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4章 弑母杀父!/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楼破……”不知道为什么,司徒汐月居然喊了他从前在个名字。

奇怪的是,妖孽居然觉得很熟悉。

“我,我……”司徒汐月没有说完,眼睛一闭,彻底的晕了过去!

“汐月!”众人惊慌,尤其是轩辕雅兰,抢上来要抱住汐月的时候,她却早就被妖孽抱走了!

“离她远一些。”那个红衣的青年男子轻轻地抱着司徒汐月,飞到了半空中,红色的裙裾迎风飞舞,逆着光,像极了一尊妖艳的杀神!

“不然,我会叫你们生不如死!”

扔下这句话,妖孽就抱着汐月,飘然远去了……

“娘亲,你说的是真的吗?她真的是我的姐姐?”蓝凤凰一脸的震惊,跑到轩辕雅兰的跟前,拉住她的手问。

“嗯,是真的,她是你的亲姐姐。”轩辕雅兰点了点头,“如假包换。”

“那我们的爹,难道都是这个司徒易?”蓝凤凰眯眼看了看那个瘫在地上的男人,一脸的嫌恶!

在她的印象里,他一直是一个低等的下人罢了,要不是因为他对自己很好,她才不屑于跟那个男人多说一句话呢!

在他们那里,她可是高贵的圣女的女儿,当然是不能跟一个下等的仆人有过多的交集了!

可是现在,却要她承认这个司徒易是她们的爹?

她真的不愿意承认!

不过轩辕雅兰的话却粉碎了她的梦:“嗯,是的,他是你,你们的爹爹。”

轩辕雅兰关键时刻,把司徒易说成了她们俩个人的父亲,只因为,司徒汐月的亲生父亲,她绝对不可以说出来!

因为那个人的身份,太特殊了!

她,绝对不可以暴露出来!

“啊,就他?”蓝凤凰听到轩辕雅兰一说,再不情愿,也只得认清这个现实!

“凤凰儿,快去把你的爹爹扶起来,他受了伤,还伤了心,你快去,把你爹搀扶起来。”轩辕雅兰还是很关心司徒易的。

“我不管!他不是我爹爹,我没有这样的爹爹!”蓝凤凰撇撇嘴,分明不把司徒易看在眼里。

“兰儿,别责怪孩子了,她还小,不懂事也是正常的。我没事。”司徒易从地上爬起来,不顾自己的额伤痛,赶紧来劝说轩辕雅兰。

“哎,你们几个,赶紧走!别在我们的地盘,脏了我们的地方!”青瑶毫不客气的上前去,吩咐人倒了几盆脏水2C“我们这里啊,不欢迎丧家之犬!”

“你!”蓝凤凰气不过,要打架,却被轩辕雅兰劝住,“算了,你姐姐心情不好,咱们还是先找个地方落脚吧。”

“娘,”蓝凤凰见拗不过轩辕雅兰,只得先搀扶着她离开了。

“青瑶,你说小姐会不会有事儿啊?”琳琅看着轩辕雅兰她们走了,这才跑上去问青瑶。

“应该不会有事,但愿不会有事吧。乘风,你快去跟上去,看看轩辕雅兰他们在哪里落脚。我想,小姐醒来之后,会想知道的。”青瑶吩咐乘风。

“好!”乘风立刻跟了上去,青瑶又转过头对怜星说,“这里就先交给你了,我要去找找小姐,你能搞定吗?”

“放心吧,青瑶姑娘,我可以的。”怜星点了点头,明朗的目光中透出一股坚定!

在这样的时刻,他必须要担负起责任来,这样才对得起汐月对他的栽培跟照顾!

汐月,你一定要好好的,要好好的,坚强的活下来!给那些辜负过你的人,一个好看!

松风厅。

阵阵松风,合着悠长的溪水声,还有蛙鸣,一切,好像在天堂一样的安谧!

司徒汐月缓缓睁开眼睛来,看到的就是一大片的原始松林。

青葱,苍翠,山色苍茫,十分旷丽!

“这,这是在哪里?”她坐起来,举目是一片未开垦的大自然的风光,而妖孽,正在一棵松树下,不知道在捯饬些什么。

司徒汐月好奇的走过去,却见他正用两根木棍穿着一只肥大的野鸡,正在烤野鸡。

只是他的技术显然不咋地,被烫的哇啦直叫不说吧,那只无辜的野鸡还被烤的乌漆吗黑的,更重要的是,那火根本没着,烟雾倒是很大!

所以妖孽被呛的一个劲地咳嗽,简直喘不过气来!

他正在暴跳如雷心想怎么还搞不定一个野鸡的时候,耳边却传来了温柔的声音。

“你可真够蠢的,一边去,我来。”

妖孽发誓这是自己听到的最好听的一句话!

他回过头去,果然看到司徒汐月那张依然苍白的脸。

司徒汐月面无表情的拿过野鸡,蹲在火堆前,先用木棒将原本快要熄灭的柴火给点燃了,然而将野鸡放在上面一个最合适的角度,开始烤了起来。

火苗燃烧的很旺,一点儿也没有烟雾,而且更重要的是那刚才还像一块黑炭似的野鸡忽然就散发出了香味,特别特别香的香气!

妖孽觉得自己真是囧死了!

他一个老爷们儿,本想露一手加点印象分,结果没想到最后还是人家姑娘给烤鸡的!

这,情何以堪啊!

不过他的肚子倒是诚实的多,咕噜咕噜的叫个没完!

“饿了?”司徒汐月扫了他一眼,眼神淡淡!

“嗯……”小怨念,画圈圈。

“去弄几张荷叶来,还有,弄点盐巴。”司徒汐月一边熟稔的翻动烤鸡,一边淡定自若的指挥。

“好!”妖孽立刻去找荷叶去了,呵呵,不会烤鸡,这点小事他总会做哒!

一会儿果然顺利的取回两张最大的荷叶,还有一点盐巴。

司徒汐月将烤鸡从棍子上取下来,掏出自己随身带的匕首,手起刀落,硕大的烤鸡就被分成了完美的几块,落在清香的荷叶上,她再随手撒了点盐巴,递给妖孽,“吃。”

“哦!”妖孽赶紧拿了一块尝尝,哇塞,人间美味啊!

星星眼的看向司徒汐月:“阿鸾,你好厉害,你怎么,怎么会烤鸡啊?”

“呵呵。”司徒汐月淡然一笑,捡起一块鸡翅膀,啃了一口烤的正好的鸡肉,浑不在意的说,“从前一个人习惯了,就学会了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