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7章布局/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欧阳智再怎么能干,终究还只是个乳臭未干的小屁孩而已!

叫他做这份工作,其实也只是想练练他的手而已!顺便也想考验考验他对自己是否真的是忠心。

如果通过了这个考验,他才能最终的成为她司徒汐月的可以信赖的可靠人才!

而这些日子以来的种种事迹都说明,欧阳智已经顺利通过了她的信任考验!

该是交给他更大、更严峻任务的时候了!

今晚会遇到袭击,司徒汐月分析,很有可能就是因为调查了穆旭国皇太子敖浩招惹来的杀身之祸。

那个木婉君不正常,敖浩更不正常。

他们的背后,肯定有另一股更加强大的势力……

而现在,就是她要跟这股势力正面PK的时候了!

所以她才会派欧阳智去接近木芙蓉,相比起木婉君和敖浩来,头脑简单的木芙蓉,显然是更容易下手的一个薄弱存在!

欧阳智眼底愀然流露出一抹黯然,却终究还是低头应答:“是,主人,我一定将主人您交待的事情办好!绝对不会叫主人您失望的!”——因为,在我的心里,你不仅仅是一个主人而已,更是我愿意一生一世都守护的,一个女人……

从别院的密道里出来,司徒汐月不由得眯了眯眼睛。

只见如银的月光下,一地森冷的箭矢将大地密密麻麻的覆盖了起来。几乎连立足之地都没有!

冷眸危险的眯起,薄唇逸出如铃的浅笑:“呵呵,果然是想要我死么!”

不过,想要我死的人多了去了,得看看你们算老几,能不能排得上号了!

呵呵!

院子里暗杀的人已经走了,看样子是找不到任何尸首,怕耽误下去也会打草惊蛇,所以就赶紧溜走了。

司徒汐月蹲下身子来,戴上了天蚕丝的手套,拔起了一根插在地上的箭矢。

月光下,那箭矢通身都漆黑一片,箭头上闪着微微的蓝光,看样子是喂了剧毒。

看样子这些人是铁了心想要司徒汐月的命了!

不过,他们大概也不会想到,她会这么快就把这毒解了吧!

本来想从这箭矢上找到什么线索,可是现在看起来,这箭矢跟普通的箭矢根本没什么两样。

看样子,这个策划谋杀的人非常精密,不给人留下一点儿调查的线索。

呵呵,有趣!有趣!

来到这个世界这么久了,还鲜少看到这样高明的对手!

司徒汐月骨子里那冒险的不安分的天性又开始叫嚣起来!

她缓缓站起身来,挺身迎风看向挂在天边的那一轮明月,粉色嫣唇勾起一个甜甜的笑,可是手底下,那柄坚硬如铁的箭矢,却已经被她用掌力碎成了齑粉,随晚风飘散在了无言的夜空之中……

不一会儿,原本属于追月大师欧阳智的别院生了一场大火。

火势非常猛烈,整个别院在这一场大火中全都付之一炬!

据说大火将渔阳城的天空都染红了,很多百姓从睡梦中惊醒,踮着脚眺望向这边,议论纷纷。

渔阳府尹原本是要去救火来着,毕竟追月大师也是城里的一个有名的人物,跟许多达官贵人的关系都很好,他不去救火,除非不想要头顶上这个乌纱帽了!

不过毕竟远水救不了近火!别院离城里有一段距离,等到救火的人赶到的时候,别院已经在汪洋大火之中了!

再加上那天晚上的风向又是东南风,正好又助长了火势!

所以可以说是天皇老子来也不管用了!

最惨的其实不是别院被烧毁了,而是里面的人一个都没逃出来。估计是半夜被纵火,人们还都在熟睡之中,结果就这么不明不白的见了阎王!

哎,真是可惜!

尤其是那个追月大师,年纪轻轻的那么有才华,又那么会挣钱,也很会做人,光孝敬他就有不少好东西。

他这么一死啊,他这个渔阳府尹从哪里捞油水去!又从哪里找缴税那么多的人去!

但是他恐怕不知道的是,就在他为年纪轻轻就丧命的追月大师伤感流泪的时候,夹在看热闹的人群里,有个戴着斗笠的年轻人唇边却露出了一丝轻笑。

他最后看了一眼这个别院,然后就头也不回的转身走了。

别了,追月大师,别了,欧阳智。

从现在开始,我又将会有另外一个新的身份,又将踏上另一段全新的旅程了!

而在这段旅程里,我必然不会孤独。

因为,我始终有你同在!

年轻人的手忍不住伸进一侧的衣兜里摸出了一截箭矢。

那箭矢上还带着星星点点的血迹——司徒汐月的血迹。

他修长的手指轻轻摩挲着上面的血迹,仿佛还能感受到她的温暖一般。

如星子一样的眸子渐渐升起满满的笃定,欧阳智低了低头,加快了脚步,朝着穆旭国方向快步走去。

未来,正在前面等待着他!

追月大师死亡的消息第二天就传遍了整个禾姜国。

没想到他的粉丝还是很多的,许多达官贵人的老婆都哭的稀里哗啦的,大家约在一起,一定要给追月大师好好地送殡!

虽然他的尸骸一直没有被找到,但是大家都相信,火力太猛,都被烧成灰了,哪里还能找到什么尸骸。

“主子,您先忍一忍,后背上的伤口结痂了,我需要用镊子把结痂撕下来。”丹朱对趴在床上的司徒汐月说。

“没事儿,尽管来吧,这点儿小伤算什么!”司徒汐月着美背,脸上是一派轻松的笑容!

尽管她的后背已经是血肉模糊得不行了!

丹朱叹了口气,没说什么,手下用力,将衣服和结痂硬生生的扯开。

一滴汗珠从司徒汐月的下巴缓缓滑落,可是她的神情却依然那么淡定,那么从容……

丹朱加快手下的动作,青瑶在一边配合递纱布或者消毒的剪刀之类的。二个人忙活了半天,总算将司徒汐月的箭伤处理完毕了。

“主子,到底是谁下手这么狠哪!要不是您服用了止血丸,估计您当场就会血流而亡!”青瑶看了看地上丢掉的染血的纱布,十分火大!

“一个高明的对手而已。”司徒汐月缓缓坐起身来,在丹朱的服侍下穿好了轻柔的家居服,“丹朱,对整件事情,你是怎么看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