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4章 破浪求婚/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啊——”楼楠挫败至极的瘫坐在地上,头疼至极的样子。

乘风也不好受,他的面前,摊着好几本厚厚的书。全都是他现从书肆里买来的。

什么《女人的心思你别猜》、《我猜我猜我就要猜》、《如何成功的摆脱单身》、《恋爱,就这么简单》……

全都是这样实打实的恋爱教科书!

这对于他一个舞刀弄棍的武夫来说,看这样的,尤其是专门叫人谈恋爱的书,简直是等于要了他的命嘛!

偏偏主子非要他全都看完,熟悉之后,再给他出谋划策!

搞得乘风现在真的很想提刀把这些书的作者全都砍了!

正在大家都在痛苦的时候,忽然破浪从外面走了进来,一下子跪倒在了妖孽的跟前。

“主子,破浪想求您一件事!请主子一定答应!”

“什么事儿。”妖孽察觉到破浪的神情有些异样,也暂时从自己的思绪里抽离出来。

“破浪想娶丹朱姑娘为妻!”

“噗嗤——”妖孽嘴巴里含着的一口茶水就这么喷了出来,毫不体面的全都喷上了破浪那张冰块脸!

“你说什么?求婚?你要娶谁?”妖孽一边让乘风给破浪擦擦脸,一边不敢置信地盯着破浪。

“丹朱。主子,破浪跟丹朱姑娘两情相悦,想要求主子恩典,准许我跟丹朱姑娘结婚!”

破浪仍然一脸淡定的说。

“你,你这个好小子!简直是太好了!好!”

没想到妖孽竟然一拍桌子,哈哈大笑了起来!

“主子,这么说您同意了?”破浪的脸上闪过一丝错愕——他原本以为,主子不会这么爽快的同意的。毕竟,他还是要守护在主子的身边,根本不奢望可以有一个家!

“当然同意了!为什么不同意啊。这是好事啊!”

妖孽笑的十分春风灿烂,上前赶紧把破浪扶了起来,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行啊,你小子。真的看不出来啊!不声不响的就抱得美人归了!比乘风那个木木呆呆的家伙要好多了!乘风,你可要快点加油啊!人家破浪都把丹朱搞定了,你那边都种了半天地了,到底什么时候能收获啊!”

“这,主子,怎么又扯上我了呀……”乘风又闹了个大红脸,说话又开始不利落了起来。

“呵呵!好,破浪,你打算什么时候迎娶丹朱?需要什么尽管跟我提!不要不好意思的!我先叫账房给你拨十万两银子,再给你放一年的假!到时候你就可以带着丹朱,想去哪里度蜜月就去哪里啦!”妖孽大笑着说。

“不用了,谢谢主子。”相比起妖孽的兴高采烈,破浪表现的倒是过于淡定了。

就好像,妖孽才是真正要娶妻的人一样……

“属下跟丹朱姑娘已经说好了,婚礼一切从简,简单的请大家喝个喜酒也就算了。至于蜜月什么的,属下根本没有想过。还请主子体谅!”破浪淡淡的说。

“那怎么行?丹朱毕竟是阿鸾的贴身侍女,不看僧面看佛面。你俩虽然可以一切从简,但是我跟阿鸾都不会答应的!好了好了,我意已决,你就不要再多说什么了!嘿嘿,明天我就去跟阿鸾提亲,到时候又可以见到她的面啦!”

妖孽一个人的如意算盘打的十分响亮,乃至于忽视了破浪脸上一闪而过的忧郁。

破浪出来,倒是乘风跟了上来。

“破浪,别多想了。该你的就是你的,不该你的,是怎么也不会是你的。”

乘风站在了破浪的身边,忽然蹦出了这样一句话来。

“你说什么。”破浪有些吃惊,却还是努力装出镇定的样子来。

“燕雀和鸿鹄,本就不是一类人。鸿鹄眼睛里只有展翅高飞的大鹏,不会把渺小的燕雀看在眼里的。”乘风一向木讷的脸上忽然有了洞察人心的明亮,“趁早搞清楚自己的位置,这样人生才可以早点踏实下来。不然,一辈子都在自欺欺人中渡过,实在是太荒废了!”

“那你对青瑶,也是这样吗?”

良久,破浪才开口问了这么一句。

“呵呵,当然不是!青瑶是我最真心的选择,也是我一辈子要珍惜的女人!”提到青瑶,乘风脸上就忍不住展露出了灿烂的笑容!

破浪看了他一眼,扔下一句话。

“那她,对于我来说,也是这样的!”

夜风,正凉。丝丝的寒意透过枝桠吹到了人的身上,微微枯黄的草丛里传来了一两声蟋蟀微弱的叫声。

原来,秋来了。

而在另一边,司徒汐月的房中,也是灯火通明。

司徒汐月端坐在花梨木大圈椅上,看着跪在地上的丹朱,轻声问:“你想好了?真的要嫁给破浪?”

“是,奴婢想好了。奴婢愿意嫁给破浪为妻!”丹朱小脸透出一股坚定来!

“可是我不同意。”

司徒汐月却抛出了这么一句话来,叫丹朱和青瑶无不错愕!

“主子,您,您为什么,为什么要反对?”丹朱不敢置信地看向司徒汐月。

她原以为,主子会十分同意才是的!毕竟,也是主子天天唠叨要给她们找一个好婆家,可是现在她自己找到了,主子为什么又不同意了。

“这件事,先暂缓一下。”司徒汐月并没有开口解释的欲望,只是坚定地否决了。

“是,主子。”丹朱低下头来,不敢反对司徒汐月的意见。

“我累了,要去休息了。你们俩也早点睡吧。”司徒汐月站起身来,打了个可爱的呵欠,转身走进了自己的屋子里。

而当她关上自己屋的房门之后,一双眼睛却陡然变得雪亮起来!

这个破浪!居然想这么就拐走她的丹朱!

哼哼!

可没有那么容易!

丹朱是相当于亲人的存在,对于她的终身大事,司徒汐月是放在第一等的位置上的!

所以,破浪就这样随随便便轻轻松松的就要将她的丹朱拐走?

哼,简直就是没门!

这个小子,她还没有对他进行祖宗十八代的详细调查,有什么资格就这么带走她的丹朱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