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7章 望天学院开学了!/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其实也没啥大事,各国貌似都非常风平浪静的,没有任何的异动。除了今天是轩辕彻登基大典,而木婉君也已经回到了穆旭国之外,貌似真的没有什么大事发生了。

不过,越是这样的平静,就越说明问题。

因为,越是风平浪静,下面隐藏的凶险就越大!

倒不是司徒汐月杞人忧天,而是这么多年的赏金猎人的直觉,给了她这样一个对危险预见的准确直觉!

凶险的时候,总是会有人露出马脚,可以跟踪线索。但是一旦安静了下来,要找到线索和危险的信号就不是那么容易了!

司徒汐月的美眸微微眯了起来,她再扫了一眼纸条,终于看到一个看似不起眼的消息。

望天学院已经发出通知了,七天之后,开学!

司徒汐月的眼睛稍微亮了起来,将那张纸条放在太阳之下,很快它就自燃起来,不留下一点儿痕迹。

“望天学院?嗯,在无聊的时候,这倒是一个可以打发时间的选择。”

司徒汐月唇边再次绽出一个笑容,拉了拉铃铛,叫来仆人:“去,告诉司徒楚月,我有事要找她。”

三天的时间内要改变一个人不容易,除了要改变她的相貌之外,更要改变她的气质和行事作风。

对于原本的司徒汐月,司徒楚月应该更加知道她的脾气和秉性。

所以在给司徒楚月动了整容手术之后,司徒楚月的唯一任务就是要模仿原来的司徒汐月,最好惟妙惟肖。

这对于司徒楚月来说并不是一件难事,所以六天之后,司徒楚月已经变成了一个足可以以假乱真的司徒汐月了。

“呵呵,不错,不错。”

司徒汐月绕着司徒楚月转了好几圈儿,满意地点点头,“汐月妹妹,从今天开始,你就是司徒汐月了。”

“是,姐姐。”

司徒楚月放柔了嗓音,再加上那副一模一样的脸,倒是有九成相像了。

“嗯,很好,很好,明天开始,你就开始去望天学院上课去吧。”司徒汐月忽然这么说。

“啊!”司徒楚月吓了一大跳!“什么?去,去望天学院?”

这不能怪她,实在是以她的资质,甭说去望天学院了,就连想一想,都是不可能的事儿!

“我,我实在是不够格啊。”司徒楚月哭着一张脸说。

望天学院那是什么样的地方?那是几个国家共同承认的最高学府!

每个国家都会从自己的国内挑选出最优秀的人才,进入望天学院。然后在望天学院里经过层层选拔和审核,最后才能进入慈悲城!

所以按照司徒楚月那三脚猫的功夫,进了望天学院肯定会被欺负死,这用脚趾头想想就知道了!

“呵呵,你本来就不够格。”司徒汐月轻蔑的扫了一眼司徒楚月,“不过,谁说必须要够格才能进入望天学院的。只要有我在,就算是一滩烂泥,我也有把握把她送进望天学院!“

“你需要做的,就是依然要装出一个废物司徒汐月来。”

“我还有重要的事儿要去做,所以希望你吸引住他们的注意力,这样,我就可以完成我的事儿了,知道吗?”

司徒楚月恭顺的低下头,柔声说:“是,我知道了。不过,你要用羽鹤公子的身份进入望天学院吗?”

呵呵,她会以什么样的身份进入望天学院,这恐怕还不是她司徒楚月能关心到的事情。

毕竟,她是决定利用司徒楚月了,但是也只是利用而已。

她跟司徒楚月之间,永远不可能成为真正亲密的盟友。这一点,司徒汐月十分清楚!

所以现在的她也不会给司徒楚月任何的希望,让她产生不切实际的幻想。

她们虽然还有姐妹的情分,甚至身上同样留着司徒易的血,但是,绝不是一家人了!

在她这里,她司徒楚月也不过就是一个尚有利用价值的棋子而已。

可以说她冷酷,但是,在这个社会里,她不冷酷不无情,她肯定会比司徒楚月的下场更惨!弱肉强食的世界,是她的最爱!面对这个世界的挑战,司徒汐月用一抹冷淡的轻笑回答!

“不。”司徒汐月扬起一个轻淡的笑,“我会用一种谁都想不到的方式,进入望天学院的。到时候,我就会告诉你,我是什么身份了。”

望天学院开学的那一天。

真的可以说是人山人海,群英荟萃。

因为基本都是从各个国家选拔出来的最顶尖的人才,所以一般也都是各国的国王亲自来送。

又因为学生大多是从世族大家选拔出来的,所以家族里也跟来了许多许多的人。

所以这望天学院完全可以称得上是古代的豪门贵族大学了!

望着眼前的人山人海,车山车海的,扮作小童子的青瑶和丹朱不由得有些咋舌。

“乖乖,有钱人这么多呀!而且排场一个比一个更大!”

反观他们自己,就有些太寒酸了。

扮作古月的司徒汐月,虽然仍然穿的是她标志性的土豪金的装扮——从头到脚都是金色的。

但是怎么的也比不上人家一来就是一个车队的豪华吧!

“呵呵,徒有其表。”司徒汐月冷淡的扫了那一眼那些豪华的车队,不屑的说,“他们的钱还不是靠搜刮民脂民膏来的?脏钱臭钱,给我再多我也不稀罕!”

“是是是,咱们古月公子的钱,都是从那些达官贵人的手里挣来的。全都是清白的,而且咱们挣了钱也不是给自己用啊,大部门都秘密的散给那些穷苦老百姓了呀。”青瑶赶紧给司徒汐月捏了捏肩。

说起来,主子也真是够叫人钦佩的!

依靠绝世医术和翡翠阁等,挣了不少的钱。但是那些钱都是从那些富得流油的富人那里合理正当的取来的。

但是就算挣了再多的钱,主子也总是及时将它安排出去。不是发放给受灾区的老百姓,就是给城里那些吃不起饭的难民。

一个是搜刮民脂民膏,一个是劫富济贫,这能是一个性质的吗?

也难怪,主子无论做什么都是那么理直气壮的。

做人嘛,就是要做一个堂堂正正的人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