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8章 靠,你这个绿茶婊/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沈曼倩,不怪她这么骄傲,实在是她的芳名也算是传遍了整个大陆。

作为申芝芳的亲侄女,沈曼倩是龙素国最大的沈氏家族的第十三代的族长沈新志的长女。

沈新志是龙素国的宰相,是少年得志型的人才,现在才不过四十五岁,就已经是龙素国的宰相。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沈新志最疼的就是这个大女儿,绝代风华的沈曼倩不但容颜美丽动人,而且才华亦非常之高!

据说她出生的时候,手里紧紧握着一块玉璧,后来打开她的手掌才发现那玉璧上面写着四个字:百鸟朝凰。

这样的祥瑞之兆,使得沈家全家上下都异常重视这个女儿,因为她代表了上天的旨意,而上天,要让这个大女儿成为一国之后,母仪天下,给沈家带来更大的荣耀和尊荣!

所以对于沈曼倩的培养,沈家可以说是不惜血本,几乎是用尽了所有最好的资源,一定要把她打造成为龙素国,不,乃至是整个大陆上最优秀最让人瞩目的一代皇后!

作为申芝芳的侄女,沈曼倩自然更有条件进入到望天学院。

尽管她的综合素质其实并不是那么优秀,武功也是差强人意,但是申芝芳就可以把她安排在权谋学院,仅次于武功学院的第二高的学院。

这样一来,既避免了她沦落到最差的人文学院去,保全了她的名声。

又不至于让她在武功学院里露怯,到时候叫人都知道沈曼倩其实就是草包女而已。

可以说,申芝芳的安排是十分稳妥的。沈曼倩入学一年以来,通过在各种重大场合公开表演才艺,而且因为不俗的样貌得到了各方的赞誉。追求者甚重,芳名远播,几乎可以说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沈曼倩在这样的环境里长大,看似温柔谦和,内里却是十分骄纵任性,容不得别人说她一句不好听的话。

现在听到妖孽居然当着大家的面儿嫌弃她身上有味儿,她简直快要气炸了!

哼!

不知道好歹的男人!

亏她一直都在暗中关注这个敖广的一切消息!

原本以为他的风姿气度和丰功伟绩才是这个世界上唯一能配得上她沈曼倩的人!

也因为这个,刚才跳舞的时候,她刻意挑选了可以在敖广面前展现自己娇媚的角度,朝着他大放秋波。

原本以为他也会跟其他的男人一样,一曲之后就此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

可是没想到啊没想到这个敖广居然这么不识趣!

不但不接茬,还当着众人的面儿对她表现出那么厌恶的表情来!

沈曼倩到底年轻,脸皮薄,再加上几乎从未受过任何挫折,所以一气之下就要扬手,赏敖广一个巴掌!

但是很显然,她的巴掌当然没有打到敖广的脸上去!

因为,她的手掌忽然被一枚暗器击中了!

“啊!”

沈曼倩惨叫一声,白皙的手掌上被一个尖利的物体纵贯了!

鲜血顺着她的手腕滴滴答答流个不停,不少血液飞溅到她那身洁白的舞衣上,溅起了一朵朵血色之花!

她痛苦的都站立不住,一下子跪倒在了地上,双手颤抖着,都不敢动弹一下!

“曼倩!曼倩!”

申芝芳急忙奔到了侄女的身旁,将她轻轻搀扶了起来:“没事儿吧,曼倩?”

“我,我没事儿……”沈曼倩咬着牙,试图挤出一个笑容来——开玩笑,万人面前,她怎么可以一而再再而三的失态?

将唇角的笑容凝炼成一个最好的弧度,就算在极度痛苦中,沈曼倩也懂得利用自己的狼狈做足文章。

瞧瞧,这梨花带雨的小模样,果然成功的勾起了在场所有男人的保护欲。

好吧,除了妖孽。

说实话,直到沈曼倩的手掌被击穿前,他的眼里都根本看不到她。

不过她的手掌被一枚暗器击穿了,他倒是多打量了她几眼。

不过,那眼神不是充满了怜惜和保护欲,而是,暗露窃喜?

等等,这是神马情况?

一个正常的男人看到一个女人受伤的了话,不是应该满是怜惜吗?为毛妖孽居然还挺高兴的?

这个答案,恐怕就只有坐在看台上的司徒汐月能解答了。

“敢勾引我的男人……简直是不要命了!”

端坐在那里,司徒汐月可以从更好的角度将这一切全都尽收眼底。

这么好的角度,再加上轩辕雅兰设计的那么明亮的灯光,她要是还看不出那个看起来清纯无比其实暗地里风骚的沈曼倩的诡计的话,那她司徒汐月这四个字就倒过来写!

呵呵,如果之前她还不知道什么叫做绿茶婊的话。那么眼前就有一个活生生的例子,她想不看也难!

“主子,光用梅花镖刺穿她的一只手掌未免也太便宜她了!要我说,干脆就把她那双勾魂眼给剜了下来才解恨!”

青瑶快气死了!

她才刚回来,就看到这糟心的一幕!能不郁闷吗!她都气的要掏出匕首来,狠狠地在那绿茶婊脸上花上那么几道,看她以后还敢不敢发sao了!

虽然青瑶一直觉得妖孽配不上她家的小姐,不过,看到妖孽被另外其他女人觊觎,她心里还是粉不爽就对了!

总之!

自己就算不要,也不能叫别的女人抢走!这就是惊云寨里出来的小土匪青瑶的哲学!

“你呵,总是这么鲁莽。有事儿多学学丹朱,丹朱,你说,如果你遇到这件事,你会怎么办。”

司徒汐月闲闲地依靠在椅背上,十分淡定轻松地问丹朱。

丹朱微微笑笑,轻声开口:“如果是我碰到这样的事儿,我绝对不会当面教训那个沈曼倩的。”

“嗯,不错,说下去。”司徒汐月难得点了点头。

“因为现在动手的话,只能暴露了自己。你看这个沈曼倩跟这个申芝芳显然关系十分亲厚,而且能在这样大型的舞台上表演,说明这个沈曼倩背景十分深厚。打草只能惊动蛇,我们要的,是斩草除根!”丹朱冷冷的说出这一番话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