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5章 轩辕雅兰的历史/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晚上卞晨曦果然来请司徒汐月过去,因为给美女面子,所以司徒汐月倒是没有多推辞,叫丹朱推着她,来到了会场。

到了现场才发现,望天学院不愧是最顶级的学府!

一个小小的新生欢迎会,都可以搞得这么盛大!

只见一个类似于现代足球馆的建筑出现在自己的面前,而当司徒汐月进入其中的时候,发现无论是舞台搭建还是灯光的设计,都还是简直可以媲美在现代搞一场演唱会的水平了!

“嗯,这个设计感还是蛮不错的。”

见到真正好的东西,她是丝毫不会吝啬自己的赞赏之情的,“设计者是谁?”

不由得升起了微微的英雄相惜之情,司徒汐月轻声问一旁的卞晨曦。

“很美吧,嘿嘿,这是曾经的一个校友和她的好朋友一起设计的。想必你也应该听说过她的名字,轩辕雅兰。”卞晨曦柔柔说道,“为了达到让烛光可以照亮全场的目的,雅兰师姐想了很多很多的办法,但是都是效果不大。因为你也知道,蜡烛的光芒很容易受到各种条件的影响而熄灭。而为了得到稳定的烛光,雅兰师姐最后独身去了南海,一个人潜入深海之中,取得了鲛人之泪。将鲛人之泪加入了蜡烛之中,这才保证了烛光永远稳定、柔和。”

“我们现在能有这样好的光,也是拜雅兰师姐所赐。老实说,雅兰师姐一直都是我想要学习的榜样呢!”卞晨曦仰望着头顶巨大的吊灯,明澈的眼里是一片仰慕之情。

乍然听到轩辕雅兰这个名字,司徒汐月还是有些恍惚。

看样子自己选择来望天学院就读是正确的!她都根本不用费劲去查,很多的线索就会自动的冒出来!

在外面,轩辕雅兰可能是众人所要遮掩的一个秘密。可是在这里,她不过是一个杰出的学生而已!

而且望天学院是独立于各个国家之外的,哪一个国家都不能拥有对它的掌控权。

因此,这也给望天学院提供了一个言论自由的环境!

“你说轩辕雅兰是你的榜样?难道她很优秀吗?”司徒汐月一边欣赏母亲亲手设计的这座场馆,一边状似不经意的问卞晨曦。

“当然,不然雅兰师姐也不可能以第一名的成绩被选拔到了慈悲城里了!”卞晨曦十分笃定的说。

看样子轩辕雅兰果真是她的偶像和动力。

终于知道自己这一身优秀基因是从何而来的了,司徒汐月倒是微微有些小激动。

因为按照司徒易那种猥琐的品格,是绝对生不出司徒汐月这样优秀的、骨骼清奇的练武奇才的!

投生到这个身体不到两年,司徒汐月就能将武功一下子练到了地阶的水平。

这绝不是一般的人能做到的,还是因为这具身体本身筋骨绝佳。

当然,司徒汐月的武学天分却一直都被压抑着,好像有人在刻意阻止她向这方面发展!

所以一直到死,司徒汐月也只是一个武功低微的小武者而已,也难怪会被人欺负死!

“选拔进入慈悲城?哦,我倒是挺感兴趣的?不知道要什么样的条件才能进入慈悲城呢?”司徒汐月再次抛出了一个问题。

“条件很严苛,每年都会有四个名额选拔进入慈悲城。望天学院一共有四个学院,每个学院的第一名,才有资格进入慈悲城。可是雅兰师姐那一年却很奇怪,那一年,一共有三个人进入了慈悲城,但是却全都是武学院的学生。其他的学院都没有够格的优秀人才可以进去。所以那一年是武学院选拔了三个人进去。”

“哦,哪三个人?”

司徒汐月眉毛一挑,直觉的这是一个非常关键的突破点。

原来当年跟母亲一起进入慈悲城的,还有其他另外两个人?

为什么这个消息从来都没有人跟自己说起过?难道那两个人太无关紧要,亦或者是太重要,所以所有的人全都选择缄默?

“就是——”卞晨曦才要说,忽然那边有人叫她,好像是叫她过去帮忙准备会场什么东西。

“不好意思,古月公子,我先去帮忙了。您先找到自己的学院位置坐下来吧。待会人多了就不方便了!”卞晨曦笑了笑,转身跑远了。

看着她渐渐远去的背影,司徒汐月的淡眉慢慢的蹙了起来。

呵呵,看起来她还得尽快通知追月大师,叫他赶紧调查一下当年跟轩辕雅兰一起进入慈悲城的另外两个人。

或许,这就是解开一切谜题的答案!

想到这里,司徒汐月便对丹朱说:“丹朱,先推我回去,我有事要做!”

“是!主子!”丹朱立刻掉转了轮椅,要推司徒汐月回去。

不过迎面却看到了一群人朝这边走来,原来是大批新生终于要入场了。

想了想,为了不引起众人的广泛注意,维持低调,司徒汐月还是决定先来到看台上坐下,等到新生见面会结束了再说吧。

不过现在她倒是对这个新生见面会也不是那么反感了,她如果不来,可能就没办法那么快得到关于轩辕雅兰的消息了。

在医学院的位置区坐下,司徒汐月发现最好的观看位置是武学院的,其次是权谋学院的,商学院第三,医学院是倒数第二,人文学院位置是最差的。

呵呵,看起来这个望天学院跟外面的那些人也没什么两样嘛。

都是一样的等级鲜明,一样的阶级对立十分严重!

乌鸦和猪一样的黑,这里也高尚不到哪里去!

或许是她脸上讽刺意味的笑容太明显,又或者司徒汐月到哪里都是招惹绯闻的人才,总之就算她只是一个人安静地端坐在医学院的看台上,依然还是有人很不爽的想上来找茬儿!

“喂,那边那个一身屎黄色的小子!对,说你呢!看什么看,信不信再看,大爷就把你的眼珠子挖下来!”

一个长相颇为清俊,打扮得也人模人样的男子,正坐在武学院的看台上,十分嚣张的指着司徒汐月的脸,嚣张至极的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