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5章 检验成果/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不行!

她一定要好好地审查审查一下这个破浪,看看这个臭小子到底有什么能耐,值不值得终身托付!

想到这里,司徒汐月缓缓站起身来,轻轻推开了窗子,顿时,洒落一室宁谧的月光。

月光如水银,静静地流淌在司徒汐月的身上、脸上。

将那张原本平淡无奇的脸,也映衬的好像琉璃一样的充满了生动的色彩!

只见她轻轻地转动了一下放在窗台上的一盆牡丹花,不一会儿,就有两个黑衣人悄悄潜入了她的房间内。

“主公,何事吩咐。”

黑衣人静静地跪在地上,沉默的身影仿佛跟夜色融为一体似的,若不是他们出声,谁都不会发现还有这样的两个人存在!

“星魂,月魄。上一次派你们去杀穆旭国的将领,为何失手。”司徒汐月漫不经心的拨弄着手下的那一盆牡丹花,语气淡淡。

星魂和月魄却不由自主的变了脸色!

因为谁都知道,主公生气的时候,总是这样淡淡的。若不小心应对,下一秒就可能随时要了你的命!

“主公,是属下无能!属下本来已经快要得手,可是却被冥王敖广的真气阻隔住了!属下无能,还请主公责罚!”星魂月魄低头说。

司徒汐月点了点头,随手拈起两枚花瓣,看似漫不经心的朝着星魂月魄抛去,最后却像是两枚暗器,牢牢地嵌入进了他二人的手臂之上!

顿时,一股鲜血喷溅了出来。

可是星魂月魄的脸上就好像什么都感受不到似的,司徒汐月也是一样,十分淡定。

“死罪可免,活罪难逃。等你们帮我办完这件事,就去长老那里领受惩罚吧。”司徒汐月冷然的说。

“多谢主公不杀之恩!请问主公要我们去办什么事儿。”星魂和月魄低头问。

能叫主公这么半夜把自己紧急召唤过来的事情,肯定是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

听遮天教内部的人说,主公很可能要对万魔山庄开始动手了。

难道,主公叫他们来是为了这件事吗?

星魂和月魄的血液不由得暗暗沸腾了起来!能被主公钦点去执行这件任务,那该是多么无上荣光的事儿啊!

“嗯,我是有一件事儿要你们俩替我去做。那就是,帮我仔细调查一个人的背景资料。我需要他从出生到现在所有第一手的资料,一根头发丝也不要遗落,知道了吗?”司徒汐月冷绝的说。

“是,请问主公要调查谁的资料。”

“冥王敖广身边的侍卫,破浪。”

听到这个出乎意料的名字,星魂和月魄的心里微微一荡,脸上仍然面无表情:“是!属下这就去调查,一天之内将调查结果反馈给主公!”

“嗯,去吧。”司徒汐月轻轻点点头,看着两个手下在夜色的掩映之下,神不知鬼不觉的离开了。

当初选择住在琅嬛阁,除了这里曾经是司徒府邸内最好的一间房子,也是自己母亲轩辕雅兰刚刚嫁过来住的房间之外,更重要的一点就是这里的地势很高,建在假山之上,四面环水,是一道天然的御敌屏障。

而且这里四面都种植着茂密的梧桐树,高大的梧桐树可以给琅嬛阁提供绝大的隐秘性。

让她的秘密事业可以不为人知的顺利开展起来。

其实就算是丹朱和青瑶也未必知道司徒汐月的另外一重身份——遮天教教主。

因为当初接下这个位置的时候,她还是一个黄毛丫头,初步推算,也就是五六岁的时候。

那个时候的司徒汐月还只是一个单纯的傻瓜蛋,就算真的接过了教主的位置,也恐怕根本弄不懂遮天教到底是要做什么的。

直到重生之后的司徒汐月无意中发现了这个秘密,这才将遮天教在她的手中发扬光大起来!

奇怪的是,当她第一次接触遮天教的时候,发现它其实是一个组织制度已经十分严密的成熟型的组织。

而且教众数量也超乎她想象得多,隐藏在各个大陆国家的教众足足有数万人这么多。

这么多的教众,还有这么严密的组织,居然就能这样隐藏蛰伏,一直到司徒汐月真的有能力掌控为止!

到底是谁创立了这个遮天教,目的又是什么,为什么一定要给司徒汐月。

这一切一切的秘密都吸引着司徒汐月去探索,去发现。

可是她不得不承认,直到现在,她还是摸不清创立遮天教的真正主人到底是谁……

如果真的有这么一个人存在的话,那么这个人可谓是惊采绝艳的绝世鬼才!

只有这样的人,才可以堪称是她司徒汐月的对手……

“谁!”

她正沉浸在思绪中的时候,忽然听到假山那边传来了一声轻微的石头滚动的声音。

司徒汐月立刻回神,飞身出去,却看到司徒楚月正躲在石头的暗影里,表情阴晴难测。

“司徒楚月?这么晚了,你来这里干什么。”司徒汐月冷傲的问。

“你不是司徒汐月。”没想到司徒楚月却从假山后出来了,脸上一片平静,“真的司徒汐月去哪儿了。你把她怎么样了。”

“呵呵。”司徒汐月这下子倒是有点儿佩服这个姐姐了。

经历了这么多的事儿,这个蠢笨自私的姐姐倒是有些历练出来了。就算亲眼看到自己召唤星魂月魄这一幕,还依然能这么淡定。

啧啧,不得不夸奖她一句了。

“我是不是真的司徒汐月又怎么样。别说的你们好像是亲姐妹一样。司徒楚月,你没资格质问我什么。”

司徒汐月冷冷一笑,犀利的目光笔直的打在了司徒楚月那单薄的身子上。

“哈哈,我就说,那个废物怎么可能一下子就扭转了乾坤,原来,那个废物早就已经死了。这下子我就明白了,原来我不是输给了那个废物,而是输给了你!”司徒楚月放声大笑,笑声冲入梧桐林中,惊飞了一群野鸟!

“所以呢。”司徒汐月唇边缓缓勾起一个冷傲的笑容,凝睇向司徒楚月。

“所以,你要杀我便杀吧!我知道了你这个秘密,也就心满意足了。也算是死的心甘情愿了!”

司徒楚月闭上了眼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