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1章 云梵的亲爹/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哈哈,聪明,真是聪明!你都肯陪我这个老头子喝酒吃肉了,我怎么会不帮你施针呢?”高老头不知道又跑哪里去流浪去了,又搞得自己一身的狼狈,还有满脸的胡子!

“哼,要是你胆敢欺骗本少主,本少主的拳头,可够你吃的!”云梵冷冷的说,终究还是坐了下来,陪着高老头喝酒吃肉了起来。

高老头看了他一眼,笑了笑:“哈哈,这才是好孩子嘛!天天绷着个脸,就好像谁欠你了百八十来万似的!这张脸这么帅,不笑笑,真是太可惜了!你这张冰块脸,连我这个老人家见了都害怕,就甭说是我那汐月亲亲好徒弟啦!”

云梵本来面无表情的在喝酒,听到汐月这两个字,顿时停住了动作,表情都变得有些不太自然。

高老头察觉到了,嘿嘿一笑:“怎么了,少年,想念我的徒弟了,是不是啊?”

“想念又能如何,不想念又能如何?难道你还能把她随时随地召唤过来不成?”云梵淡淡的说,表情又恢复成原本的冷酷无情!

“呵呵,未尝不可啊。不过你要是一直都这样冰块脸,恐怕谁都帮不了你了!”高老头摇摇头,又倒了一碗酒喝。

“呵呵。”云梵拒绝在这个话题上继续,他还不擅长跟其他人讨论这么秘密的话题,尤其是涉及到司徒汐月的……

她,只能在他心中私藏,谁都不能觊觎一步!

哪怕是她的师父!

“好了,不说了不说了,行了,今天的酒就喝到这里!来,咱们来施针吧!”高老头呵呵笑笑,心满意足的起身,从满是油污的袖管里掏出了几根油乎乎的长针,然后走到了云梵的身边。

云梵早已习惯了此人如此荒诞不经的治病方式,再说,这个人是汐月的师父!如果汐月可以认他为师父,那么他就没有什么好值得被怀疑的了!

所以云梵相当淡定自若的坐在那里,任由高老头给他的头部的太阳穴还有脊椎上的大椎穴施针治疗!

长长的银针慢慢扎了进去,高老头的神色变得严肃起来!

他一边给云梵施针,一边用强大的内力灌注其中,好把云梵体内深层次的寒毒给拔出来!

慢慢的银针就变成了黑漆漆的了,这就说明,云梵体内的寒毒,已经开始往外拔出了!

一边拔,高老头一边观察云梵的表情!这样活生生的被施针的感觉很痛苦,可是云梵却一点也不用麻沸散,只因为这样才能取得最好的治疗效果!

不得不说,云梵的忍痛能力,确实是一流的!

“娘,娘,娘亲,不要,不要离开我,不要——”

“爹,爹,不,不要去那边,很危险,哥哥,哥——”

“哥哥,哥哥我在这里,救命,哥哥,哥哥!”

脑海最深处翻腾起一幅幅破碎的画面,那是从未在他脑海中存在过的画面!

茂林的森林里,湍急的溪流,潺潺的流水声,到处都是鸟语花香,还有好闻的香气。

女人温柔的笑容,柔和的面孔,柔软的长发,那是,那是谁,为什么,为什么她的脸是模糊的,为什么,为什么我看不出清楚?

可是那种感觉,却熟悉的要死,是一种很安心的熟悉,难道,难道她就是我的娘亲?

还有一个英朗的男人,一个小男孩,他笑着牵着自己的手,叫他弟弟。

哥哥?

是,是娄吗?

是他吗?

为什么,为什么我们要分开?为什么,哥哥,为什么!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年轻人,醒醒,快醒醒!”脸上传来冰冷的冷意,云梵艰难的睁开眼来,却看到眼前的高老头正站在那里看着自己,目光里全是怜悯。

“先不要着急去想,你的记忆,一直被寒毒压迫在脑子最深处。如果贸然去想,你会很痛苦的!”高老头尽量放柔和了声音,轻声安慰云梵。

“我的记忆?”云梵使劲皱了皱眉,“为什么,之前我从未知道自己还曾有过这样的记忆?是谁,将我的记忆封存住了?”

高老头递给他一杯热腾腾的茶,看着他喝下去之后才说:“这个世界上能封存人记忆的人,而且还能封存的如此完美的人,除了萧青衫,别无他人。”

“萧青衫,大宫主,为什么。”云梵凝眉,看向高老头。

“呵呵,我知道你肯定会这么问。萧青衫武功高绝,已经是天下第一,独步武林,其武功已经是到了无人可以窥探的地步!很久之前他就已经是神镜级别的武者了,已经是天下第一!而且他掌控万魔山庄,可以说是万人之上,可以说是无欲无求了。可是为什么,为什么还要去封存你的记忆,对吗?”高老头的笑容里,略带有几分的苦涩。

云梵点了点头:“我从小就是跟着花依依长大,对于萧青衫我了解的其实也不多。他跟我无怨无仇,为何要如此对我。”

“呵呵,跟你是无怨无仇,不过萧青衫这辈子最恨的一个人,可就跟你关系莫大了!”高老头呵呵一笑,那双总是昏庸的眼睛里,此刻,却满是雪亮的光芒!

“谁?”云梵问。

“萧清绝,你的父亲!”高老头一语惊人,天空陡然响起一个炸雷,似乎天公也在为这个已经死去很久的人儿鸣不平!

呵呵,老天!如果你真的,真的仁慈的话,那么就把这个秘密,让它得见天日吧!

让这两个可怜的孩子,知道知道当年那件血案的真相吧!

“我的父亲?”云梵震惊莫名!

从小到大,其实,他一直想知道自己的亲生父母到底是谁。

可是这个问题,似乎是个不能触碰的禁忌!

小的时候他不懂事,问了花依依一句话,结果花依依把照顾他的宫女用人全都扔进了虿盆里,亲眼叫他看着这些人被毒蛇啃得只剩下一具具白骨!

花依依笑着对他说,他没有父母孩子,他是被人抛弃的孤儿,是花依依把他从荒山野岭捡来的!

以后谁要是敢对他再说一句父母,谁的下场就是虿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