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5章 司徒汐月的心机/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说完这句话,木婉君便急匆匆的转身,带着人离开了。

“来人呐,快把满公公跟琳琅姑娘搀扶回宁禧宫,宣太医,赶紧到宁禧宫来一趟!”司徒汐月看着木婉君落荒而逃的身影,眼里闪过了一丝得意。

哼哼,想跟本姑娘斗?真是没门!

不过今天她实在是不宜再跟木婉君明着来了!凤梧宫的大殿里,肯定发生了什么莫名其妙的事情,她不急于去探寻,并不代表她不着急不上心,而是她想先问问琳琅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有个谱儿再说。

可是她没看到的是,刚刚还一脸着急的琳琅此刻却像是丢了魂儿一样,失魂落魄的。

等到了宁禧宫之后,太后本来正在佛堂里抄写经书,看到司徒汐月回来了,不由得放下了心。

“司徒姑娘,您这是跑哪儿去了呀?奴才们回来说您不见了踪迹,冥王殿下着急得不得了,差点儿把这皇宫都翻了过来!您以后可千万别这样了,要去哪儿玩,提前打个招呼,告诉咱们一声。”福韵姑姑赶紧迎了出来,在看到被抬进来的满多郎和满手是血的琳琅之后,不由得吓了一跳!

“这,这是怎么了?满总管,您这是……”福韵惊疑不定的看向满多郎。

“别提了!是皇后娘娘拿剑刺的!疼死咱家了!”满多郎疼的直哼哼,当然也不忘记赶紧告皇后一状!

“皇后?皇后刺的?天哪,这也太……”福韵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的样子,“先把满公公抬回自己的房间去吧,太医来了赶紧叫太医去给看看!我这就去回禀太后去!”

佛堂里,太后听完了福韵的描述,慢条斯理的放下了手里的紫竹狼毫笔,像是一点儿都意外的样子。

“哦,是么?皇后,果然是按捺不住了么?福韵,请了太医过来了没有。”

“回太后的话,已经请了,估计正在来的路上了。”福韵老老实实的说。

“太后娘娘,太医来了可不可以也叫他给琳琅瞧一瞧?她的指甲劈了。”司徒汐月适时的加了这么一句。

“琳琅?那不是皇后的贴身侍女吗?怎么,她也受伤了?”萧铁茹淡淡的问,“受伤了怎么不在凤梧宫里瞧太医,反而要来哀家的宁禧宫呢?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哀家不知道的情况啊?广儿,你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太后把目光递给了妖孽。妖孽淡淡的说:“这还不简单的,皇后想杀琳琅灭口呗。”

“哦,杀人灭口?呵呵,本宫倒是不知道,皇后居然还有这个本事!看样子本宫一日不在宫里,这宫里就会有幺蛾子!来人呐,传琳琅!”萧铁茹眼中精光一轮,口气立刻变得威严起来!

很快就有人把琳琅带了进来,她跪在地上,手上被粗略的包扎了一下,不过还是能看得出受的伤有多么的严重。

“琳琅,本宫问你,你的伤是怎么来的?皇后为什么要这么对你。为什么想杀你灭口。”

琳琅跪在那里,半天才挤出一句话来:“回太后的话,琳琅的伤是在凤梧宫里不小心摔倒,碰了手指甲弄伤的。跟其他人没关系,而且皇后也没想着杀琳琅灭口。琳琅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样的传言,伤害皇后娘娘的清誉。”

听到琳琅说这样的话,司徒汐月感到十分的意外,甚至都有些错愕了!

怎么会这样?

刚才琳琅还那样苦苦哀求着自己,要自己救她一命!而且刚才木婉君要杀她的样子绝对不是作假!

她司徒汐月还分辨的出来!

只是这短短的一段路程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让琳琅一下子改口改的这么快?

难道这是琳琅跟木婉君合作演出的一出苦肉计,偏偏让她司徒汐月看见,故意闹得这样轰轰烈烈的,到最后再耍她一次?

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么木婉君,本姑娘还真的是太小瞧你了!

“哦,是么?真的只是摔倒了,所以才受伤了么?”萧铁茹显然也有些惊诧,凤眸扫了一眼站在那里的妖孽,“可是为什么冥王殿下说你是要被皇后娘娘灭口了呢?你这么说,难不成是在说冥王殿下冤枉你了?”

“琳琅不敢……可能是琳琅刚才跑的太过匆忙,伤的又比较严重,所以冥王殿下才会造成误会。如果让冥王殿下误会的话,那琳琅愿意认错。可是这真的不关皇后娘娘什么事情。”琳琅继续低着头,根本不敢抬头来看萧铁茹。

呵呵。看样子再问下去也不会再有任何的进展。琳琅一旦改口,就一定会咬死了不松口。再问下去也不过只是徒劳而已。

司徒汐月想到了这一点儿,萧铁茹同样也想到了这一点儿,所以她并没有勉强琳琅,只是瞧了瞧她说:“你既然这么说了,本宫也不追究你了。先下去吧,叫个太医给你包扎包扎伤口,然后就回凤梧宫去吧。毕竟,皇后那里一时半会儿也离不开你。”

“是。”琳琅点点头,磕了头下去了。

太后这才瞧向站在一边的妖孽,温声道:“怎么,杀了一个奴才,闹了这么一场,总算是闹够了?”

妖孽显然有些意外:“皇祖母,您都知道了?”

“这个皇宫就这么大的一点儿地方,哀家有什么不知道的。不过你倒是练成了三昧真火,哀家倒是挺欣慰的。只是广儿,这么多年了,你怎么总是盯着皇后不放过?你的生母都已经死了这么多年了,你这个孩子就是心重,到现在还不肯接受这个事实么?”

“皇祖母……”妖孽欲言又止,倒是司徒汐月在一边笑了笑,指了指太后院子里的那从竹子,笑得开心:“太后娘娘,原来您这里也有凤尾竹呀!”

“呵呵,傻孩子,那不是凤尾竹,那是湘妃竹。你瞧见那上面的泪痕了吗?那是湘妃当年洒在上面的泪珠。”萧铁茹柔声对司徒汐月说。

“哦,原来那是湘妃竹啊,我还以为那个凤尾竹呢!我想要是凤尾竹就好了!”司徒汐月编了扁小嘴巴,有些失落的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