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5章 妖孽,你太有才了!/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赏金猎人的生涯,要求极端的警觉跟能吃苦。

看起来光鲜亮丽,佣金极高的行业,也蕴含了巨大的风险!

这世界上的每一分钱,都不是那么好挣的!可是她能确保自己的每一分钱,都是靠自己动手转来的,不是靠男人!

即便是赚的血腥钱,那也是她从小付出了极其多的汗水跟血泪,将自己的技术一再的提升,才得来的高价佣金!

她,是爱财!

但是君子爱财,取之有道!

她的钱,都是别人心甘情愿付出的,不是靠出卖色相、肉体跟尊严得来的,这,就是她的道!

“对不起,从前的日子,让你吃了许多的苦。”

妖孽听到这句话,看到身边女子那淡如青莲的脸庞,不由得沉默了。

心,不由得为之一疼!就连呼吸,似乎也有些停滞了!为了眼前的女子,他的情绪被丝丝缠绕着,无法挣脱开。

思绪,都被她的样子牵绊住,视线,跟神思,也一样的无法挣脱开。

不由自主的吐出这句话来,却是字字出自肺腑!那样心疼的情意,他今生今世都不会再给予其他人了吧!

忍不住轻轻致起了她的手,这是一双不是那么温软细滑的手,手部的皮肤,略微有些粗糙!

在她的虎口处,是一片厚厚的老茧!连她的指腹,也是茧子丛生!

只有练武的女人,才会有这样的手指!因为要勤加练习,所以,习武的女人要付出更多的代价!包括美丽!

也许一般的男人会嫌弃这样的女子,可是在妖孽看起来,指腹略带有一点点的茧子,好像更加增添了她的性感,丝毫无损于她的魅力!

眼前的女子,让人怜惜,让人疼,更让人忍不住想要去探究,去好好地爱……

妖孽忽然能理解从前的自己为什么会为了司徒汐月而如此疯狂沉迷,进而做出种种匪夷所思的事儿来了!

答案很简单,因为她值得!

这样的女子,自信淡定的近乎狂傲!可是骨子里却有一种像是青莲一样的雅致,淡然,却又无限的引人靠近,让人心生愉悦!

他,真的是很喜欢,很喜欢这样的女子。

“司徒汐月,我正式宣布,从今天,不,从这一刻开始,我慈悲城城主娄,要开始追求你!”

“你可以惊慌,可以害怕,可以高兴,可以狂喜,但是,就是不可以拒绝我!”

“因为我娄看上的女人,认定的女子,这一生一世,就绝对不会改变!”

“呵呵,追求我,你确定你有这个能耐吗?”面对宛如打了鸡血一样的妖孽,司徒汐月倒是显得十分淡定!

慢条斯理的啃了一口烤的酥香入骨的鸡肉,司徒汐月的表情跟口气都是淡淡的!完全不像是一个刚刚被表白的人啊!

不得不说,司徒汐月的段数,就是高!起码看起来,比那一身红衣的妖孽,要不知道高了几个档次了!

其实,妖孽平日的时候,也很镇定十分有范儿的,只是男人在面对真正心爱的女人的时候,总是会显得那么不知所措,还有,稍微那么一mimi的,幼稚了点儿。

所以司徒汐月这样被追求的女人,就完全处在了上风!

所以,在男女关系中,谁先心动谁就先输了!

咱们的汐月,在这场爱情争夺战中,才是最后的赢家!

“你确定全天下的男人,除了我,还有谁更有资格来追求你吗?”妖孽微微一笑,薄唇牵起一抹邪肆的笑容,自信心十足!

“呵呵,吹牛的本事,你倒是第一的!”司徒汐月点了点头,“不过,一个连鸡都烤不好的男人,我不确定他会有多大的能耐追求到我。想要追我,呵呵,先练习练习烤!”

扔下这句话,司徒汐月便站起身来,看着眼前的大好湖光山色,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然后轻盈的飞到了一颗巨大的松树上,将自己放在树桠中间最舒适的位置,打了一个呵欠:“乖,姐姐我先睡会儿,醒来验收你的烤鸡啊。如果你烤的比致美斋的百年老字号烤鸡还要好,那么姐姐就考虑考虑你刚才说的事儿啊。别吵我,否则我打你哟!”

说完这句话,司徒汐月果然不管妖孽的任何行动,径自闭上眼,在湖光山色之中,听着阵阵的松涛声,安然入眠了!

“靠!女人!你,你不会真的,真的就这么睡着了吧!”

妖孽跺脚,啃手指,不依!

不过当他屏息听到司徒汐月那匀称的呼吸声之后,才停住了幼稚的动作,眼里浮现上一抹宠溺的笑!

睡吧,阿鸾,在经历了白天那么多的伤痛之后,你也该好好地休息休息了!

如果刚才我的一番笑闹能够让你放松心情,轻松入睡的话,那么,我不介意一辈子都当一个傻瓜。

一个只属于你的,傻瓜!

绝色倾城的脸上浮起一个温暖的笑意,如果熟悉妖孽的人看到了,恐怕都会吃惊的嘴巴都掉下来!

笑容这东西一向都跟这个冷面如阎罗的城主是没有任何关系的!

可是现在不但笑了,而且还笑得很暖心!

这,简直可以说是世界第九大奇迹呀!

认命的笑了笑,妖孽打了一个响指,立刻从旁边飞出来一个暗卫。

“去,给爷弄只致美斋的烤鸡来!要烤的流油,烤的金黄,烤的好吃,懂了吗?”妖孽如是吩咐暗卫。

“可是主子,好像司徒姑娘说,得您自己烤吧……”暗卫在旁边都听见了,不由得暗暗提示主子,可不能走捷径,“万一您这烤鸡被她发现了,属下怕您更没机会了。毕竟,诚实的男人更加受女人欢迎!”

“哦,是吗?”妖孽点了点头,“你说的有道理,这样吧,你去给爷打一只野鸡来,爷再亲自烤一次!对了,这次去把致美斋的陈师傅抓,不,请来,叫他指导指导爷!”

“是!”属下为陈师傅默哀了两声,赶紧飞身走了!

树桠上,司徒汐月的粉唇缓缓勾起一个微弯的弧度。

把陈师傅抓来,教导他烤?

妖孽,这世界上,估计也就只有你,才这么有才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