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6章 你眼睛瞎了吗?/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呵呵,哟,着急了?呵呵呵呵,丝雨,我跟你说什么来着?梵儿肯定被那个司徒家的小sao货勾走了魂儿了,你偏要为他辩解,说不能。现在证明我说的是正确的了吧。”花依依含笑看了花丝雨一眼,花丝雨吓得一下子跪在地上,不住的磕头,“大宫主饶命,大宫主饶命!丝雨下次再也不敢瞎说了,求大宫主网开一面!”

“好了!”

眼看着花丝雨的额头都鲜血淋漓了,云梵终于出声,淡漠的止住了她的动作。

“丝雨,既然少主为你求情,本宫这次就饶了你一次。你先退下去吧,本宫有事儿要跟梵儿单独说。”花依依依然娇笑着说。

“是,属下先告退。”花丝雨躬身,悄无声息的下去了。

屋子里再次恢复了死一样的静寂,云梵和花依依,透过水镜,无言的对峙着。

“司徒家的那个小丫头,梵儿你真的很喜欢吗?”

花依依先笑着开口打破了这种僵局。

“我说了,那是我自己的事儿,别动她。”云梵开口,声音冰冷。

“呵呵,瞧你紧张那样子,好了好了,姑姑答应你,不会去动那个小丫头的。”花依依咯咯笑笑,声音清脆犹如银铃,“不过,姑姑是想提醒你一句,你没忘了你这次来望天学院的真正目的是什么吧。你可不是来这里谈情说爱的。”

云梵的眼神儿微微黯淡了一下,他低下头来:“云梵没忘。”

“没忘就好,那木婉君的儿子也不算是白死,她也不算是白白牺牲。梵儿,如果你能不耽误工作,不耽误找《五龙天书》,你爱找谁就找谁,姑姑都不会介意的。毕竟,姑姑可不是那种思想古板的老古董!不过——”

花依依话锋一转,语气从甜美立刻变成了满含肃杀之气!

“不过什么。”云梵忍不住抬起头来看向花依依。

“不过,你真的确定,你爱上的这个司徒汐月,就是真正的司徒汐月么?”花依依咯咯一笑,灵动的大眼里闪过一抹阴狠的笑。

“你,你什么意思?”云梵错愕!

“呵呵,梵儿,你不会告诉我,你不知道你现在交往着的那个司徒汐月是假的吧?”花依依故作惊讶,眨了眨眼睛。

云梵心里十分吃惊,可是脸上却依然保持冷静,一丝波澜也没有起来,平静的让花依依都看不出他内心的真实想法。

“哦,这个我自然知道。”云梵淡淡的说。

“哦?是吗?”花依依扫了云梵一眼,从他的表情上看不出任何的波动,“那你知道了,你为什么不跟姑姑说。”

“呵呵,大宫主您日理万机,这点儿小事实在是不需要劳烦您亲自操心了。我之所以知道了也不说,就是想要看看这个假的司徒汐月到底想要搞什么鬼。既然有人能把她安排在我的身边,就证明我这里有他们想得到的东西。那么我就用自己来当钓饵,来一个反钓鱼,将计就计!”

“呵呵,如果你真的是这么想的,那么姑姑就放心了!时间不早了,你早点去休息吧。不过,姑姑希望你可以快刀斩乱麻,给你一个周的时间,把这个假司徒汐月的事情,给解决了!如果你到时候仍然不能自己解决的话,姑姑就只好给你收拾烂摊子了。”花依依巧笑倩兮,说完这番话,原本平稳的水镜开始颤抖了起来,最后碎成了一地的水花!

花依依彻底从这个世界消失了,屋子里的压力仿佛也消弭了不少似的。

但是夜色中,云梵那张俊美至极的脸庞上,却越发的阴霾了起来。

“司徒汐月,呵呵,原来你是假的……假的……假的……”

一样的夜色,却是不一样的人来欣赏。

对于妖孽来讲,这一夜,注定难熬,注定无言。

“少主,别喝酒了,喝酒伤身体。”

乘风和破浪终于看不下去妖孽那么喝酒的方式了,一坛子一坛子的高度烈酒,就这么当水一样的喝下去。

这不是不要命的喝法么!

“起来!让我喝,让我喝个痛快!”

一身绯色长袍的妖孽,抱着一坛子百年梨花白,死也不肯松手!

“阿鸾不要我了,嗝,这个世界上,也只有酒懂我了!哈哈,来来来,陪,陪我一起喝!慷当以慷忧思难忘,何以解忧唯有杜康!来,喝一杯,喝一杯!”

妖孽醉的厉害,醉眼朦胧的一把抓住了楼楠的肥手,说着他也听不懂的醉话!

“到底发生什么事了!”楼楠才刚回来,就看到自己家少主喝成了这个熊样,不由得又急又气!

乘风和破浪对视一眼,也很无可奈何:“不知道啊,一回来就这样子了,拉着脸,问他也不说,再问就发火!就光喝酒,往死里喝!不知道是为什么。”

“是不是跟司徒小姐有关?”楼楠不愧是老狐狸,一下子点出了其中的要害。

“问不出来,但应该差不多吧。”乘风和破浪无可奈何的摇了摇头,不得不承认,这个世界上,能令他们如此英明神武的主人如此失态的,除了司徒汐月,不做其他人想。

“别问了,就是因为我家小姐跟他闹别扭了。”

青瑶的及时出现总算解了燃眉之急。

“青瑶,你来的正好!你快说说,这到底又怎么了!”楼楠看到青瑶,就像看到了救世主一样的激动!

青瑶看了看烂醉如泥的妖孽,眼里闪过一丝同情,她低低叹了口气,说:“小姐说,要跟他分手……”

“什么!分手!?”

在场的三个大男人立刻睁大了眼睛,一副受惊不轻的样子!

虽然他们都是在生死里打滚的汉纸,但是,他们此刻的表情真的叫人怀疑他们的能力。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会分手呢?”乘风着急的脸都红了,一个劲的挠头。

“那分手了的话,我们可就要遭殃了!”胖叔叔楼楠苦笑着摇摇头,一下子点出了事情最本质的所在!

只有破浪出乎意料的沉默了。

是么?难道他们两个人真的分手了?那是不是说,他就有一丝机会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