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4章 司徒楚月的心事/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夜,深了。

浓浓的夜色将整个天地都熏染成了一片宁谧的景象。

今夜,无月,无风,只有如潮水般的寂寞。

听雨苑内,司徒楚月静静地坐在二楼的露台上,靠着朱红色的栏杆,怔怔的看着夜色最浓重的地方,一双眼睛发呆。

一袭白衣,清华高贵,禾姜国的九王爷,轩辕尘渊……

这几个词语不断地在她脑袋中激荡,让她没有办法安宁片刻!

女人,真的很可怜!尤其是司徒楚月,更加可怜!

之前在司徒府的日子,她虽然仗着母亲薛姨娘是父亲得宠的姬妾,还有哥哥司徒青云的优秀,才得以在府里横行霸道的。

但那样的日子,她除了一些挣来抢来的衣服首饰,还有什么呢?

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世界上最亲密的夫妻尚且是如此,也难怪家里出了事之后,她所谓的好哥哥一下子翻脸,逼她做这样那样不耻的事情,甚至,还派人强行再次把她侮辱了……

想起那些不堪的回忆,司徒楚月鼻子一酸,泪水就滑落了下来,悄悄打湿了手中的木兰花。

她这样肮脏的人,怎么可能配得上那样清华高贵的九王爷呢!

她想,如果不是因为她的这幅“司徒汐月”的长相,他根本都不会看自己哪怕一眼吧!

手不由得摸上了自己的脸,司徒楚月忽然很恨自己的这张司徒汐月的脸,可是又感到庆幸!

如果不是这张脸,谁会真的看她一眼呢?

一阵花香拂过,是荷花清雅素淡的香气,司徒楚月神情瞬间变得严肃了起来——这是司徒汐月跟她定的暗号,以荷花香为暗号。

她赶紧擦干了泪水,从忙转身回到了自己的屋子里,果然看到一身青衫的司徒汐月正站在屋子里,正悄悄地等待着她。

夜色浓重,可是即便身在黑暗之中,这个五妹妹也总是有本事永远散发着迷人的光芒,好像她就该是万众瞩目的核心一般。

“汐月……你来了。”司徒楚月结结巴巴的说。

面对这个已然变得太强大的五妹妹,司徒楚月如今除了敬畏还是敬畏。

“嗯,”司徒汐月淡淡的说,利眸扫了她一眼,注意到她略微红肿的双眼,“怎么,哭了?这才几天,就干不下去了?”

“不是……”司徒楚月声如蚊呐,“汐月,你来这里是要干什么。”

“没什么,就是想问你一声,交代你调查敖浩的事情,你调查的如何了。”司徒汐月注视着司徒楚月。

司徒楚月轻轻摇了摇头:“我这些天也试图接近敖浩,但是,但是他好像把自己封锁的十分严密。我,我什么也调查不出来!”

“调查不出来?”司徒汐月眯了眯水晶眸,神色却变得轻松了起来。

“呵呵。”

“汐月,你,你笑什么。”司徒楚月越发纳闷起来了——按理说调查不出什么东西来,她该着急才对,为什么反而像是更轻松了呢?

“敖浩如果把自己封锁的很严密,只能说明一件事情,那就是他真的很有问题。只要知道这一点就够了。敖浩这个人警戒心非常高,事情宜缓不宜急,凡事慢慢来,相信总有一天,你会打开他的的心扉的。”司徒汐月笃定的说。

“汐月!”

可是没想到司徒楚月却一下子给司徒汐月跪了下来。

“怎么了?”司徒汐月脸色平静如水,没有丝毫的波澜。

被她那双平静无波的眼睛一注视,司徒楚月的心猛地开始无序跳动起来。

她咽了口口水,终于硬着头皮说:“汐月,我想请求你一件事,请你一定要答应我。如果你不答应我,我宁肯死在你的面前!”

“什么事儿。”司徒汐月有些不耐烦的皱起了清眉,她最烦别人拿死来威胁她了,尤其是一个哭哭啼啼的女人。

“我想请求你,等我完成这次的任务之后,就给我自由。”

司徒楚月抬起头,命令自己鼓足勇气看向司徒汐月。

“哦?给你自由?呵呵,司徒楚月,你不会忘记了吧。当初是谁跪在我的脚下,口口声声的说只要我能出手相助,就要一生一世任我驱使。怎么,你的一生一世这么短吗?”

夜风冷,司徒汐月的话更冷。

“汐月……”司徒楚月颤抖了一下身子,“这些话确实是我说的,我也知道自己没有脸跟你提这个要求。可是,我有不得已的原因。”

“什么原因。”

“我爱上了一个人,希望能以自己的本来面目面对他,而不是用你的面目来对他。就算他只对你的这张脸感兴趣,对本来的我不理不睬,我也不害怕!哪怕只能静静地在一边看着他,那就够了!”

司徒汐月扫了一眼跪在那里的司徒楚月,发现她的神色异常坚定,不像是随便说说的。

“哪怕一生一世,他都不会正眼看你一眼,你也无所谓吗?”司徒汐月冷冷的开口问了。

“嗯,哪怕一生一世。”司徒楚月坚定地说。

“呵呵,你想好了。我可以给你自由,但是给你自由的同时,你也必须要承担自己独立的后果。我不会再给你任何金钱上的支持或者提供你住的地方。所以你必须依靠你自己去赚来这一切。我想问你,你如何生存下去?只靠虚幻的爱情,你怎么活下去。如果你回答上这个问题,我就答应你的要求!”司徒汐月慧眼如炬。

像司徒楚月这样的娇娇女,一辈子估计都没干过什么粗活儿,更别说是自己谋生了。

司徒汐月扔出这个问题,无非是想考验她是不是真的如她所说的一样,为爱痴狂。

如果司徒楚月能给出一个她满意的答案来,她当然会给她自由!毕竟,无论她再对自己怎么不好,到底血浓于水。

她司徒汐月也不是一个真的冷酷无情的人。

可是如果她对这个问题都没有答案的话,那只能说明司徒楚月只是一时的心血来潮,根本没有对未来的生活有任何的预期。

那这样的自由,她是不会给她的!

“谋生?”司徒楚月皱皱眉头,“我已经想好了,虽然我没有钱,可是我有力气。我可以给人家做女红赚钱。我的女红也还不错,比市面上的绣娘都要厉害。实在不行,我还可以去别人的府内当丫鬟,挣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