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3章 司徒易,你居然没死?/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是,娘愿意为了你做任何事,只要你想!”轩辕雅兰抬起头来,美丽的脸上一片坚定!

“好!”司徒汐月笑了笑,摇了摇头,擦去了眼泪,扔给轩辕雅兰一把剑,“我要你,死!”

“什么?你,你要我死?”轩辕雅兰瞪大了眼睛,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不但她不相信,其他任何人都不敢置信!独独妖孽眯起了眼睛,唇角,竟然微微带了一丝笑意!

这样的答案,才是他欣赏的阿鸾回答的嘛!

有个性,够烈度,他喜欢!

“司徒汐月,你是不是人啊?你居然,居然要自己的娘亲死?你简直不是人,是畜生——”蓝凤凰在一边跳着脚破口大骂!

但是她没骂太久,因为她的嘴巴里忽然被谁塞进了一只臭鞋!

“不用谢,小姐。”青瑶轻轻拍了拍手,小脸上一片毫不在乎!

“某些人的嘴巴太臭了,就该用臭鞋刷刷牙,漱漱口!”

司徒汐月微微一笑,对青瑶的行为表示赞赏!很好,瑶儿,总算她没白白疼她一场!

“阿鸾,你,你为什么要为娘死?为娘好不容易才找到你,跟你母女团聚啊……”轩辕雅兰紧紧握住那把剑,美丽的杏仁眼里盛满了晶莹的泪水!

可以说,轩辕雅兰是一个非常美丽非常有魅力的女人!

她的容貌,可以说是绝色倾城!一双丹凤眼,长得十分的有情!岁月没有给她削减半分的魅力,反倒让她有了几分成熟女人香!

再加上她天生的贵族气质,所以轩辕雅兰即便到现在这个年龄,还是一个相当具有迷惑性的女人!

也难怪,当年那么多的男人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甘心为她付出一生无怨无悔!

“呵呵,好不容易才找到我?那么我敢问娘,这么多年我一直都在司徒府,从未离开过,也从未消失过,如果你真的要找我,去司徒府找我就好了,谈什么好不容易?可是这么多年来,就算我被司徒家的人欺负的要死了,您可从未现身过。呵呵,还说什么好不容易来找我?我请问,您真的有找过我吗?”

司徒汐月盯着轩辕雅兰那张绝色倾城的脸,毫不为她那晶莹的泪水所打动,只是冷冷的逼问!

“我,我……阿鸾,我,我有苦衷的,你,你相信娘,娘真的是有苦衷的……”轩辕雅兰的泪意更大了,简直可以说是梨花带雨了如果司徒汐月是男人的话,肯定会为她所打动,只可惜,她不但不是男人,只是被轩辕雅兰抛弃的一个女儿而已!

这一刻,看着轩辕雅兰的泪水,司徒汐月的心里不但没有半分的罪恶感,反倒充满了一种报复的快感!

她放佛能看到当年那个弱弱小小的女孩子,被这个推到被那个欺负,被人无助的推进冰冷的荷花池之后,被扔在家庙里,被冻的快要死掉的时候,仍然还在执着的找到自己的母亲。

可是那个母亲,当年那个以为已经死去的母亲,却原来还好好的活在这个世界上!

怎么,怎么会有这么残忍的人,怎么,怎么会有这么残忍的母亲!

司徒汐月,你真是彻头彻尾的傻妞,我替你不值!

可是你放心,这笔账,我一定会帮你讨回来,分毫不少的,讨回来!

“苦衷?呵呵,这两个字,真的是好好听哦。我真的一下子就被感动了!真的,这么多年的苦,我好像一下子就觉得无所谓了呢,我最亲爱的娘亲!”司徒汐月呵呵两声,阴阳怪气的说。

“司徒汐月,你不要太过分,你娘她真的是有苦衷的!”司徒易最见不得轩辕雅兰被欺负,一下子跳了出来,护住了她!

“哟,还带了条看门狗啊。我说伟大的娘亲,你说我要是有你一半的风骚,社交面广,你女儿我就不用这么苦逼的生活了,对不对?反正有什么事儿,也有男人出头来替你收拾残局,对不对啊?”司徒汐月剜了一眼司徒易,恶狠狠地说!

“大胆!逆女!居然敢如此说你的娘亲!我今天就要替天行道!”司徒易气的,扬起手来,就要打司徒汐月。

“呵呵,来得正好,正愁没人练手呢!”司徒汐月呵呵冷笑了两声,一个利落的飞腿,朝着司徒易下盘扫去!

这本来是极其简单的一招武功,可是因为她内力极其深厚,所以威力立刻增加了上百倍!

那腿风带着强大的内力,朝着司徒易扫去!

司徒易没想到司徒汐月的武功竟然如此厉害了,一个不防备竟然被打了个正着!

噗嗤一声,他一口老血喷了出来,把周围的地面全都喷红了!

“呵呵,这就叫做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偏要闯进来!”司徒汐月呵呵冷笑两声,飞身上前,就要给司徒易致命一脚!

不过她却被轩辕雅兰的一嗓子给喊住了:“汐月,他是你爹!你不能杀了他!”

“什么?”司徒汐月停住了身形,与其说是被吓住,不如说是被雷住。

刚才轩辕雅兰说什么?这个男人,是她的爹?

她哪个爹?

“司徒易?”司徒汐月眯了眯眼,看向在自己面前的那个男人。

不像啊,除非——

司徒汐月上前去,一把将司徒易脸上的人皮面具给撤掉了!

顿时,司徒易那张脸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

呵呵!多么久违了的一张,老脸啊!

司徒汐月忽然觉得今天如此的不真实,不真实的,她那么多的冤亲债主,一起出现在了她的面前,叫她都无从下手,不知道该先杀哪个了!

“阿鸾,冷静!”关键时刻,还是妖孽懂她,飞身过来,紧紧的握住了她的手,用温热的手掌给她最温暖坚定的支持!

世人都道她嚣张,杀父弑母,实在是大逆不道!

可是唯独只有妖孽,能看穿她的伪装,读懂她的脆弱,知道她内心的狂风骇浪!

“阿鸾,别怕,有我在,你什么都不用怕。”妖孽的嗓音,从未像现在这一刻如此,听起来那样的温暖,透着一股厚实的暖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