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0章 司徒汐月,我罩了!/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可如果她真的像她外面这么平凡的话,那也绝对不会引起这么大的风浪来了!

可以说,这个看起来平凡愚蠢的司徒汐月,要么就是真的蠢,要么就是扮猪吃老虎,假蠢!

但是不管哪一种,她都必须要提防这个学生了!

因为她的出现就引得这么多男人为她赴汤蹈火的,这就说明她很可能就是沈曼倩一个强有力的对手了!

身为沈曼倩的姑姑,申芝芳决不允许这样的事儿发生!

美眸划过一丝阴毒,申芝芳换上一副无可奈何的笑容,来到了“司徒汐月”的跟前。

“抱歉,这位司徒姑娘,请问您是因为什么资格才进入望天学院的。”

申芝芳尽量让自己的语气放的柔和一些,没想到还是把“司徒汐月”吓得当场抽泣了起来。

“小月月,不哭,不哭!朕在这里!”

见到“司徒汐月”柔弱的一面,轩辕彻心里一阵疼惜!

他的小月月又回来了!他找到了她那么久,甚至差点儿被假货给蒙蔽了,可是没想到,她还是就这么回到了自己的身边!

他发誓,一定要好好地珍惜她,以后再也不会离开她,辜负她了!

浑身充满鸡血的轩辕彻当然不允许任何人侮辱他的小月月了,于是他立刻转过身来,冷着一张寒冰脸对申芝芳说:“道歉,朕要你马上给小月月道歉!”

“道歉?呵!”申芝芳也不是个省油的灯,一听说要道歉,立刻竖起了高高的警戒线,“让我道歉?不可能!我身为一个副院长,很有必要去检查每一个学生的入学是不是有问题!一旦查出任何问题,我有资格当场驱逐这个学生离开望天学院的!即便您是禾姜国的皇帝,也不能改变我的意志力!”

“你!”轩辕彻没想到一个小小的副院长居然也敢顶撞自己,当下就要发怒!

“好了,彻儿。”好在轩辕尘渊及时出面,拉了拉他的手,温和的说,“有什么话说明了就好了,何必要动不动就动手呢。司徒姑娘,本王能否问一下您,您到底是通过何种途径进入望天学院的呢?”

“我,我……”司徒楚月瑟瑟发抖,按照司徒汐月的教导,一步一步的将整场戏唱足了!

“呵呵,说不出来了吧。说不出来的话,就请姑娘您离开吧。”申芝芳冷冷一笑,无情的说。

“院长,能否看在本王的面子上,给司徒姑娘一个面子,让她进来吧。如果需要钱或者是物,一切好说,本王愿意一力承担。”轩辕尘渊挺身而出打圆场了。

司徒楚月偷偷看了一眼超尘绝俗的轩辕尘渊,眼底深处悄然滑过一丝暖意……

轩辕尘渊,原来你是个这么温柔的人呵。

怨不得有那么多女子为你倾心,现在我也总算体会到她们的心情了!

你是这样的美好的一个存在,怎么会不让人心生爱慕!

只可惜,我这一生,注定只能是五妹妹的替身了!

就算我不是替身,是司徒楚月,早已经身子不洁的自己,如何能配得上你这样天仙一样的人物呢!

想到自己曾经被臭男人侮辱过的经历,曾经骄纵不已的司徒楚月第一次如此痛恨过去的自己!

要是,要是曾经的自己没有那么刁蛮任性就好了。

那么,至少在现在的这一刻,她还是可以用清白的女儿家身份站在他的面前。

如今用这么一个残破的身体,她只觉得自己根本不配承受他这样清和的目光!

“和越王,不是我不想卖给你这个面子,实在是……”申芝芳做出一个十分为难的表情,“您听听,这满场的学生都反了,我要是不顺从民意的话,想必会很为难!”

“所以希望和越王,就不要再干涉这件事情了!就让我来全权处理吧!”

申芝芳十分坚定地说。

轩辕尘渊见她这么说了,知道一时也再难通融。

“和越王,您,您不必替我说什么好话了……”

司徒楚月十分不愿意看到他为难的样子,哪怕只是一蹙眉,她都觉得自己根本承受不了。

“谁敢说不要司徒汐月入学,就形同此木!”

局势正在僵持着,谁知道一身黑衣的敖浩忽然从天而降,轻轻地落到了看台上。

而且轻轻地一抬手,黑光过处,一颗千年古树应声而倒!

全场立刻鸦雀无声!

原本还喧嚣不已的场馆,此刻却安静的一如坟墓!

因为从敖浩的眼神和霸气十足的话语里,谁都听出来了,他绝不是开玩笑的!

这么说,原来这个废物背后撑腰的人居然是这个最拽新生敖浩?

“敖浩同学,你跟这个司徒汐月是什么关系?为什么要这么维护她?”申芝芳非常不爽自己的计划被打断。

眼看着她就要成功的把司徒汐月赶出去了,没想到又杀出来一个程咬金!

“凭你?也配知道?”

敖浩笑的冷肆,不屑的瞥了申芝芳一眼,“你的武功还不如我,所以,你就把你的嘴巴闭起来!不然,我真的不能保证自己究竟会做出什么来!”

申芝芳不敢说话了,因为从他的眼神里,她看得出来,他是一个说到做到的人!

敖浩冷冷的瞥了一眼全场的人,一把握住了“司徒汐月”的手,用千里传音对满场的人说。

“她,司徒汐月,是我的人。”

“有谁想跟她过不去的,就是想跟我敖浩过不去。”

“那你们就尽管放马来试试看,看看是你的脖子硬,还是我的拳头更硬!”

嚣张至极的扔下这番话,敖浩就一下子打横抱起了“司徒汐月”,双脚一点地,身子轻飘飘的飘到了半空之中,然后再瞬间消失在了万众瞩目之中。

“呵呵,敖浩,连你也出手了。那可真的就是,出乎我意料的精彩了啊。”

看台上,唯有古月公子还是那样的淡定。

因为这一切,本来就只是她一手策划的一个局而已。

她不单单要化装成古月公子,低调再低调。为了万全考虑,她还必须安插一个相当具有迷惑性的人。

呵呵,那就是“司徒汐月”!

而看现在的这个情形,事情很可能已经超过了自己预期的最好的打算了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