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6章居然敢伤她!!!/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进入到温暖干燥的密室之中,欧阳智立刻将司徒汐月抱到了温暖干净的床榻之上,将她的身子翻转了过来!

只见她的后背被利箭所伤,虽然并没有箭身插进去,可是那个巨大的创伤也足以叫她流血过多了!

看到快速渗透出来的血迹,欧阳智强行命令自己要镇定下来,却发现平日里的冷定和理智居然不知道都跑到哪里去了!

“药!衣襟!”

司徒汐月缓过神来,拼命挤出了这三个字!

“哦!好的!”

不愧是工作上的好搭档,欧阳智立刻明白她说的药放在她的衣襟里!

他立刻伸手去取,果然在里面摸到了一个小瓷瓶,里面有一颗黑漆漆的丹药。

立刻将那颗丹药放进司徒汐月的嘴巴里,剩下的事情,他什么都不能做,只能静静的等待着,祈祷奇迹的发生!

说也奇怪,自从那一颗药丸下肚之后,血很快就停止住了。

欧阳智崇拜的仰望着羽鹤公子,眼中充满了敬佩的神彩!也只有羽鹤公子,才能只用一颗小小的丸药就止住了汹涌澎湃的血液了吧!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他忽然慢慢的变了脸色,嘴巴越长越大,最后都成了一个“O”型,都能塞进去一个鸡蛋了!

而司徒汐月这个时候因为吃了“止血丸”而渐渐地止住了流血,那止血丸可以迅速将体内破损的血管全都修补好,阻止血液流失。

所以一旦止住了血,司徒汐月就可以保住自己体内的真气,就可以自己运气将紊乱的气息全都整理干净了!

可是她好不容易运气完毕,睁开眼来却发现对面的欧阳智用一种骇然的眼神儿在直勾勾的盯着她看!

“欧阳智,你怎么了!”

司徒汐月第一直觉就是他出事了,可能被人暗算了,所以赶紧下了床要去看看他。

谁知道她的手刚一碰到欧阳智的时候,他却开口说:“你是,司徒汐月?”

司徒汐月一怔,完全没有料到他居然会看穿自己的身份,一双清艳的眸子此刻忍不住满是冷峻的霜华。同时双手在背后悄悄捏起一个决。

一旦察觉到这个欧阳智有什么不对劲,她第一时间就可以将他诛杀在地!

“你怎么知道的。”冷漠的话语,愀然飘出樱色唇瓣。

欧阳智脸上的表情复杂莫测,他翕动了一下嘴唇,终于艰难的说:“你的面具,掉了……”

额……

司徒汐月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果然,不知道什么时候,那个黄金面具居然掉落在了地上,而她,竟然完全没有察觉到!

该死!

虽然刚才的情势那么紧急,她完全顾不上面具不面具的事儿,但是看到自己竟然这么没有警惕心,司徒汐月很恼火!

“是又怎么样!”

小巧的下巴一样,司徒汐月将所有的怒气全都撒在了欧阳智的身上!

“怎么,知道你心目中的羽鹤公子只是一个司徒家的废物,心里不是滋味对吧?呵呵。”

“不!主子!你错了!”

欧阳智听司徒汐月这么说,噗通跪了下来,表情十分严肃!

“不管您是羽鹤公子也好,司徒汐月也好,在属下的眼里,您都永远是属下的救命恩人!是属下誓死效忠的对象!”

“如果主人因为自己的身份问题产生困扰的话,那欧阳智愿意自己废去刚才的记忆,只希望不要给主子带来任何的不快!”

他说着就扬起手掌来,想要拍自己的脑袋!

“好了。”司徒汐月淡淡的说。

见他手掌蕴满了掌风,就知道欧阳智是想把自己的脑袋拍残了来保住自己的这个秘密。

看样子他的决心倒真是不假。

不过他把自己看成什么了?暴君还是酷吏?居然动不动就要拍残自己的脑袋!OMG,其实她司徒汐月也算是和蔼可亲的一枚主子好嘛!

“看了就看了,知道了就知道了。只要以后不说出去就行了。你自己心里有数就可以了。”司徒汐月亲自上前,将跪在那里的欧阳智拉了起来,“毕竟,我就是羽鹤公子的这件事,世界上也只有那么几个人知道而已。”

“主人放心!就算刀架在属下的脖子上,属下也绝不会吐露一个字的!”欧阳智异常坚定的说!

“嗯。”司徒汐月轻轻点了点头,又将注意力放回到了今晚遇到的袭击上。

“那些人是什么人,为什么能找到这里来。而且他们既然算准了我也要来,就说明对方已经对你我的关系有所了解了。”司徒汐月紧紧蹙眉,神情越发严肃起来,“我们已经暴露了,而且很可能已经暴露很长时间了。敌人的狡猾远远超过我的预料!”

“那主子,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办呢。”欧阳智见到司徒汐月严峻的表情,不由得也有些慌了。

“躲。”司徒汐月淡淡的说。

“躲?可是这也不是一个办法呀。难道还能躲他们一辈子不成?”欧阳智紧握起了拳头,显示出他的愤怒,“而且,他们竟然敢伤害您!我欧阳智这辈子绝对不会放过他们的!”

“冷静。忘记我曾经跟你说过,遇到什么事情,第一就是要冷静吗?热血和激情无补于事,只会妨碍行动的进一步发展。”司徒汐月云淡风轻,清艳的双眸里却闪过了一抹志在必得的光芒。

“是,是属下疏忽了。”欧阳智羞愧的低下了头。不明白为什么,对方明明只是一个比自己小的女孩子,但是自己却无法不臣服在她的领导之下!

这可能就是天生的王者之气吧!

“接下来,你要做的事儿就是暂且消失一段时间。这个别院,立刻销毁,我估计那些人既然能查到这里,下一步就肯定是要将这别院搜查个干干净净的。必须全部销毁,一点儿证据也不给他们留下!”司徒汐月斩钉截铁的说。

“是!主人!”

“接下来,你就化装成另外一个人,我要你帮我办一件事。”

“什么事儿?”

“勾引木芙蓉。如果能娶她是最好的事情了。”司徒汐月缓缓地说出来,唇角勾起一抹似笑非笑的冷意。

虽然司徒汐月叫欧阳智做情报工作的时候,就已经预料到会有这么被袭击的那一天。毕竟,搞情报的人探知到的都是别人最不想叫别人知道的秘密,稍有不慎,就会惹来杀身之祸!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