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4章古月的断袖之癖/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她宁肯自己像是青瑶一样,敢爱敢恨,生气就是生气,喜欢就是喜欢,什么都是直来直往的。

但是终究,她不是青瑶。同人不同命,纵使是双胞胎姐妹,她也没有妹妹那么好的福气……

她正陷入自己的情绪中无法自拔,忽然听到了司徒汐月那边传来了一阵大呼小叫:

“古月!你!你!你原来有断袖之癖!”

“天哪!天哪!那你可要离我远一些!本皇子的清白之躯可不容玷污的!”

“我心里只有羽鹤公子一个人!我的身体和心灵都只忠实于羽鹤!谁也抢不走的!如果你是的打我的主意,那么我告诉你,没门!”

“迟雪飞?他怎么提前回来了。糟了!怕是被他看到小姐和冥王在一起了……”丹朱变色,和破浪乘风青瑶一起,急忙朝古月楼赶去!

果然,当他们急匆匆的赶到那里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迟雪飞正指着“古月”和妖孽,一脸的义正言辞。

幸好司徒汐月早在第一时间伪装成了古月,否则被这个大嘴巴皇子看到了,不到一秒种就能传遍全世界!

“迟雪飞,你给我闭嘴!男人跟男人接吻怎么了?不可以吗?你不是也口口声声的说自己喜欢羽鹤公子吗?难道羽鹤公子就不是个男的了?”司徒汐月恨恨的盯着这个迟雪飞,恨不得把他的舌头揪下来!

都怪他突然闯出来打断了她和妖孽的甜蜜拥吻!

要不是他这么扫兴,她跟妖孽还能再享受一段时间的二人时光呢!

恨恨的剜了迟雪飞一眼,司徒汐月决定了,以后要更早一些给他下安眠药,叫他不要再乱跑出来瞎闹!

“对,本皇子就是喜欢羽鹤公子怎么样!本皇子也从来没有否定过这一点啊!”迟雪飞挺了挺胸膛,“不过这好歹也是学校,也是公众区域,请问你们俩要是喜欢zuo爱做的事儿,能不能找个没人的地方啊!”

“你管的着么?本公子我就是喜欢在公众区域zuo爱做的事儿!哼!”

为了证明自己的理论是正确的,司徒汐月豪气朝妖孽勾了勾小指头,等妖孽在轮椅旁蹲下身子来的时候,再一把勾下妖孽的脖子来,将热情的吻再次送达!

妖孽一怔,没想到这个小女人今天居然这么热情。不过,她的热情也仅仅是因为要激怒迟雪飞?

琉璃一般的华眸危险的眯起,妖孽发现自己心头粉不是滋味!

虽然他拒绝认为自己是在吃醋,不过他抱住司徒汐月的动作陡然变得激烈了起来,而入侵进她芳香樱唇的舌也更加深入了一些!

司徒汐月明显的感觉到了他的改变,想要推开他,却发现自己根本无法撼动他半分!

此刻的妖孽,完完全全成为了一个真正的男人,一个真正的主宰者,拥有天地间最强大的力量!

所以就连司徒汐月,也不得不臣服于他的王者之气!

“你!好,你们愿意亲就亲吧,本皇子要上楼睡觉去了!哼,伤风败俗!”

那边,迟雪飞跺跺脚,大摇大摆的上楼去了,还不忘记把门重重的摔上,以表达他内心的愤怒!

“呼!”

看到迟雪飞走了,妖孽这才松开抱住司徒汐月的手,发现她在自己的怀中不停地喘气呼气,一张小脸也憋得通红。

“又忘记呼吸了?”爱怜的看了看怀中的小人,妖孽心疼不已的帮她拍拍背顺顺气。

“妖孽,做戏而已,你干嘛那么用力?把我的嘴都咬破了!这下子明天怎么见人哪!”

司徒汐月没好气的白了妖孽一眼,揉了揉自己的唇。

刚才妖孽用力过猛,一下子把她娇嫩的双唇都给咬破了!

这下子好了,现在谁都能看得出来,“古月”跟人有过什么激烈的行为!

她还想低调呢,这下子看她怎么低调的起来!

都怪这个自大狂,大男子主义!

“呵呵,就这样见人呗。让他们都知道知道,你是有主儿的人了,这样他们就不敢打你的主意了!”妖孽瞧着司徒汐月嘴唇上的伤痕,笑的宛如一只偷了腥的猫儿!

“哼!大男人主义!”司徒汐月气呼呼的说,不去管他,不过想起迟雪飞,又忍不住来气。

“小小的一个舒月国的皇子,也敢跟我叫板?”想起迟雪飞那嚣张的样子,司徒汐月就来气的不行!

哼,他都忘记自己当年追在自己屁股后,眼巴巴的求自己搭理他一下的可怜样儿了么!

看样子不给他个教训是不行的了!

“不行,我一定要好好地给他一个教训!叫他知道知道,这里谁才是老大!”

司徒汐月越想越气,挽起袖子就要上楼给迟雪飞一个教训!

“阿鸾。”

妖孽在旁边拉住了她的手,俊脸上闪过一丝严肃的神情。

“怎么了?”司徒汐月还不知道。

“我是一个正常的男人,也有正常男人的需求,也有正常男人的情感。所以,别跟迟雪飞那个小子靠的太近。否则,我真的不知道自己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妖孽淡淡的说着,修长的手指却慢慢握起一个拳头来,显示出他对这件事的在乎程度。

“好的,我知道了。如果这种事让你不舒服的话,以后我会注意的。”相比起以往,司徒汐月这次却很平静,也很理解。

毕竟,妖孽能这么严肃的对她讲这件事,就说明他心里确实是介意这件事的。

作为一个成年人和优秀的女性,在面对伴侣的时候,司徒汐月选择做一个会聆听、欣赏、接纳男朋友意见的女朋友。

而不是大吵大闹,让男朋友头疼无比。

“谢谢。”听到司徒汐月这么通情达理的回答,妖孽只觉得一股暖流从自己的心里缓缓流过……

得妻如此,夫复何求?

好吧,尽管她还是不是他的妻。但是,现在他俩抱也抱了,亲也亲了。她的名节都叫他破坏的差不多了!

她还能嫁给谁去!

所以她这一辈子,就只能是他一个人的妻了!

想到这一点儿,妖孽心中就好像沐浴在阳光雨露之下,那个舒畅啊,那个摇摆啊,美得不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