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7章 皇后咱们去哪儿呀/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不过她这样流畅自如的转圜倒是有些惊住了妖孽!吼吼,原来他的阿鸾也是个说谎高手呵!之前他怎么就没注意到呢?

瞧这小谎话撒的,面不改色心不跳的,真是叫他又惊又喜啊!

“广儿,汐月问你话了,你倒是说话呀!”萧铁茹听到司徒汐月主动要留下来陪伴娜拉凌玉,不由得对这个孩子的观感又提升了一倍,连带着称呼也变成了“汐月”了!

“哦,行行行,可以,没问题,只要阿鸾愿意,本王没意见,完全配合!”妖孽笑了笑,灿若骄阳。

他的微笑又迷醉了在场所有女人的眼,妖孽,真是妖孽!

“而且本王也决定留下来,也陪曦华公主!”

妖孽的一句话,顿时惊得大家都合不拢嘴!这个冥王,变得也太快了吧!刚刚还死活不在宫里住呢,现在扭脸就变了主意了,真是个变色狼,她们算是见识到了!

“呵呵,好,好!既然你肯定留下来那就是最好不过了!正好咱们祖孙两个人也好久没有在一起好好地聊聊天了!凌玉在宫里养伤这段时间,你就多留在哀家的身边,好好地陪哀家说说话,解解闷吧!”听到妖孽这样说,萧铁茹满意的点了点头,露出了一个淡淡的笑容。

尽管她心里十分清楚,敖广这个孙子可不是为她这个老太婆留下的。

但是他为了谁留下的又有什么所谓?反正他的人已经留下了,这是既定事实,她无需再去费力追究什么为谁留下来的。

怪累的慌!

再说了,既然这个司徒汐月说要留下来,那么这些天她就可以好好地观察观察她,必要的时候甚至可以设置一些小小的考验给她。

她倒是想看看,能叫自己如此优秀的孙儿倾心的女子,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女人!

“太后娘娘,其实,水灵对于医理方面,也是略知一二的。”时水灵在一边幽幽的开口了,“小时候,水灵的娘亲摔倒过一次,伤的很严重。水灵记得那情形跟公主的伤,一般无二。当时有个游方的道人,他教了水灵几招按摩术。水灵每天给娘亲按摩,倒是颇为见效。”

“哦,是吗?”萧铁茹扫了一眼站在那里的时夫人。

“回太后娘娘,水灵这孩子从小就孝顺。臣妇之前确实扭伤过脚,都是水灵这孩子给臣妇按摩的。”时夫人赶紧跪下来回话。

“即是如此,那便叫水灵也留下来吧!多一个人,多一份把握。不过哀家的宁禧宫,这下子可真的是热闹了!这么多的儿女都陪在哀家的身边,哀家真是高兴,高兴。福韵,你快去吩咐宫人,收拾几个房间出来,安排安排。”萧铁茹看了看眼前这些孩子们,倒是真高兴。

这下子娜拉凌玉倒是不愿意了!她本来是只想着跟敖广单独相处来着,没想到这下子倒好,一下子跑出来这么多不相干的人来搅局,她能不气吗?

但是她也不是傻子,人家都说了来陪她解闷的,她要是再不同意的话,那可就真的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了!

所以她也只有打落牙齿和血吞了,眼睁睁的看着司徒汐月还有时水灵两个人亲亲热热的挽着手,也朝宁禧宫走去。

“呵呵,皇帝,你不觉得这下子宫里总算热闹了起来了么?”

看着这群年轻人青春洋溢的背影,萧铁茹一贯严肃的脸上也不由得浮现了一个淡淡的笑容。

“热闹是热闹啊,就怕热闹过了头。母后,您不会没看出来这几个人之间暗潮汹涌吧。”敖战微微苦笑。

“暗潮汹涌也总比死水一滩要强!”萧铁茹不满的扫了扫德妃、良妃、和贤妃,脸色沉了下来,“皇后也真的是好本事,未免也太贤惠了,生怕妖媚祸国,所以就弄了这些个人放在皇帝的身边。不过这些人老实倒是老实,就是也太不像样子了!你瞧瞧整天穿的这个样子,死气沉沉的,哀家看了就生气!这成什么样子!知道的,还说是后妃们一个个恪守本分,不知道的,还说你这个皇上品味奇怪,总是挑一些这样的货色!真是给咱们穆旭国丢脸!”

“是是是……”敖战在一边陪着笑,什么也不敢说。

“皇后呢?皇后去哪儿了?今天晚上这么重要的晚宴,她居然不出现。真是越来越不把哀家这个太后放在眼里了么!”萧铁茹扫了扫人群,发现并没有皇后的踪影,连太子敖浩的踪迹也看不到,不由得连连冷笑,“哼,真是有什么样的娘,就有什么样的孩子!太子今天晚上也没有来!居然连声招呼都不打!真当我这个老婆子是死的么!来人,传本宫旨意,去请皇后跟太子,来哀家的宁禧宫,陪哀家好好坐坐。就说多日未见太子,哀家这个皇祖母想孙儿了。快去!”

“是,太后。”太后身边的得力太监满多郎点点头,捻着兰花指,一扭一扭的去了。

剩下的人无不在太后的盛怒之下低下头来,谁也不敢吭一个字。

太后又扫了扫德良贤三妃一眼,这才冷哼一声,拂袖离去。

凤梧宫内。

皇后木婉君近来身体不好,偏头疼又发作了,所以总是喜欢静养。白天黑夜的也总是一个人在凤梧宫里呆着。

除了贴身的侍女琳琅和太监高原之外,其他的一概不留,全部都在宫殿外面侍候。

这不,今天晚上皇后的偏头疼又发作了,就算隔着厚厚的帷幕,也能听到皇后传来的痛苦的声音。

要不是皇后严令所有人不得入内,宫人们还真是有些犯嘀咕。这次皇后的头风病似乎比之前更加厉害,之前疼归疼,可没叫唤的这么厉害过呀!

“琳琅姑姑,要不要找个太医来瞧瞧呀。”宫女领班嫣红忍不住问。

琳琅抬眼看了看那沉沉的帷幕后面,目光沉静如一潭死水:“皇后说不用便是不用,咱们这些下人就不要去操主子的心了。在其位谋其政,你管好自己就行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