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0章 情敌较量/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是,公子。”青瑶和丹朱看到主子眼里那玩味的笑容,知道主子又找到新的乐趣了,相视一笑,乖乖地推着司徒汐月朝着苏轻飏所在地进发。

“苏轻飏,你为什么要抱着这个女人?你是不是喜欢她?”

李嫣冷哼了一声,咄咄逼人的指着迟雪云,一脸被背叛的妒妇的表情!

呵……

在一旁好整以暇观看的司徒汐月不由得无声的笑了一下——什么叫做无耻?什么叫做没脸没皮?她今天才算是终于见到了!

“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

苏轻飏淡淡的笑了,一脸关你屁事的表情,根本没有把骄纵的李嫣放在眼里!

“呵呵,说得好!”在一旁的司徒汐月忍不住给他点了一下赞!

这轻微的一句话还是被苏轻飏注意到了,只见他目光淡淡的扫了过来,朝司徒汐月微微点头示意了一下。

“你!你居然敢这样对我?”李嫣气的一张小脸都刷白了起来,她的表情就好像她是一个遭到了背叛的妻子一样!

“不好意思,您还有事吗?没事的话,我还有继续工作呢。雪云公主,是来拿宿舍号的吗?这边请吧。”

苏轻飏轻轻的瞥了李嫣一眼,转身就要去继续工作。

“呵呵,一对奸夫!”李嫣冷笑一声,忽然扬起了衣袖,从衣袖中飘出了一阵紫色的粉末,朝着苏轻飏和迟雪云飞去!

“不好!纵情散!”

司徒汐月在第一时间闻出了这是什么药,知道这是一种十分厉害的迷魂药。只要人吸入那么一丁点儿,就会沉沦于xing欲之中无法自拔,甚至当众脱衣服抚摸自己,丑态毕露!

李嫣居然在大庭广众之下用了这么下三滥的毒药,简直是令人发指!

这样的人居然是风之谷的高徒?

呵呵,这下子司徒汐月不得不对风之谷的品质有了一个重新的估量了!

在场的众人都不知道这到底是什么怪东东,所以司徒汐月好人做到底,纤指一挥,一股掌风激荡出去,将所有的粉末全都吹向了高高的天上,随风而逝了!

李嫣本来站在一边冷笑,心想等着看苏轻飏和迟雪云的丑态!

她向来都是这个样子的,她得不到的,别人也休想得到!

如果得不到苏轻飏,那么,她宁愿亲手毁了他!

她这样变态的想着,脸上也充满了一阵残忍的快意!但是没想到的是,她的药粉居然被一个坐在轮椅上的瘸子给吹散了!

“你是谁?居然敢坏本姑娘的好事!信不信我废了你!”

李嫣嗖的一下子抽出了一把匕首,直挺挺的朝着司徒汐月便刺了过去!

“小心啊!”迟雪云在一边看着,大喊了起来!

倒是苏轻飏一动也没动,反倒是牵起一抹缓缓的笑容,似乎也在等待看司徒汐月的反应一般!

这个冷血的变态!

司徒汐月在心里咬牙启齿了一番,虽然知道李嫣那三脚猫的功夫不值得畏惧,但是看到自己的亲表哥这么冷血,心里还是有些不爽的。早知道就让他中了纵情散出出丑算了!

她这么想着,还得装出一副不会武功的样子来,躲避李嫣的匕首!

并不是她不会武功,而是这是她的一种战略,一种谋划!

在这个望天学院里,如果武功太高,自然会格外引起别人的注意!

而在这个以武功为第一的学院里,你武功太高就等于给自己竖了一个靶子,到时候所有的人都会以打败你为目标。

这样愚蠢的出风头,白给司徒汐月她都不屑一顾!

所以当李嫣扬起匕首朝她刺来的时候,司徒汐月连忙装出一副惊恐的样子,挪动轮椅,到处躲避。

她看起来是在狼狈的躲避,其实明眼人一眼就看出来了,相对于到处拿着匕首忙着刺人的李嫣来说,这个四处躲避的人倒像是都弄老鼠的猫儿一样,不但轻松惬意,而且貌似,乐在其中?

青瑶和丹朱当然明白自己主子的意图,所以干脆就是站在一边,轻松地观看就是了,就差买包盐瓜子和橘子汽水一边吃喝一边看了!

迟雪云看到“恩人”被欺负着急得不得了,虽然她自己的武功也不高,但是仍然选择挺身而出,一下子挡在了司徒汐月的面前!

“李姑娘!你有气就朝我来吧,别向无辜的人下手!”

啧啧,没想到迟雪云现在还变得这么心善了!

这倒是出乎司徒汐月的意料!

“呵呵,你以为你自己是谁?是天仙还是救世主?你要是非要出这个头,我就要了你的命!”

李嫣正看迟雪云不顺眼,巴不得找个机会好好教训她一下呢!这下她自己凑了上来,当然不会这么轻易的放过她!

正当她准备要教训迟雪云的时候,忽然前方传来了一阵喧闹声!

虽然在开学的日子,喧闹声是比较常见的一种场景,但是这一次又好像格外不一样似的。

不少女学生眼里含着莫名的兴奋,互相牵着手往外跑去,一边跑一边嘴巴里还嘟囔着:“好帅啊,简直帅的没天理”之类的话。

也有很多的男生,虽然表面上装出一副拽拽的神情,但是也忍不住好奇心,也朝一个方向跑了去。

“咦,主子,是不是发生了什么大事?”青瑶踮起脚尖看那边。

司徒汐月清眸淡淡扫了那边的人潮攒动,倒是兴起了几分探询的意味。

这个望天学院里来的人非富即贵,各个都瞧不起别人。能引起这般轰动,可见来人一定非常的优秀,非常的出类拔萃。

她倒是想看一看,到底这个引起了这么大轰动的人会是谁。

“过去看看。”

淡淡的下了命令,青瑶和丹朱立刻推起她的轮椅,三个人朝着人群涌动的地方走了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