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0章 情花之毒/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呵呵,好,既然你这么想死,那么,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敖浩说完,轻轻扬起右手来,只见他掌心缓缓凝聚了一团黑光。

“不好!快跑!”

司徒楚月知道这团黑光的厉害,赶紧拉着司徒汐月要跑。

可是司徒汐月却站在那里一动也不动,只是静静的看着敖浩,粉色唇瓣凝起一个浅浅的笑容。

那般笃定的模样,好像已经有了战胜敖浩的胜算一样!

而事实也确实如此!

只见敖浩忽然抽搐了一下子,脸色一下子变得苍白如雪!

他错愕的瞪大了眼睛,咬牙切齿的看向对面站着的司徒汐月:“你,你到底——”

一句话没说完,他整个人就栽倒在了地上,浑身不住的抽搐起来,就好像是抽筋了一样,根本无法控制住自己!

“他,他这是怎么了?”

这变故来的太快太迅速,前一刻司徒楚月还以为自己必死无疑呢,可是没想到,这一刻敖浩就变成了这个模样!

这简直是,简直是变得太快了吧!

“呵呵,你想问我到底是怎么给你下的药对吧?”

司徒汐月慢慢的走进了敖浩,清艳的眼睛里闪过一丝狡黠的笑容,“你以为你没有喝下那杯酒就没有什么关系,就可以躲开下毒对吧?呵呵,你虽然够聪明,只可惜你遇到的是我!”

“你想不到吧,其实那药我根本没有下到酒里,酒里的那些药,只不过是些十全大补的药粉而已。”司徒汐月盯着敖浩的眼睛,一字一句的吐出事情,“因为我把药,下在了司徒楚月的衣服上。这药粉有很大的挥发xing,而且无色无味,人会在不知不觉之中吸入其中。”

“可是,那为什么我没有中毒呢?如果那药是下在我的身上的话。”司徒楚月在一边,不解的问。

司徒汐月冷然一笑:“因为你的身上,没有带着某样东西。而这个药粉,只有身上带着某样东西的人,才会真的中毒。”

“难道他身上就有吗?”司徒楚月看向浑身痉挛的敖浩。

“看样子,应该是有。”司徒汐月缓缓勾起一抹轻笑,轻轻地在敖浩面前蹲了下来,“鸳鸯蛊,最喜欢的就是情花之毒。中了这个情花之毒,云梵,你体内的雄蛊开始折腾了吧。”

情花之毒,只能从情花里提炼出来。

情花又叫做绝情花,从此花中提炼出来的毒药,只需要一点点,就可以牵动人心里埋藏最深的情爱纠葛。

鸳鸯蛊,本就是女子种下让男子和她一辈子永远不分开的蛊毒。

情和爱,爱和恨,本就是一线之隔。

情爱纠葛,生生世世,纠缠不清!

唯有这用清泪喂养出来的情花,才能牵引出体内的情爱纠葛,才能叫思绪无端的翻江倒海,才能将蛊虫呼唤出来!

如果敖浩没有中毒的话,那么,足以肯定他不是云梵!

因为鸳鸯蛊几乎是万魔山庄蛊术里面最高级的一层蛊毒!

下毒的人的武功要十分之高强,而且要对巫术、毒术和咒术都要精通无比!而且这鸳鸯蛊是那个下毒的人分出一缕魂魄镇压在了云梵的体内,所以这个人的武功,很可能,比天阶还要高!

这样复杂到了极点的蛊毒,放眼整个世界,恐怕也只有云梵和楼破的身上,才有资格承受了吧!

但是楼破身上的蛊毒已经转移到了她的身上,那么,如果敖浩对情花之毒有反应的话,毫无疑问,他,就是万魔山庄的少主——云梵!

听到蹲在眼前的蒙面少女如此轻易的就解开了自己的身份,敖浩,不,云梵倒是有些微微的错愕。

但是瞬间,他就明白了过来。

“司徒汐月,是你,对吗?”

尽管他的身体不能动弹,可是云梵还是强行命令自己一定要保持住冷静和清明!

司徒汐月没有吭声,既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

在云梵这样强大的对手面前,保持沉默才是最上乘的办法!

“我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接下来我会怎么对付你。”

司徒汐月扔给他一个冷淡的笑,回身吩咐司徒楚月:“躲远一点儿!在外面给我放风,接下来,我有一件十分重要的事儿要做!”

“是!”司徒楚月干脆利落的应答,然后跑到了一边给司徒汐月望风。

司徒汐月转过身来,掏出自己的天蚕丝的手套来,然后站在外面的空地上,双手随便一挥舞,立刻从衣袖里飞出了几根天蚕丝做成的细绳子!

只见那些细绳子就像是有生命的一样,一下子将云梵捆绑了起来,然后绳子再栓在了竹子之上,将云梵吊在了半空之中!

不过眨眼的功夫,这些绳子就织成了一张巨大的网,而云梵,就被扎扎实实的困在了最中央,身子朝下,一动也不能动!

“呵呵,云梵,这样不好受吧。不过没关系,再稍微等等,只要一会儿,一会儿的功夫,你的痛苦就能解除了!”

司徒汐月轻轻走到了云梵的身边,抬起头来,微笑着朝云梵说。

中了情花之毒,云梵体内的蛊虫就好像吃了春yao一样,会迫不及待的想要召唤雌蛊来结合。

而趁着它们结合的时候,司徒汐月就能将雌雄蛊虫一起杀了!

这样,就能彻底解除他们两个人身体里的蛊毒了!

这样,对她好,对云梵也好!

云梵紧紧抿着嘴,已经晕了过去。可是他体内的蛊虫却开始动了起来,发出了咕咕的召唤雌蛊的声音。

司徒汐月立刻感受到了自己身体内蛊虫的躁动不安,是了,看样子雌蛊已经感受到了雄蛊的召唤,也想要出来了!

为了轻松地引诱出雌蛊来,司徒汐月立刻盘腿坐下,微微闭起双眼,放松身心,让自己的心神沉浸在轻松地氛围之中。

果然,不一会儿,她就感觉到嘴巴里有一个小东西在不停地蠕动,似乎十分急切的想要出去一样。

司徒汐月心微微一挑,知道是自己体内的雌蛊要出来了,于是便轻轻张开了嘴巴,方便雌蛊出来。

“咕咕,咕咕,咕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