能因为在妖孽的怀中,所以司徒汐月难得展现了几分小女儿的柔媚。

这看在妖孽的眼中,无疑又是一种新的惊喜!

“阿鸾,我的阿鸾终于也长大了。”

饱含欣赏的目光从小而下看着司徒汐月,那眼光中不带半分的猥琐,纯然是一个男人对自己心爱的女孩终于长成大女人的欣喜和安慰!

不得不说,被妖孽这样一个绝美的男人称赞,还是一件挺美妙的事儿的!

司徒汐月放纵自己,尽情享受如此出色的男伴不留余地的称赞和欣赏!

因为她这样顶级的女人,值得这样顶级男人这么高级的称赞!

等等!

妖孽的眼光停留在哪里呢?为毛,为毛好像他停留在了她胸前的两只水蜜桃上?

等等!

难道他说的长大了,是这个意思?

“色狼!”

后知后觉的司徒汐月终于反应了过来,她一怒,惊涛骇浪掌就这么朝着妖孽铺天盖地的直扑而去!

当然,对于司徒汐月这样特殊的表达爱意的方式,妖孽表示自己早就习惯了!

幸亏也是他,所以才能轻松地接住自己的女人发过来的惊涛骇浪掌。

他眨了眨眼睛,樱桃般粉嫩的红唇轻轻勾起一个玩味的笑容,不怕死的继续说:

“阿鸾,不要动气,女人生气的话,会影响发育的!”

“啊!你还说!再说再说我叫你再说!”

气急了,司徒汐月也忘记使用武功了,直接用女人最大的便利——扑上去,啃咬掐!

“哈哈,哈哈,哈哈哈,好好好,我不说了,小阿鸾生气了。我不说了不说了,反正我的阿鸾也长得足够大了!”

妖孽含笑的接受心爱的女人造成的微不足道的攻击,看着她害羞的样子,越发心情大好起来!

呵呵,原来她会因为这个害羞啊?

太可爱了!

他的阿鸾太可爱了!

其实原本他还有些小小的担心,以为阿鸾身上男性化的气质更多一些,会不会显得比他更大男人主义了一些。

虽然他是觉得什么样的阿鸾都可爱的说,但是,看到阿鸾这么纯粹女性化的一面,还是叫他忍不住心花怒放啊。

忍不住想起了小时候穿着樱花裙子的阿鸾,可爱的小雪团一样,挑着一个大大的红灯笼,固执的要用蜡烛给自己带来温暖。

想到小时候第一次见面的情形,妖孽的心禁不住融化了起来!

他忍不住上前从背后牢牢地抱住了司徒汐月,把精致的下巴搁在她的肩膀上,柔柔的问她。

“阿鸾,你还记得小时候咱俩第一次见面的情形吗?”

司徒汐月微微一怔,原本微带喜悦的眼神儿悠忽变得如冰雪一般的清冷起来。

她庆幸自己是背对着妖孽,不然,她怕自己这细微的变化根本逃不过妖孽的眼睛!

怎么忽然想起问这件事来了。难道,他察觉到了什么?

“怎么想起问这件事来了。”

玫瑰般的嫣唇微微挤出一个淡淡的笑,司徒汐月用试探的语气问身后的男人。

“没什么,就是忽然想起了往事。想起了小时候咱们第一次见面时候的场景了。呵呵,阿鸾,你说我是不是很傻,老是对过去念念不忘的。”

妖孽语气里带着某种感慨!

这语气叫司徒汐月心里有几分的不舒服!

什么意思?感情你这是搂着这一个,想着那一个哪!

呵。

男人!总是这样,拥有了一个不觉得满足,偏偏还要去想另外一个女人!

尽管那个女人也是自己,但是却不是自己的魂儿!

跟自己吃醋,这件事也只有她才能做得出来!

司徒汐月拉下脸来,果断的回转身去,一把将妖孽推开,语气转冷。

“你是够傻的,人不能总是活在过去里,总要往前看才是。”

“我不喜欢自己的伴侣是个只能活在过去里的男人!”

“我累了,我要休息了。”

“再见。”

一连串的话将妖孽弄得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

“阿鸾,是不是我哪里说错什么了?或者是我哪里做错了,你赶紧跟我说,我改还不行吗?”

被推到门外的妖孽,心不甘情不愿的站在那里,表情可怜巴巴的,活像是一只被全世界遗弃了的小狗!

“你自己犯了什么错儿,你自己想想去吧!”

司徒汐月莫名的火大,一下子将门关了上来,把他拒之门外了!

妖孽拧紧了好看的眉,完全搞不明白她的火气从哪里来的,只得摸了摸鼻子,发出了全天下男人都会发的感慨。

“哎,女人!”

见到主人被逐出门外,乘风赶紧走上前去:“主人,怎么了?”

是不是跟司徒姑娘吵架了,被赶出来了。

当然,后半句没说,怕挨打。

“没事儿,没事儿,时候不早了,咱们回府吧!”

妖孽摸了摸鼻子,看看司徒汐月是真的不准备把门打开了,只好悻悻的准备打道回府。

“是。”乘风点了点头,跟在妖孽的身后回到了冥王府。

一路上,妖孽都在嘀咕,到底自己是哪里得罪了司徒汐月,惹得她突然发那么大的火。

他自己想不明白,还不让乘风和楼楠安生,非拉着他们一起帮他分析。

“唉哟我的小祖宗!您就饶了我这一把老骨头了吧!”

楼楠这一辈子都没结过婚,平常更是看见女的就绕道走。用现代的语言来说,就是他有恐女症。

现在妖孽却拉着他,他不得不充当狗头军师,都折腾了三个时辰了,还是不肯让他离开。

“主子,我求求您了!您派我多么危险的任务都成,我绝对不眨一下眼睛!但是求您了,千万别叫我分析爱不爱的事儿了!我,我真不会啊!”楼楠胖胖的身子一下子跪在了地上,哀求妖孽。

“她到底爱不爱我?楠叔,你说,她是爱我,还是不爱我。”妖孽好像根本没听到楼楠的话一样,还是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之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