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2章 原来我也有家人/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那时候他虽然小,可是却被那些人惨死的画面给吓住了,足足有半年的时间缓不过来,每天都在发高烧,说胡话。

当时所有人都认为这么小的一个小孩子他活不下来了,可是最后他不但活下来了,而且还活的比谁想象的都要好的多!

只是从那个时候开始,原本天真单纯的云梵就已经死了,活下来的,只是一个冷酷无情封闭自己所有感情的万魔山庄的少主,也就是花依依的杀人机器!

从此之后,云梵的字典里,就没有父母这两个字!

虽然后来花依依叫他去杀了慈悲城的城主娄,并且告诉了他,娄就是他的亲生哥哥。

可是却没有告诉他,为何娄是慈悲城的少城主,而他却是万魔山庄的少主。

他对娄没有半点印象,所以对这个没有半分感情的亲生哥哥,他的下手,可谓是无所不用其极!

那个时候,云梵还是觉得,所谓的家人根本没什么用处!

他活着,就是万魔山庄的少主!权力跟身份地位,才是他最重要的东西!

可是现在,他才猛然了解到,原来,当年的他,也居然拥有过那么快乐温暖的一段时光。

娘亲,爹,哥哥……

这些他从未接触过的东西,难道,他真的曾经拥有过吗?

他,真的配拥有吗?

看到云梵眉宇间那显而易见的渴求,高老头的心,也不由得软了!

一个人不是生来就是恶魔的!即便手上沾满了累累的鲜血,就算是冷酷杀人如云梵,其实,也是一个被人利用的可怜虫而已!

“是的,你的父亲萧清绝,是一个绝世美男子。他,是萧青衫的亲弟弟!”高老头一字一字的,吐出了当年那震惊世界的惊天秘密!

“什么?我父亲是,是萧青衫的亲弟弟?那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萧青衫要那么恨他?”云梵觉得事情的发展越来越超出了他理解的范畴了!

“这是因为……”高老头才要继续往下说,忽然墙头飞进来一个人,一个女子,蝶梦!

“少主,属下刚刚得知,娄带着一名女子秘密回到了慈悲城!”

“女子?是谁?”云梵腾的站了起来,双拳不由得紧紧握起。

“具体的人属下还没有打听清楚,不过看容貌,是一个长得很普通的女人……”蝶梦低声说。

“她,是她回来了!”云梵听到这里,激动地说!他的眼睛一下子亮了起来,就如同暗夜的闪电一样,亮的惊人!

不知道为什么,蝶梦看到云梵的这种神情,心里却戈登一声,一种酸酸的情绪不由自主的泛起……

“高老头,我有事先走了,改天再来跟你喝酒吃肉!”云梵根本等不及,一个飞身掠了出去!

“少主!”蝶梦一看到云梵走了,清丽脱俗的小脸上,划过一丝失望,也赶紧跟了上去!

“情这个字啊,真是害人不浅,害人不浅呐!”高老头看着他们离去的方向,一张布满沧桑的老脸上,不由得划过了一丝无奈的笑意。

坐下来,打开酒葫芦,喝一口香甜甘美的女儿红,任由那热辣的酒液在舌尖流转,冲淡了内心里的思念之情。

“雅兰,雅兰,你我天人永隔,亦有数十年了吧!不知道你一个人,在天上,可还好么?”

“你的女儿,司徒汐月,你放心,我会好好照顾好她的当年我没有照顾好你,现在,我不会再疏忽了!雅兰,你放心吧,我高渐离,绝对不会违背对你的誓言的!呵呵,你放心吧!等这边的事情了了,你的血海深仇得报了,我,就下去陪你,到时候,你可不要再不理我呀!呵呵!”

高老头嘿嘿笑着,一边笑着,一边流下了两行浑浊的老泪……

世上自是有情痴,此恨不关风与月!

高老头又怎么会知道,他一直心心念念不忘的轩辕雅兰,其实并没有死。

不但没有死,人家还潇潇遥遥自自在在的,跟前夫相聚甚欢,甚至,还有了另外的一个孩子……

轩辕雅兰,你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为何会另如此多的英雄好汉对你念念不忘,一辈子都活在对你的追忆之中?而你,却像是没事人一样的,能活的那样的开心跟自如呢?难道你是一个没心没肺的人?还是,你根本就是一个善于玩弄男人的女人?

不过这些事情,高老头知道了,也未必是什么好事!

轩辕雅兰,还是永远作为一个追忆的对象活在他的心中,这才是最好的结果了吧!

马车咕噜咕噜的进了慈悲城。

外面黑云弥漫,眼看着就要下雨了,车夫不由得加紧了手里的缰绳!

城主吩咐了,务必要在下雨之前,赶到慈悲城!

“什么,你说什么?娄哥哥他回来了?”正在自己屋子里泡澡的蓝凤凰得知这个消息,激动地差点儿从浴桶里跳出来。

服侍她的正是时才人。自从妃子们全都被驱散了之后,她就自告奋勇做了蓝凤凰的侍女,这样的身份,才得以留下来。

她本来目的也不是要做什么妃子,她不过是云梵安插在这里的一颗棋子罢了!

是棋子,就要发挥棋子的作用!她,绝对不会叫少主失望的!

“是啊,少主的马车已经快到门口了呢,不过,少主好像不是一个人回来的。”时才人给蓝凤凰擦好身体,适时的来了这么一句。

“不是一个人?是谁跟着一起回来了?”蓝凤凰动作一停顿,满脸的喜悦已经变成了寒霜!

“除了司徒汐月,还能有谁有这么大的面子,值得少城主他千里迢迢的去请了来啊!”时才人呵呵一笑,看了一眼蓝凤凰,添油加醋!

很好,这把火已经烧起来了!只要自己再稍微一挑拨,蓝凤凰这个蠢货就会爆炸,到时候,自己又可以看一场好戏了,呵呵!

不过出乎时才人意料的是,蓝凤凰这次倒是没有什么太大的暴怒。

反而一屁股坐在了凳子上,平静的说:“哦,是么?既然是她来了,那么我理应当好好地去迎接迎接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