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3章 全都给我扔了!/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主子,干嘛不当面教训教训他?也好叫那个人妖知道知道咱们的厉害!”

青瑶一边吃着糖球,一边不服气的说。

“我可不想被人妖缠上。”

司徒汐月只说了这么一句,就完美的回答了青瑶的疑惑!

人被狗咬了一口,难道人还能再咬回去?

降低人品不说,形象上也不好看哪!

为了这样一个半男不女的人妖,不值得!

“主子,您真的是好聪明哦,青瑶对您的仰慕之情犹如滔滔黄河——”青瑶一脸的粉红心。

司徒汐月翻了个白眼:“赶紧把你嫁出去,免得你这丫头在我身边就是爱聒噪!”

“才不要,人家要一直陪着主子。丹朱嫁人比较快一些,她上次不是说破浪都跟她求婚了吗?”青瑶指了指丹朱。

司徒汐月其实早就发现这些天丹朱一直都是心事重重的样子,暗自猜想是跟破浪有关。

只是丹朱一向有数,她不肯说,她就不会去追问。

有的时候,给彼此一些空间,反而会让对方更加卸下心防,畅快交谈!

其实她已经从星魂月魄那里得到了破浪的详细资料。

无他,一个孤儿被收养然后成为顶级刺客的故事。

他的父母早就在战乱之中死了,剩下他一个人,身家倒是清白的,也没有任何女人上的绯闻或者麻烦。

不过太干净了,也有点儿让人怀疑他的性取向。他一直呆在妖孽的身边,难道是个GAY?

“丹朱,破浪这个人还不错,我觉得你可以嫁给他。”

司徒汐月语重心长的说,“相比起陪伴我来,我更希望你们两个丫头得到真正属于自己的幸福。”

这是她的真话,你若对我不离不弃,我必生死相依!

这是司徒汐月做人的准则!尤其是对这两个跟家人差不多的丫头!

“主子……我又不想嫁给他了……以后这件事儿,还是不要再提起了。”

谁知道丹朱却忽然说了这么一句话。

司徒汐月微微错愕,却又忍住了追问下去的欲望。

毕竟,这是丹朱自己的私事儿,外人都没有插手的余地。而且她也相信丹朱一定可以处理好。

所以她什么都没说,只是点点头,柔声道:“你自己看着办就好。我只是希望你能幸福。”

“嗯,谢谢主子!”丹朱晶莹的眼睛里微微润泽了。她到底何德何能,这辈子会遇到这样一个明智的主子!

之所以会拒绝破浪,是因为她看到了一些东西,听到了一些事情……

而这些东西,她宁愿选择没听见也没看到!但是已经太迟了!

赤裸裸的事实摆在她的面前,她绝不可以再自欺欺人下去了!

所以就算真的对破浪微微动心了,她还是决定挥剑斩情丝,把这一段不必要的情感纠葛斩断!

“走吧,去看看宿舍吧。”

司徒汐月没说什么,只是淡淡的说了这么一句话。

现在问丹朱也问不出来什么来,等她有时间去拷问拷问妖孽!

看看他手下调教出来的人到底犯了什么浑,居然敢拒绝她司徒汐月亲自调教出来的人!

呵呵,真是不要命了么!

眼中霸气流转,属于司徒汐月那份独有的气质又展现无遗。却不防,吸引到了对她格外留意的某些人。

比如,迟雪飞。

古月楼。

这是医学院学生专门的宿舍楼所在。

只见青山绿水掩映中,一栋栋古香古色的木制小楼在幽幽山水中散发着安谧的气息。

嗯,倒是一个清幽的所在!

看起来,这个望天学院也不是徒有虚名嘛!起码这个地方的基础设施的建设,还是相当有模有样的。

看起来,她倒是可以在这里安然的度过一段没有外人打扰的安静生活了。

按照门牌号,她们来到了古月楼第三号楼。

三号楼是一个吊脚小楼,因为建在水潭之上,所以必须要吊脚楼,这样才能防潮。

听着潺潺的流水声,闻着山泉两边兰花幽静的香气,司徒汐月的脸上也露出了一丝难得的笑意。

“古月公子,这个小楼目前有两个房间,是两个学生居住的。都是阳面,每天都能照到阳光。早晨醒来的第一件事,就是跟晨曦说一声你好,岂不是很惬意的生活?”

带领她进来的是一个中年阿婆,一脸势力的笑容,叫司徒汐月反感。

“房间里的设备很齐全,超豪华双人床,贝月国手工缝制的超级大床垫,上面铺着的是杨竹国亲自生产的天蚕丝床单,躺上去那叫一个舒服呀!还有这满屋子的家具,可都是用紫檀木打造的哦。不过嘛,租金可是不便宜。”那个阿婆笑的很是谄媚。

“青瑶。”司徒汐月使了个眼色,青瑶立刻将一袋子金子扔在了那个阿婆的脚下。

“这是一袋子金子,足足有五百两。够付钱的了吗?”青瑶鄙视的说。

“够了够了!哎呀太够了!”那个阿婆一看司徒汐月这大手笔,顿时乐得心欢怒放的,就差顾下去给司徒汐月趾头了!

恶心!

“那老身就先告辞了,古月公子,请慢慢享受您的房间吧!有什么需要拉这个铃铛就行,老身是宿舍管理员,叫杨婆子。”杨婆子紧紧捂着那袋子金子,唯恐有人跟她抢似的。

“等等。谁准许你走了。”

司徒汐月冷傲的开口了。

“额,老身不明白,公子您的意思是?”杨婆子唯恐是自己哪里做得不对了,招惹贵客生气了,吓得浑身哆嗦。

“这里所有的东西,全都给本公子扔了!”

司徒汐月淡淡的扫了整个屋子一圈儿,用一种高傲的口吻淡淡的宣布!

“扔?扔了?这,这,这……”杨婆子活了这么大,还是第一次听到这样的要求,不由得追问,“为,为什么啊?”

“因为这些东西档次都太低了!我天天睡在这样的坏境里,会不舒服!”

司徒汐月淡淡的说。

“啊!这档次,档次还低……”杨婆子想说这各国的皇太子来了都没觉得档次低,您还觉得档次低?您的谱儿也未免太大了吧!

不由得偷眼瞄了一下司徒汐月,想看看她到底是什么来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