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4章 阴魂不散迟雪飞!/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金色的衣服,金色的鞋子,好像那轮椅也是金色的。

等等!

难道这全都是用黄金制作的?

妈呀!这也太,太有钱了吧!难怪出手这么阔气,原来是真正的金主儿啊!

这以后她要是伺候好了,那,那她下半辈子就不愁吃喝了!

“哎,好!古少爷,您想换什么样的我都给您换!”杨婆子寻思过来了,急忙上前来奉承。

“好,那就全都换成金子做的吧!”司徒汐月淡定十足的说出了这么一个答案。

“咕咚——”一声闷响,原来是杨婆子受不了这刺激晕倒在地上了。估计她活到现在了,也没见过如此豪奢的人吧!

“瞧这没出息的样儿。”青瑶扁扁嘴,踢了踢这个杨婆子,把她一脚踢出了门外去。

“不过主子,您真的打算把这里面的东西全都换成金子的啊。”青瑶问。

“有何不可。”都换成金子的话,肯定会被当做一件大新闻传遍整个学院。

到时候大家就都知道古月公子是个不折不扣的大土豪了。

这年头,财可通神,有钱能使鬼推磨。不论到了哪里,人类爱财的贪恋本性都无法改变。

那么她就打算利用金子这个有力的杠杆,去撬动这里所有人的嘴巴,把他们知道的东西,全都敲出来!

“主子英明。”丹朱虽然没说话,可是却想明白了司徒汐月的意图。

司徒汐月赞许的点点头,还没说什么,忽然门被人一下子打开了,迟雪飞那张粉嫩嫩的脸突兀的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

“哈哈!古月!果然是你!我就说我们两个有缘!没想到真的是你!”

迟雪飞笑的极其灿烂,一口白牙熠熠生辉。

太阳穴微微刺痛,司徒汐月连虚伪的力气也没有了,很不客气的说:“我不想看到你,请你,滚。”

“不要这样嘛小古古,你这样说会伤了人家幼小的心脏的。你可不要想逃开我噢,因为我就在你的隔壁住哟。哦呵呵呵,哈哈哈哈哈!好开心噢,本来人家还说一个人孤零零的在这里住着会好孤单!可是没想到居然遇到了你!你说我俩是不是算是特别特别的有缘呢?”

其实平心而论,迟雪飞真的算是个美男子了。

水灵灵的皮肤跟嫩豆腐一样,滑滑的,QQ的,一看就让人升起了捏住的欲望!

红艳艳的嘴唇就好像是刚洗出来的红萝卜一样,水灵灵的。再加上那标准的葡萄黑的大眼睛,长长的睫毛。

完全是一个Q版漫画小正太嘛!

但是司徒汐月真的是敬谢不敏!

她的心里已经有了一个妖孽,其他任何男人在她看起来跟枯木没啥两样。

枯木也就算了,可以相安无事,但是像迟雪飞这样是一株爱聒噪的枯木,那,只好对不起了!

手指间不知道啥时候多了一枚银针,司徒汐月毫不留情的朝着迟雪飞的哑穴扔去,果然,下一秒,世界瞬间变得清净了。

“迟雪飞皇子,请您到您自己的宿舍去休息吧。我们公子很累了,好吗?”

青瑶和丹朱左一个右一个,把他架到了隔壁屋子里去,然后微笑着扔下一句话。

“您已经中了我们公子研发的哑毒了。要想解毒的话,还是乖乖睡两个钟头吧。不然,这一辈子都要变成哑巴了哦。”

满意地看到迟雪飞单纯的眼睛里传来的惊恐,青瑶和丹朱这才关上门,心满意足的回来。

“丹朱,这是一瓶迷药。以后每天晚上八点之前,你都要给迟雪飞的饮食中下这种迷药。”

“晚上,我有重要的事儿要去做,不想叫这个人打扰到我的任何行动!”

司徒汐月冷声吩咐,脸上又是冷定和果决了!

“是!”丹朱接下那瓶丹药,把它放在了自己的衣袖里。

“好了,我累了,要休息了。丹朱留下,青瑶回去看看,顺便把我的情形告诉一下妖孽。免得他担心。”

尽管总是对妖孽呼来喝去的,但是司徒汐月心底还是十分在意他的感受的!

只不过这种小女人的柔情,她才不会当着他的面展现呢!

免得某人又要得意洋洋起来了。男人哪,就是不能惯!

“嗯!”青瑶转身,利落的下了楼,剩丹朱一个人,安静的服侍着司徒汐月。

关上了门,拉起了窗帘,司徒汐月站起身来,在屋子里活动活动手脚。

“原来瘸子也不是那么好当的!”

这一天光坐着也不是什么舒服的事儿,身体都微微有点僵化了。

丹朱细心的从洗手间里端来一盆热水,撒上玫瑰精油,给司徒汐月泡泡脚,按摩按摩脚步穴位。

这个宿舍是一个大的套间,有一个盥洗间,一个主卧,然后是一个次卧,还有一个简易小厨房和小书房。

主卧是司徒汐月住,次卧就是丹朱和青瑶两个人住了。

盥洗间里是从地下引上来的温泉水,所以随时都有热水供应。

正当司徒汐月在安静的享受足浴的时候,忽然外面的门响了。

“您好,古月公子,我是卞晨曦,来是想通知您,晚上八点在学院礼堂集合,有新生欢迎会。”

“新生欢迎会?这是什么东东?”司徒汐月直觉的拒绝,“哦,我有事,先不去了。”

“不行啊古月公子,这是望天学院百年的传统了,每一个新生都要参加的!您必须要去啊。今晚八点我再来请您,不见不散噢。”卞晨曦的声音听起来有丝丝的娇媚和小女人的娇羞。

丹朱不由得摇头笑笑:主子的魅力呵。男女老少通杀么!

“烦死了!搞什么新生欢迎会啊!一个个都很闲对不对?”

不怪司徒汐月厌烦,实在是因为前世的她就对这个没什么好感。

在她看来,新生欢迎会就跟老生欺负新生的代名词一样。当年她刚刚有资格加入赏金猎人的组织之后,组织上也搞了一次新生欢迎会。

就是在那次会上,她被整的很惨!

那些老生,实在是享受极了这个整人的过程!

如果必须要参加的话,那么她倒是不介意,给这些嚣张、目中无人的老生好好上一堂难忘的课!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