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5章 以身饲虎/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呵呵,看样子你对自己的未来倒是规划的蛮清楚的。”

听到司徒楚月的回答,司徒汐月还算是稍微放下了心来。

司徒楚月很清楚自己的优势,知道可以用自己的手艺挣钱,也肯吃苦,这就说明她已经不再是从前那个只知道耍性子的大小姐了!经过这一段时间的磨练,想必她也认清了自己的定位,总算脚踏实地下来了。

“好,既然你这么说了,我就给你一次机会!这是最后一次任务了,只要你完成了,你就可以获得自由了。”司徒汐月淡淡的说。

“真的吗?汐月,这是真的吗?”

司徒楚月瞪大了眼睛,完全料想不到司徒汐月竟然会答应她的要求!

在她看来,这个新的五妹妹不但强悍,而且更加冷酷无情!而且根本不把任何的规则和世俗人情放在眼中,她怎么会答应自己这个看似无礼的要求呢?

“当然是真的。”司徒汐月将司徒楚月那惊喜错愕的表情尽收眼底,又扔出另一个重磅炸弹,“而且,你也不必去外面给人打工挣钱,如果想挣钱,可以来我的商铺翡翠阁和琅琊坊打工。只要你做的好,我绝不会亏待你的。”

“什么?翡翠阁和琅琊坊也是你的?天哪,汐月,你好有钱!”

司徒楚月的眼睛已经瞪得不能再大了,这个妹妹,她到底还有多少不为人知的秘密!

不过得到了这个机会,她除了感激,再也说不出别的什么话来了!只能不停地磕头,哭着感恩这个曾经她称为“废物”的妹妹!

“不过我的要求是很高的,如果在前三个月时间里你表现不好,那很抱歉,卷铺盖走人吧。”司徒汐月静静地为她讲清楚其中的利害关系。

现在欧阳智走了,翡翠阁和琅琊坊正好缺一个得力的管理人才。

而司徒楚月,司徒汐月记得这个姐姐从小就喜欢打扮爱漂亮,在衣服首饰上十分用心。而且她从小一直学习画画,艺术天分也够。

或者,这是另一块有待发掘的璞玉也不一定。

有的时候,人才就要安排在她最合适的位置上,才能发挥其最大的作用!

“我可以,我行的!请你一定要给我这个机会!我会做出一番成绩来让你看看的!”司徒楚月没有畏惧,反倒多了几分跃跃欲试。

“很好。”司徒汐月微微点点头,唇边挑起一个微微的弧度,手指轻轻扬起,将一小包粉末递给了司徒楚月。

“拿着这个,明天找机会,给敖浩下到喝的酒水里。”

“这是什么?”

“不要管这是什么,你只需要去做就行了。做完了这件事,我就给你自由!”

“好,我知道了。”司徒楚月现在已经学的很乖了,因为她知道,以她的智商,她根本无法参透五妹妹心里的想法,反正就照办去做就行了。

“你好休息吧,明天正午,你在绛梅轩设宴招待敖浩,到时候见机行事,知道了吗?”

“嗯,知道了。”

敖浩住的安心居内。

褪去了白日的伪装,“敖浩”也就是云梵,此刻盘膝坐在高床之上,闭目运功。

随着他气息在周身慢慢流转,一身淡淡的光华也在他周身流动,像是一个薄薄的茧子,将他全身密密麻麻的笼罩住。

那光华先是白色,再是黄色,然后是深褐色,最后变成了纯黑之色!

黑色到了最后的时候,越来越浓稠,越来越浓稠,就好像是黑曜石被火山的烈焰融化成的浓浆一样的浓稠!

“哈!”的一声,从光之茧里面传来了一声暴喝,只见那团浓稠的光被无情的撕碎了!

从光里显现出了云梵那张美到邪气的脸。

只见他微微闭着眼睛,长而浓密的眼睫毛还在不停的颤动着,随着他的身体,一起颤动。

一声悠扬的笛声轻轻传来,云梵陡然睁开了眼眸,犀利的眼神扫了窗外一眼,果然看见有一道身影怯生生的跪在那里,不敢动弹。

“属下花丝雨,参见少主!”

云梵漫不经心的扫了她一眼,冷笑道:“哦,你居然出来了?我还以为大宫主怎么也要好好教导教导你一段时间呢。”

听到“大宫主”这三个字,花丝雨瘦弱的身体禁不住打了个寒颤!

她没法忘记,这段时间以来自己遭受到的折磨和侮辱!

大宫主上次把她带回去之后,就把她投入了修罗场中,叫她再次好好体验了一番。

万魔山庄的修罗场,是云仙大陆上一个臭名昭著的地方!

每年花依依都会送一批新加入万魔山庄的人进去历练,那里是“你死我忘”的生存状态,每天都生活在高度紧张的环境之中,因为你每天的任务就是杀人。

不是你杀别人,就是别人杀你。

大宫主说,这是训练一个顶级杀手所必须要达到的条件。

花丝雨在里面熬过了炼狱般的几个月,身心都受到了极大的折磨!

花依依有的是办法不用动刑,也能折磨的你很惨!

这次花丝雨尝到了教训,自然更加不敢在花依依背后搞什么小动作了。

“少主,属下已经得到了深刻的教训,以后绝不敢再自作聪明了!属下这次来,是想传达一些大宫主的话给少主。”

花丝雨依然跪在地上,十分恭敬的说。

“哦,什么话?”云梵斜睨了一眼跪在那里的花丝雨。

花丝雨站起身来,走到屋子空荡的地方,双手捏了一个结界,然后在那个结界之中,出现了一面水做的镜子。

“水镜?水镜传话?呵呵,到底是什么要紧的事儿,还值得动用这个。”云梵轻扯薄唇,深邃的眼底闪过一丝不耐烦。

水镜里忽然出现了花依依的脸,宛如她就在眼前一样。

“梵儿,好久不见,有没有想姑姑啊?”

花依依的脸依然娇嫩如十六岁的少女,今天跟之前的那些天没有丝毫的差别。

云梵双眼毫无感情的看向水镜里的花依依,语气冷定:“大宫主有何事吩咐?如果只是想寒暄的话,那就免了吧。我要休息了。”

“咯咯,咯咯!丝雨,你瞧瞧你家少主!哎!真是有句老话说对了:大公鸡,跳南墙,娶了媳妇忘了娘!梵儿啊,你的心里只有司徒家的那个小丫头,估计没多少空间来装姑姑了吧。”花依依依然笑盈盈的,好像她真的是在说家常话一样。

不过云梵的脸却一下子变了!

“不准你动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