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3章 诡异的凤尾镯/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他想叫人救火呢,可是旁边的人谁也不敢动弹。笑话,这可是冥王殿下点的火,谁敢上去动手啊?除非自己也想引火上身!

所以大家就都杵在哪里,麻木的看着高原被火烧的高声惨叫,谁也不敢上前一步!

“噗通!”

高原见没有人救他,自己一下子扎进了旁边放水的大缸里,想要扑灭身上的烈火!可是没想到的是,那火焰不但没有被扑灭,反而越烧越旺了!

“啊,这火,这火怎么扑不灭呀!”高原彻底绝望了!

“三昧真火?”司徒汐月眼眸一亮,看起来,妖孽的武功又进益了!

妖孽本身的练气就是红光,这红光便代表着火焰,以及一切猛烈的力量!而最猛烈的力量,无非是火。

可是水火无情,火又能被水克制住。所以还不是最厉害的。

不过三昧真火就不一样了,这三昧真火是任何水都熄灭不了的,能融化这世界上一切的坚硬物质,包括最最坚硬的金刚钻!

妖孽练成了三昧真火,也就说明他的天阶上品的武功已经巩固了下来,而且越加纯熟了!

好啊,这小子什么时候练成了三昧真火这一招,居然还瞒着自己,不跟自己说!不过,看到妖孽这么牛叉,司徒汐月心里也是与有荣焉。

之前还担心他打不过云梵会吃亏,不过现在看起来,他的武功应该在云梵之上了。

打他两个的,也是妥妥的没问题!

嗯,这下子可好了,既然妖孽能打得过云梵了,那她也不打算把云梵的身世继续瞒下去了!

她要赶紧告诉妖孽,云梵就是伪装的敖浩才行!

但是现在不行,总得等妖孽出了这口气,眼前这摊子事儿过去了再说才行。

“这是三昧真火,你这个奴才能扑灭了,你也就不是奴才了。”

木婉君淡淡的扫了高原一眼,悠然的开口了。那口气,就好像高原在她眼里不过就是一条狗,死不死都根本无所谓了。

“皇后!救我,皇后娘娘!”已经烧成一个火人的高原爬着到了木婉君的脚下,伸手想要抱住她的脚。

但是没想到,却被一把宝剑穿透了心脏!

“额,皇后,皇后,你——”

高原至死都没明白,为什么那个一直把自己当成心腹的女人,会这么狠心的要了自己的命,并且连眼睛都不眨一下!

他永远也没可能知道了,因为下一秒,他就彻底的死翘翘了。

“哐当”一声,木婉君将手里的宝剑扔在了地上,掏出手绢擦了擦自己的手,一脸的淡然。仿佛刚才她杀的不是高原,而是一只叫高原的狗!

不,高原甚至连只狗都比不上!因为谁都知道,皇后养了一只叫星子的黑猫,那只黑猫皇后可是爱若珍宝了。

“来人,把这个奴才脱下去,仍在乱坟岗上!今天的事情,本宫就不追究了,到此为止。也算是本宫给冥王您的一个面子。”木婉君挑眉看了看妖孽,“本宫想,就算是淑妃娘娘还在,也不希望看到冥王变成这么残虐的一个人吧。”

听到木婉君提到淑妃这个名字,司徒汐月敏锐的抬起头扫了她一眼。

这个女人一直故意提起淑妃来,肯定没安什么好心。之前她在禾姜国的时候,就利用淑妃这个软肋来要挟妖孽,到了这里,难道又要故技重施了么?

上次她是弄了一缕头发,现在呢,现在这个女人打算用什么来迷惑妖孽?

司徒汐月刚想着,就看见木婉君笑了笑,举手拢了拢自己的头发,手腕上一个普普通通的木头镯子一下子露了出来。

“凤尾镯?你从哪里弄来的这个东西!”妖孽看到那个镯子的时候,神色明显变了!立刻变得紧张起来!大声的问木婉君!

“呵呵,从哪来的。这皇宫这么大,天下这么大,不过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凤尾竹雕刻的镯子,也不值钱,本宫当然要多少有多少了。怎么,冥王殿下喜欢哪?本来你喜欢的东西,我这个当母后的,不能不给你。不过,这凤尾镯子可是本宫一个相当好的姐妹送给本宫的礼物,本宫实在是不舍得把这镯子送给别人。”木婉君扫了扫妖孽的表情,将他的担心和忧愁尽数收入眼中,不由得十分得意。

哼,敖广!就凭你,也想跟本宫斗?

你回去再多吃几年咸盐吧!

本宫不过是拿出了一个凤尾竹做的镯子而已,你就已经这样魂不守舍了。看样子,淑妃那个小贱人在你的心目中,还真的是具有相当的分量呀!

看样子本宫当年没杀了她,而是把她囚禁了起来,这步棋还真的走对了呢!

如果没有这颗棋子牵制你,如今的天下,又有谁能真正的牵制得了你这条毒龙呢!

呵呵,只要淑妃还活着一天,你就不得不乖乖的听本宫的话!哈哈,哈哈哈哈!实在是太痛快了!太痛快了!

木婉君心里狂笑不已,脸上却依然是淡淡的神情。

她扫了扫跪在那里的琳琅,用一种不容置喙的语气吩咐下人:“来人呐,还不赶快把琳琅这个吃里扒外的小蹄子跟本宫抬进去!”

“是!”宫人们见识到了皇后的威力,自然不敢不乖乖的!

于是赶紧上前架起了瘫倒在那里的琳琅,就要往里拖。

“不要,不要啊,不要——”琳琅极为惊恐,开始拼命挣扎了起来,她看向站在一边的司徒汐月,扯着嗓子狂喊了起来,“救命啊,救命!我不想死,救命,皇后她——”

唰拉一声,一柄明晃晃的宝剑再次出鞘,笔直的朝着琳琅冲了过去!眼看着琳琅就要像高原那样死于皇后剑下的时候,忽然满多郎哎呀一声,一下子扑了过去,那宝剑好死不死的正好戳在了他的肥屁股上!

“哎哟!疼,疼死老奴了!”幸亏满多郎的屁股厚,这宝剑才没造成什么实质性的伤害,只是刺了一个血窟窿而已!

不过这鲜血喷溅出来,正好喷了木婉君一裙裾!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