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1章 酒能乱性!/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事实证明古人说的话,都是对的。

什么叫做“酒后失身”什么叫做“放浪形骸”,现在司徒汐月是全都体会到了!

一大早睁开眼来,发现自己居然躺在妖孽的臂弯之中睡得正香,而妖孽也好不到哪里去,把头靠在椅子上,呼呼睡得也很是香甜!

司徒汐月头疼欲裂,刚想骂几句,忽然觉得气氛不对。

抬头一看,只见下面站满了上朝的官员,一个个大眼瞪小眼的瞧着她,宛如看到了祸国妖妃。

她立刻惊醒了一半,也来不及叫醒妖孽,自己赶紧灰溜溜的走了。

幸好她穿的是男人的衣服,再加上头发散了,也不容易被人看见容貌,所以大臣们才没有当场就闹起来!

不过这样也更加坐实了妖孽的龙阳之癖!

这小道消息通过琳琅的嘴巴传进她的耳朵里,绘声绘色的,越发像那么一回事!

司徒汐月当时跑完澡,正在吃茶,听到这个特大消息,不由得扑哧一声笑出来,茶泼了琳琅一裙子!

“小姐,你,你也别太难过了。枝上柳绵吹又少,天涯何处无芳草!何必单恋一枝花!过了这个村,还有别的家啊!再说了,小姐您这样的人品,要是招赘,不知道多少男人要抢着嫁给您呢——”

琳琅说着说着觉得不对劲,因为司徒汐月的眼神陡然变得犀利了起来!

她顿时觉得自己说多了,赶紧吐了吐舌头,转移了话题:“那什么,小姐,翡翠阁跟琅琊坊的店铺选址都看的差不多了,就是您看中的那块黄金地盘,那个安国公的公子,死活不卖!”

“哦,是么?是不是嫌弃价钱不合适?”司徒汐月淡定的问。

这人心嘛,无非就是贪嗔痴三个字,肯定是价钱谈不拢呗!

“不是,咱们都出了十万两黄金的价格了!那该死的安倍龙就是不卖!”琳琅愤恨的说着。

“哦?十万两黄金还不卖?莫非,他的胃口还更大?”司徒汐月眯起眼睛,“我倒是想会会这个安倍龙了!来人,替本姑娘调查一下,这个安倍龙到底有什么致命的缺点没有!既然他不识抬举,那就别怪我不仁不义了!”

此时,外面忽然通传:“主子,外面有一个人求见,说是安国公的公子,叫安倍龙。”

“呵呵,说曹操,曹操到啊,告诉他,就叫他在那里等着吧!至于见不见得,还要看本姑娘心情好不好!”司徒汐月悠然一笑,慢悠悠的捻了一枚蜜饯放进嘴巴里。

“小姐,为何,为何不见呢?他既然送上门了……”琳琅吃了一大惊!

“现在他既然登门造访,就说明他按捺不住了,知道咱们出十万两黄金是一定要拿下他家的地!他之所以不卖,要来这边来拜访,也是想试探试探咱们的口风跟底线,方便他再加价!这个时候我偏偏就要摆出一副爱答不理的姿态来!这样晾一晾他,他心一慌,很多幕后的事情,也就自然而然的浮现出来了!到时候,他自乱阵脚,咱们也才好乘胜追击!”司徒汐月优雅一笑,清艳的双眸里划过的,是淡定,更是自信!

那是历经无数坎坷之后的自信,也是淘尽黄沙始得金的沉着!

看到她这样的沉着,琳琅也镇定了下来:“嗯,到时候来一个痛打落水狗,呵呵!”

前厅。

郁郁葱葱的绿植中,是一派明亮气派的大厅,无论是大理石的桌子,还是各色各样的毛笔,还有那摆放在四周的名人字画,无一例外的不体现出这个家的主人的非凡,大气!

安倍龙一身银灰色的衣服,剪裁得体,不过边缘处的磨损已经告诉了人们一个事实:那就是,这个自称是安国公公子的年轻人,显然在生活上颇为窘迫。

要不是他长得儒雅俊秀,气质卓越,而且无论等了多久,都是一副好好先生的模样,恐怕早就会被这里的佣人赶出去了!

不过他的安静跟忍耐也给他争取了不少的印象分,起码当司徒汐月睡饱了觉醒来之后听琳琅八卦说那个人还是端坐那里一动不动之后,就连她也不由得兴起了一丝丝的好奇感。

原本以为只是个二世祖,难道,还有意外之喜?

她决定去看看,刚一进门就将这个安倍龙浑身上下扫了一遍,奇怪的,这个安倍龙不但没有半分的尴尬,反倒是彬彬有礼的站了起来:“在下安倍龙,见过司徒小姐。”

“呵呵,不好意思啊安先生,今天我身体不舒服,所以这才起身,劳累您久等了。”司徒汐月笑了笑,坐在了椅子上,“安先生,您到底要多少钱,就直接说吧。看在您等了这么久的份上,我不介意在十万两黄金上再加一万两。但这已经是极限了。”

“呵呵,司徒小姐,您恐怕误会我的意思了。其实无论给多少钱我都不会卖的。因为这是我的祖产,里面充满了回忆。虽然现在安国公府邸已经败落了,但是我还是想保有老祖宗的东西。这是十万两黄金的票据,请您收好。”安倍龙从衣袖里掏出一大厚的票据来,放在桌子上,然后转身出去了。

“呵呵,还挺清高,不过你是真清高呢还是假清高,我还得看看才知道。”司徒汐月将钱收好,微微一笑,眼里转过了一道微微亮的光芒。

安国公府。

昔日繁华的府邸,如今只剩下一片萧瑟的景象,除了一个老仆,整座大宅里根本一个人都没有。

这样萧瑟的景象,安倍龙到了家门口还是浮现出了一丝淡淡的笑意,急忙加快了脚步,走了进去,好像里面有谁在等待着他一样!

“月如,我回来了!”安倍龙走到大堂里,看到了那一个自己魂牵梦萦的身影。

一身月白色长袍的林月如正坐在那里,好整以暇的喝着茶,一边喝,那张如玉般的脸上一边露出了不屑的神情!

哼!

一个破落户,也就只能喝得起茶叶末子这样的次品了!

要不是她渴的不行了,才不会喝这烂茶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