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1章红酒、小夜曲、奶酪/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牵起一抹浅笑,司徒汐月摇了摇手中的折扇,颇为满意的点点头。

嗯,既然她要看到的事情也已经都看到了,也都达到了今天晚上的目的,那么她也就没必要继续留在这里,看这些蠢货们做作的演戏了!

他们有空,她司徒汐月却是忙得很好吗?

有这时间,还不如回去好好躺着,泡个舒服的玫瑰澡,然后再好好地敷个海藻面膜,喝一杯红酒,吃点奶酪,听一点儿舒缓的音乐来的好呢!

想想,她也好久没有这么放松过自己了。

前世的她是一个小资情调颇为浓重的人。

赏金猎人这种职业,虽然带来了极大的危险性,但是却也给她不菲的收入。

闲暇没有任务的时候,她喜欢一个人躺在宽大的橡木浴桶里,一边啜饮法国顶级拉菲,一边听着巴赫的古典音乐曲——她酷爱巴赫的音乐,因为相比起贝多芬的激昂,巴赫的钢琴曲里总是充满了严谨的逻辑思维感。

而严谨的逻辑思维感,正是他们作为赏金猎人所必须的!

毕竟,一个天天在刀口上舔血的人,脑子中那根叫做理性的弦必须时时刻刻紧绷着,由不得一丝一毫的放松。

用句行内的话来说:她温佳佳就算洗澡的时候,身上也总是带着两把飞刀!

所以今世的司徒汐月便也多了一项职业本能:严谨的逻辑性!就是这种职业本能,数次挽救她与危难之中……

“丹朱,青瑶,送我回去吧。我累了。”

如是吩咐丹朱青瑶,任由她们将自己推了回去。

回到了古月楼,只见皎洁的月光如水一样安静的倾泻了一地,给万事万物都镀上了一层水银,宁静的叫人觉得自己闯入了月宫一样。

小桥流水人家,眼前安谧的景象叫司徒汐月一直紧绷着的心缓缓放松了下来。

尤其在看到月光洒遍的小竹楼,她的心更是不由得生出了几分欢喜。

来到了屋子里,青瑶轻轻推开房门,只见屋子里一片银白色的月光,空气中隐隐有一种香甜的玫瑰花的香气。

司徒汐月嗅了嗅:“怎么会有玫瑰花的味道?”

她的最爱,玫瑰花。因为玫瑰花看起来娇媚动人,却也有坚韧的刺保护着柔弱的花瓣,叫人只敢远观不敢亵玩!

像极了前世今生的她,虽然都是在不同的时空里,却都完美的演绎了一个如玫瑰一般靓丽动人的女人!

青瑶和丹朱相视一笑,也没解释什么,居然就这么关上门离开了。

司徒汐月才觉得不对劲,就听见夜风中有一个笛音传来,如倾如诉,如泣如慕,笛声袅袅,婉转不绝。

好像是从对面的水榭里传来的,借着水音儿,越发的清凉柔和了起来。

她细细的一听,有些惊讶:“难道这是失传已久的《高山流水》?”

传说上古时代,伯牙子期共同演绎一曲《高山流水》,引以为知音。后来子期死了,伯牙摔了琴,说知音已死,此生在不弹琴。自从那之后,《高山流水》就几乎绝迹于江湖了。

她也是几年前,在一个雪夜里,无意中听到师父吹奏过这么一次而已……

没想到,在这里还能听到。

没有人回答她,静谧的夜里,晚风轻轻地撩动了白色的轻纱,将一切全都融合在柔柔的夜色之中。

笛声未完,一道古琴古朴的声音缓缓响起,低哑、暗沉、透露着莫名的情愫,叫人觉得怅然莫名。

白纱之后的窗外,忽然升起了一盏盏的灯。

司徒汐月眯了眯眼,走到窗边,却看到楼前的溪水旁,一身红衣的妖孽正在那里长身玉立,手里点燃了一盏又一盏的孔明灯,将它们一盏一盏的放到天上去。

而他的脚下的溪流里,也有一盏一盏的莲花灯。朵朵莲花灯将整条小溪变成了一条光的河流。川流不息的朝前缓缓流去……

盏盏温暖的灯光将妖孽的脸映照的越发美轮美奂,一身红衣的他仿佛从地狱踏着红莲烈火而来的撒旦,一举一动都充满了狂放不羁的邪肆,可是却美得叫人无法移开眼去……

好像是察觉到了司徒汐月的注视,妖孽缓缓地抬起头来,在司徒汐月的目光中,缓缓地将一盏孔明灯放到了天上……

靠!丫在搞什么啊?明明不是这么文艺范儿的,干嘛整的跟个小资似的!

香氛、音乐、烛光都有了。

这厮到底想干嘛?有什么意外的企图不?

司徒汐月毕竟不是一般的女人,不会像她们那样看到这一幕就感动涕流一下子扑到男人的怀中高叫着你说什么我都愿意你想干啥都可以!哪怕只是一夜情我也心甘情愿!

不!

她上辈子就不是这样的女人,这辈子就更别指望她是了!

再加上她对妖孽的了解,哼,想这么骗过她,没那么容易!

于是她火速的冲到楼下去,暂且忘记了她还是个瘸子的古月的事实,一下子冲到了妖孽的跟前,毫不温柔地一把提溜起了他的织锦绣花衣襟,咬牙切齿道:“妖孽,你丫这是要干啥!搞得这么盛大干什么?说,你又想到什么坏主意了?”

“没啥,就是单纯想跟你约个会罢了。”妖孽笑的一脸单纯、淡定。眼神儿清澈至极,就好像是一个单纯的孩子一样。

“约会?”司徒汐月皱皱眉,看了看四周,“约什么会呀?你没看到这是在哪里啊。这是在望天学院!要是被人发现咱俩在约会,你说其他人会怎么想?你赶紧回去赶紧回去!别坏了我的大事!”

“好吧……”妖孽瞬间垮下脸来,像是一只被主人遗弃的小狗狗一样,可怜兮兮的。

哎!

尽管司徒汐月无数次的告诉自己绝不能心软,绝对不能被这厮总是用装可怜这招取胜!

但是!理论和现实总是有一定的差距滴……

“算了,你回来吧。弄都弄了,要是不凑合凑合,浪费钱!”司徒汐月皱皱眉,再一次投降在妖孽的哀兵之策下!

“真的咩?阿鸾!”妖孽陡然放光的眼神儿叫司徒汐月莫名的心酸了一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